手机上阅读

第480章 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咖啡馆内,滕柯提给袁桑桑的条件很清楚,只要她把羊水穿刺的结果拿出来,那这260平的房子,就立马落到她的名下。

    而眼前,得到这个交易条约的袁桑桑却犹豫了起来,她执意不肯去做羊水穿刺,在她的眼里,羊水穿刺还不到月份,而且,会要了她孩子的命。

    谈判进行到一半时,袁桑桑将滕柯给她的那张名片扔到了滕柯面前,放狠道:“你们怀疑我是吗?那好,那我们就一起僵着,等孩子出生以后,我会让这个孩子受尽折磨,到时候,我让你们所有人都后悔。”

    我是万万没想到,袁桑桑为了一套房子,竟会拿自己的孩子做威胁。

    滕柯压根就没想跟袁桑桑继续周旋下去,他当即站起了身,拉着我的手臂,说:“走吧。”

    我起身就要跟着离开,袁桑桑就紧张的开了口,“你们不就是想让我把孩子做掉么!”

    我和滕柯停下来,袁桑桑就故作姿态的开口道:“打掉孩子也行,但是我有条件。”

    我和滕柯同时对她的下一句话充满了兴趣,因为我们谁都没想到,袁桑桑会突然间,做出这么大的让步。

    袁桑桑眼神发贼的看着我和滕柯说:“八千万,给我八千万,我就把孩子做掉,你们也就不用顾虑孩子出生以后的事情了,我也不会强迫唐萧跟我结婚。”

    我一听,她这完全就是敲诈,而此刻,滕柯似乎是有妥协的意思的。

    可能,在滕柯看来,拿出八千万来解决掉袁桑桑,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负担,毕竟,滕柯太想帮我除掉袁桑桑这个大麻烦。

    可在我看来,她一毛钱都不值。

    滕柯露出犹豫的神情时,我冲着袁桑桑开口道:“那你还是生下来吧!八千万?八千万我找人除掉五十个你,都绰绰有余。”

    袁桑桑的脸色瞬间被我气绿,我弯身从桌子上捡起了那张被她捏皱的名片,冲她说道:“这张名片,我就给你放在这里,如果医生可以证明,这孩子是唐萧的,那好,我不会犹豫,我会自己贷款,满足你买房的需要;但如果你不去检查,然后还一直口口声声的让我们给你买这买那,那真不好意思,你爱找谁要找谁要,我们唐家人,还真不吃你这套!”

    我将名片塞到了袁桑桑的手中,继续道:“别说什么唐萧跟你发生了关系,还有什么排卵时间刚刚好,然后你就一口咬定,孩子是唐萧的。你跟叶炜上过多少次床,你心里没数吗?你勾引过的男人还少吗?自己意外怀孕了,就想随便找个接盘侠,那你怎么不去找叶炜?叶炜更有钱啊,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袁桑桑张口就反驳了过来:“唐未晚!你别想用这种激将的烂手段来游说我打胎!当初的唐氏综合症,如果不是因为你从中作梗,我根本就不会流掉孩子!周子昂也不会那么对待我!”

    我无奈的点着头,“好好好,随便你怎样以为,反正废话我不多说,我就告诉你一件事,拿着羊水穿刺的证明单子来找我,房子我就给你!但如果你不做,那我们就对着干好了,我还真不在乎你肚子里的孩子,毕竟,你的血液是肮脏的。”

    说完这话,我拉着滕柯就往外走。

    走出咖啡店以后,我和滕柯一起回了医院的停车场,而袁桑桑,迟迟没从咖啡店离开。

    我们两个上了车以后,滕柯说道:“这件事应该可以用钱解决,如果你同意,我可以让他们兄妹两个彻底消失。”

    我心里憋着一股怒火,说:“给他们钱?八千万?让他们两个逍遥自在?”

    我摇着头,“不可能,恶人必须要有恶报!”

    滕柯很不应景的说道:“那如果孩子真是唐萧的呢?”

    “……”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孩子真的是唐萧的,我应该怎么办。

    身旁,滕柯若无其事的说道:“如果孩子真的是唐萧的,可能这辈子都脱不了身。”

    的确,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袁桑桑了。

    滕柯侧头看着后方的路况,说:“不管孩子是谁的,最好的结果就是做掉。不是狠心,而是为了减少麻烦,能用钱解决的事,其实都很好解决。”

    听到这里,我低垂了头。

    滕柯侧头看了我一眼,摸着我的额头说:“这份钱我可以出,只要你安安稳稳的在我身边。”

    我默着语,在唐萧和滕柯的八千万之间,我真的,做不出选择。

    脑子混乱之时,父亲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我乏力的接起电话,那头的父亲就语调急切的冲我说话:“未晚你在哪,你哥好像犯了毒瘾,我和你妈现在在病房里不敢开门,你快过来,快过来……”

    听到这个噩耗,我僵硬的迟疑了十多秒,滕柯放缓了车速,不解的看着我。

    不过他刚要开口,我即刻缓回了神儿,转头冲着他说:“快回医院!我哥他……”

    话没说完,滕柯极速的将车子掉了头。

    车子开回医院的路上,滕柯语气沉重的冲我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袁桑桑又去找麻烦了?”

    我摇着头,浑身开始冒虚汗,“唐萧他……好像是毒瘾犯了……”

    这话一落,滕柯握在方向盘上的两只手,忽然就用了力气。

    我能感觉的到,他也在为我的事情而紧张。

    我们两个回到医院时,我一路飞奔的跑上了楼,滕柯跟在我身后,途中拨打了两个电话。

    上楼之后,我很小心的敲着病房的门,父亲很警惕的打开了房门,而我和滕柯一进屋时,就发现病床上的唐萧,已经被捆手捆脚的,绑在了床上。

    母亲在病床边用力的按压着唐萧的两只手臂,而病床上的唐萧,浑身冒着汗,眼睛不停的流眼泪,他的瞳孔散大,整个人焦虑到不行,他似乎浑身都很痒,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体上,有很多处抓挠的迹象……

    看到这一幕,我恐惧的抓紧了身旁滕柯的手臂,我是真的在害怕,我甚至没办法想象,这竟然,会是我的哥哥唐萧。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