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1章 五花大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实在无法理解,一个衣食无忧的人,为什么要碰毒品那种东西,而当我看到唐萧毒瘾发作的一刻,我更是无法理解,他让自己染上那种东西的意图。

    他好似疯了,嘴巴里不停的辱骂着我和父母,他似乎没了理智,他不停的说他很痛很痒,让母亲给他松绑。

    而迫不得已之时,我们因为害怕吵到隔壁病房的病人,就只好把他的嘴巴也堵住。

    眼前的唐萧,成了被我们禁锢的怪物。

    母亲哭了,她无法接受,那个曾经让她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

    而病房的墙壁一侧,父亲无助的蜷缩成一团,他靠着墙壁,蹲坐在角落,死死的抱着额头,白色的墙灰刮蹭在他的西服上,他抱紧额头的双手在发抖,不停的发抖。

    我一直忍着眼泪,毕竟这房间里,需要有坚强的人。

    无助的情形下,我开始查询帮唐萧缓解痛苦的方法,滕柯在墙边打了两通电话,随后拉着我的手臂说:“我已经安排人来接唐萧了,那边会有专人照顾。”

    我转过身,嗓子发出忍不住的颤音,“他这样会不会死?他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你要把他接到哪里?安全吗?那里的人会帮他戒毒吗?”

    滕柯点着头,“都安排好了。”

    滕柯的话,让我原本焦躁的心,多了几分安定,而病床上,唐萧发疯的状态并没有停止,母亲一直在他身边哭,仿佛整个世界都坍塌了。

    他们都说,戒毒是一件很困难很困难的事情,那些沾染了毒品的人,可能这一生,都没办法彻底抛掉那种东西。

    在病房里等待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几个人的状态都压抑的要命。

    我看着挂钟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不停的催促着,滕柯的人赶紧过来。

    父母的情绪越来越糟糕,他们的眼睛里没了希望,失望透顶。

    而这时,母亲的手机忽然连续响起了两声短信提示音,我没有在意,而母亲在看过短信内容之后,她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

    她不哭了不闹了,所有的思绪,都被手机屏幕上的消息,给吸引住了。

    我站到了她身旁,而当我看到,手机上的内容时,心脏砰的一声,在胸腔里炸裂。

    这短信,是袁桑桑发来的,她很清楚的在信息上说明,自己怀了唐萧的孩子,让他们尽快想出应对的办法。

    我的脑子炸掉之时,我还想着,要先瞒住父亲,可下一秒,父亲的手机,也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同样的,也是袁桑桑发过来的。

    父母彻底得知了袁桑桑怀孕的事,不出意料的,他们难过,他们愤慨,他们好似走进了黑暗无光的绝路,失去了任何挣扎的力气。

    在那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我不停的安慰着他们,滕柯也在帮我,但都无济于事。

    病床上,唐萧的状态,慢慢开始变的无力,他像是一个具死尸,状态恐怖的要命。

    父亲看着唐萧颓废的模样, 忽然,他笃定的开了口,“那个孩子要留下,如果唐萧这辈子都是这个样子,那个孩子,就必须留下……”

    我想,父亲说出这番话的意图,就是想把唐萧的种留下来,因为他真的很怕,唐萧这辈子,都会是这副模样。

    我用力的摇着头,“爸,您不要说胡话,袁桑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唐萧的,唐萧也不会一直这样,您冷静下来好吗,这件事我们慢慢想办法,好吗?”

    父亲一把甩开了我的手,愤然道:“他没救了!他吸毒啊!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一旁,母亲拼了命的哭,而这时,房门口有人开始敲门。

    滕柯极速的打开了房门,随后,几个表情严肃着装统一的男人,进屋将唐萧架了起来。

    一眨眼的功夫,唐萧已经被那些人给带走了,父母刚要跟到门口,滕柯就阻拦了一下,他冲着面前的母亲说:“不要跟了,唐萧很安全,您现在去把出院手续办理一下就可以了。”

    母亲红肿着眼,点了点头。

    母亲回到了病房里,在柜子里寻找单据,而父亲靠在门边,眼睛紧闭,身子颓然在墙壁上。

    滕柯看了父亲两眼,说:“袁桑桑的孩子,会在做完羊水穿刺之后,给您消息,所以您不必太早做决定。”

    父亲睁开眼,眼睛无神的看着滕柯,什么话都没说。

    我知道,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出院手续办理结束以后,我和滕柯,把父母送回了家,本来我是打算留在家里照顾父母的,可滕柯已经按我安排了高级护理,24小时在家里照看父亲和母亲。

    滕柯说要带着我去处理袁桑桑的事情,所以务必让我跟着一起。

    我不知道他要怎么处理袁桑桑,但当我和他走下楼,上了车子以后,我从他冷峻凛冽的表情里,看出了一丝丝的危险。

    他在开车前,打了一通电话,随后,一路无声的朝着他要去的目的地行驶。

    我一直都在问他,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可他就是闭口不谈。

    我心里有些慌张,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滕柯的情绪总是令人捉摸不定,他生气的时候,没有特别明显的表情,但此刻的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他已经在熊熊燃烧了。

    车子停下来的地方,是一家私人诊所,或者说,不是诊所,而是医院,规模很大很豪华,一看就是专门给高端人群服务的地方。

    我跟着滕柯进了大院以后,有着装整洁的男医师出来带路,我们去了三楼的一个待客间,我和滕柯坐在沙发上时,男医师很客气的坐到了滕柯的对面,笑呵呵的说:“滕总,要做检查的人,是您身边的这位吗?”

    滕柯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随后冷冷的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沉沉的开口道:“快来了。”

    整个过程里,我一句话都没说,因为我很清楚,滕柯现在正在气头上。

    而他生气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唐萧和袁桑桑。

    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事情的一二,而十分钟之后,事情果真发生了。

    待客间的门口忽然就出现了几个身穿黑色西服的保镖,随后,他们扛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走进了屋。

    他们站到屋子中央,随后将那两个人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我看的很清楚,那两个人,是袁桑桑和袁浩然。

    (今天的第二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