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2章手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滕柯绑架袁浩然和袁桑桑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在这

    里做羊水穿刺。

    而我是万万没想到,滕柯会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这

    样的抉择。

    看样子,他是真的生气了。

    面前的瓷砖地面上,袁桑桑和袁浩然两个人被捆成了粽

    子,他们的嘴巴被封的死死的,袁浩然没太挣扎,袁桑桑却像

    发疯的母牛那般,奋力的踹腿蠕动,她的嗓口发出哼哼呀呀的

    声音,很是难听。

    而我有留意到,站在袁桑桑旁边的保镖,他的右手背,被

    咬出了血迹,一看,就是袁桑桑干的。

    滕柯在这时站起了身,他走到了袁浩然和袁桑桑的面前,

    蹲下身,冲着袁桑桑极度阴冷的说:“既然想通过孩子得到好

    处,那就应该尽早作出决定,你犹豫不决,那这个决定,我来

    帮你做。”

    滕柯站起身,冲着身旁的保镖说,“带出去。

    而这时,已经紧张到不行的男医师跑到了滕柯身边,胆战

    心惊的说:“滕总啊! 您这您这是怎么回事啊? 您这是

    绑架啊

    滕柯回过身,一把扼住了男医师的手腕,语气威胁的说

    道:“任何后果我来承担,你尽管用你的手做手术,该听什么该

    看什么,你自己权衡。”

    男医师恐惧的别开了滕柯眼神,随后连忙点头,“好好

    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此时此刻,当我看到滕柯这副模样的时候,我不由的恐惧

    了起来。

    虽然我知道,滕柯是在帮我。

    袁桑桑被人拖下去,袁浩然则继续被留在待客厅里,待客

    厅的门口站着保镖,时时刻刻的守在门口。

    滕柯背对着我缓缓的呼了一口气,随后,他转过身,朝着

    我走了过来。

    他的眼神瞬间变的柔和,他坐到我旁边,摸了摸我的额

    头,说:“没有害怕吧?”

    我违心的摇了摇头,滕柯却捏了一把我的脸,说:“你的眼

    神出卖了你。”

    我深深的喘了一大口的气,随后说道:“我怕这样会出”

    事

    滕柯拍拍我的肩膀,“有我在,你怕什么。”

    是啊,有滕柯在,我什么都不怕,可我怕的是,滕柯因为

    我而受牵连。

    瓷砖地面上,一直被封住嘴的袁浩然一动不动,滕柯冲屋

    子里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让保镖把袁浩然嘴巴上的封条撕下

    去。

    袁浩然可以开口说话时,他的嘴唇惨白而干裂,他用力的

    抬起了头,看着我,又看着滕柯。

    袁浩然什么都没说,就那么无声的沉默着。

    而隔了一小会儿,我们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隔着老

    远的手术室里,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我们谁都听的很清楚,那是袁桑桑在吼。

    她在喊救命,她在喊袁浩然,她在喊自己不应该受到这样

    的对待,她在诅咒每一个伤害她的人。

    听到那些嘶吼,我心里没有任何感觉,毕竟,这是她应得

    的。只是,最让人心里酸楚的是,躺在我们面前的袁浩然,竟

    然流出了眼泪。

    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时,他的身子都在发抖,他不停的

    用捆绑在一起的双脚挪动着身子,他想背过我们,不让我们看

    到他的眼泪。

    我知道,

    他在心疼袁桑桑,可是没办法,这样的结果,是

    袁桑桑她自己选择的。

    这时,刚刚出现在我们房间的那个男医师,一脸愁绪的走

    进了屋,他紧张的站到了滕柯面前,唯唯诺诺的说道:“滕总,

    这羊水穿刺的周期,大概要三天出结果,那我做完手术以后,

    直接把病患带回您这屋就可以了吧?”

    滕柯摇摇头,“让她留在这,我会让这些人,继续在这里看

    守她。

    男医师不解道:“其实没有必要的,如果孩子真的有什么问

    题的话,可以让病患三天以后再来检查做治疗,这样

    滕柯抬起手,打断了男医师的自述。

    滕柯说道:“半个小时以后,我的人会给你送过来一份血”

    样,你只需要跟我证明,这个孩子是否为亲生就可以。

    男医师为难得点着头,“那病患,还要留在这里吗?’

    滕柯的眼神冷然而恐怖,“如果检测的结果为亲生,那就直

    ,

    接

    滕柯话还没有说完,躺在地上的袁浩然,就忽然用力的喊

    了一嗓子,他什么都没说,仅仅只是悲愤的怒吼。

    我们不知道袁浩然在嘶吼什么,而我此刻的思绪,都停留

    在滕柯刚刚没说完的话上。

    我知道,如果那个孩子是亲生,那滕柯的做法,就是直接

    把孩子做掉,所以,他才会继续把袁桑桑禁锢在这里。

    出于仇恨和完结了事的心态,我也想这样做,但这样做,

    真的太冒险,也太过火了。

    滕柯他为了我,不应该做这么走火的事情。

    我的心紧张着,而地上的袁浩然,喊出了我们所有人最想

    听的话,“不用做手术! 她怀的不是唐萧的孩子! 你们别折磨她

    了! 算我求你们了!

    袁浩然的话里带着哭腔,我知道,他想救自己的妹妹,可

    想着袁桑桑曾经作出的那些事情,我始终不觉得,是我们在折

    磨她。

    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应得的。

    这时,男医师仿佛是找到救星那般,紧张兮兮的说:“你

    看,他说孩子不是你们要鉴定的那个人了! 那手术是不是就不

    用做了? 啊?”

    可见,医师真的很恐惧这台手术,毕竟,这是违法的行

    为。

    毫无余地的冲医生

    可滕柯没有听袁浩然的,他摇摇头,

    说:“回到手术台,做你应做的事情。”

    男医师纠结的皱着眉头,他焦躁的来回踱步,随后微躬着

    身子,看着滕柯说:“滕总,一旦出了什么事,我是真的担不

    起! 我

    滕柯在这时站起了身,他轻拍了拍男医师的肩膀,冷冰冰

    的说:“我说了,不会让你承担任何责任。”

    而这时,地上的袁浩然再一次冲着我们嘶吼:“我说过了!”

    桑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唐萧的! 不是唐萧的!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