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3章 你怎么不去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袁浩然的嘶吼声在房间里回荡之时,滕柯走到了袁浩然的身边,他蹲下身,看着袁浩然说道:“你说孩子不是唐萧的,那会是谁的?”

    袁浩然忽然别开了滕柯的视线,不肯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滕柯见袁浩然不说实话,当即站起身,他看着身后的男医师,说:“你可以继续你的工作了,手术结束以后,通知我就可以。”

    滕柯转身就要离开,地上的袁浩然再次喊出了声,“孩子不是唐萧的!我只能告诉你这些!”

    滕柯微微皱了皱眉,他回头给了保镖一个眼色,而我看到,保镖很利落的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录音笔。

    滕柯踏着他光亮的皮鞋,站在袁浩然的脸边,说:“你说你敢确定,袁桑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唐萧的。那是不是就说明,唐萧压根就没碰过袁桑桑?”

    袁浩然沉默了好久好久,他不说话,眼珠慌张的来回晃动,他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看上去很紧张。

    滕柯再一次蹲下了身,看着袁浩然说道:“如果你不说实话,那今天的手术,是不会停止的。”

    袁浩然不安的看了一眼滕柯,嘴巴开启又闭合,他是有话想说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在心里紧张着,这个时刻太关键了,如果袁浩然在这个时候说明,唐萧并没有猥亵过袁桑桑,那这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我的两只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整个人都紧张的要命,而这时,袁浩然终于开了口,“桑桑怀孕的时间,和唐萧那件事的时间,并不符合。”

    我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看着憨厚的袁浩然,说话也会如此的谨慎。

    好在滕柯没有让我失望,他重新站起身,最后一次对男医师下命令,“做手术吧,如果你不做,你的工作,也不用做了。”

    那男医师脸色纠结的紧皱着眉头,最后,他狠狠的一咬牙,转身走出了待客间。

    羊水穿刺的手术,是确定要做了,而地上的袁浩然,也开始慌张了。

    其实我不明白,他到底在慌张什么,照理说,以他的性子,他并不在乎能从唐萧那里拿到什么好处。从始至今,他帮着袁桑桑走到今天这步,纯粹是为了顺着自己妹妹的意思。

    毕竟,袁浩然对袁桑桑的唯命是从,是让我心服口服的!

    不论袁桑桑做出多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他都会无条件接受!

    所以,我现在开始怀疑,他是害怕孩子的真实身份被揭露,或者,是袁桑桑害怕孩子的真实身份被揭露。

    这一样来,我就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孩子,肯定不是唐萧的,否则,他们兄妹俩不会如此的紧张。

    滕柯回到我身边时,他黑着脸抓过了我的肩膀,说:“你去里面的房间等,这里不适合你。”

    我疑惑道:“为什么?”

    滕柯不满意的瞪了我一眼,“男人之间的事,你看那么多做什么。”

    我脱口而出道:“你不会是要使用暴力吧?”

    滕柯的眼神瞬间就变得又亮又大,我想,我是猜对了。

    我摇着头,“这件事你不能再牵扯下去了,我怕袁桑桑日后会找你麻烦。”

    滕柯耸耸肩,“我并不在乎。”

    好吧……他的确不用在乎……

    而忽然间,地上的袁浩然大概是真的撑不住了,他用力的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冲着滕柯说:“孩子不是唐萧的!那天在办公室,唐萧并没有对桑桑怎么样!他们两个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发生!”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我和滕柯,都呆住了。

    这么久了,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我努力了这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句话!

    我为了让唐萧洗脱罪名,为了还他清白,这句话,我等了太多个日夜!

    袁浩然的嘶吼落地时,我冲到了他的面前,喊道:“你说的是实话,对么!唐萧根本就没碰过袁桑桑!”

    地上的袁浩然此刻已经是汗流浃背,他点着头,身体小幅度的发着抖,“所以,你们能把桑桑放了吗?她现在一定很害怕,她受不起这样的折磨……”

    心情激动的一刻,我起身跑回了滕柯身边,我用力的抱住他,控制不住情绪的说道:“唐萧他是清白的,他什么都没做,他和袁桑桑是清白的!我早就说过,那天的事情,是袁桑桑她一手策划的,是她故意制造了那样的一个场景,去陷害唐萧的!”

    滕柯轻拍着我的后背,安慰着说:“嗯,真相大白了……没事了,没事了……”

    心情渐渐平缓之时,滕柯已经下令,派人把袁桑桑从手术台上拉下来。

    她的羊水穿刺手术并没有做成,所以,滕柯绑架的事情,也够不成什么实际的证据。

    反倒是,我们因为这样一场刺激的绑架游戏,得到了重要的的口供——唐萧是清白的。

    袁桑桑被人带回待客厅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换过了,她的身子骨已经完全没了力气,整个人就瘫在两个保镖的手臂上。

    此刻的她,狼狈的不成样子,头发满是汗渍,一缕一缕的贴在脸上,她的妆都花了,脸上惨白的要命。

    可见,这次的手术威胁,给她造成了多大的阴影。

    所以,就着眼下的状况,我可以十分确定的一件事是,袁桑桑她很恐惧,让别人知道这个孩子的身份。

    难道,还是叶炜的?

    她这么怕我们知道,就是怕尹思晗知情?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为什么不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生孩子?非要找我和唐萧闹?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的就走到了袁桑桑的面前,我看着她好一会儿,她则死死的瞪着眼,对我发泄不满。

    我思考着抿了抿嘴唇,尽量平和的冲她说:“你哥已经把事实说出来了,我非常庆幸,你肚子里的孩子,跟我们唐家,没有任何关系。”

    袁桑桑的眼睛如同两把尖刀,恨不得直接拿掉我的命,而突然间,她转头看向袁浩然,奋力的辱骂道:“你这个蠢货!你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说出来!你怎么不去死!”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