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5章 熟悉的声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电梯间内,站在我和滕柯身前的员工依旧在叽叽喳喳个不停,我们两个聚精会神的倾听着他们谈论的内容,只是,员工的议论声很小很小,小到我和滕柯没办法听清楚全部的对话。

    但隐隐约约间,我们还是听到了“滕建仁”三个字。

    下了电梯,那些员工齐刷刷的朝着会议厅的方向走去,我和滕柯漠然的走在后头,当我们两个停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滕柯的秘书风风火火的跑到了我们的面前。

    秘书冲着滕柯说道:“滕总,会议还有十五分钟开始,您是现在去会场,还是等我拿到老滕总开会用的资料以后,再……”

    滕柯皱着眉,“什么会议?”

    秘书眨了眨眼,“一大早公司紧急通知,说老滕总要召开全公司的会议,难道这件事……您不知道吗?”

    滕柯没有说话,他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转身就进了屋内。

    我回头看着秘书,说道:“你先忙吧,一会儿有事再通知你。”

    秘书一走,我即刻跟到了滕柯的身后,滕柯在办公桌的旁边拿起了手机,他按下了一串号码,随后,语气很冲的跟那头的人说了很多气愤的话。

    我站在原地没敢动,我听的出,这通电话,是打给滕建仁的。

    滕柯的电话挂断之后,他一只手支撑在桌子旁边,他低着头,嗓口发出沉闷的声音,拳头也跟着愈加的用力。

    我在他身后轻轻抓了抓他的手臂,说道:“是什么事?很棘手吗?”

    滕柯停顿了片刻,低声道:“父亲要把那个人安排进公司,而且是要大张旗鼓的,安排进来。”

    我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我当真不认为,这是老谋深算的滕建仁,能做出来的事情。

    私生子的名头已经够具有戏剧性了,现在竟然,还要在公司里公开?

    滕柯思忖了片刻,忽然说道:“去会议室吧!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所谓的私生子,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说完,滕柯就大步的走出了办公室,我跟在他身后,心一直都悬在半空,生怕他控制不住情绪,直接发火。

    我们两个抵达大会议室时,台上的桌椅已经摆放完毕,甚至放好了名牌。

    滕建仁和滕柯的名牌放在了最中央的位置,而滕建仁的另一边,还空出来了一个位置。

    想必,是留给那个私生子的。

    我们谁都没想到,滕建仁竟然能这么迅速的,就把私生子安排了进来。

    我们还以为,滕建仁在安排私生子的这件事情上,还要磨合很久。

    滕柯入了座,我则站在了秘书的旁边,滕柯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会议厅的门口,我知道,他现在对那个私生子,是充满了好奇。

    陆陆续续的,员工在会议厅里入了座,而惟独,不见滕建仁和他的小儿子。

    其实今天的会议主题,大家心里都略知一二,因为滕建仁在发布会议指令的时候,下发的主题很明确,公司今天要做大规模的内部职位调整。

    做职位调整,就意味着,有新人加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很快,会议已经到了开始的时间,可现场,依旧不见滕建仁和他小儿子的身影。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

    正当,滕柯准备着手处理的时候,忽然间,会议厅的门口,出现了滕建仁的身影。

    滕建仁一出现,整个大厅,都肃静了。

    其实在滕风集团,所有的职工对滕建仁这个人,都是尊敬而敬畏的。毕竟,他是公司的老董事,虽然现在所有的实权都在滕柯身上,但滕建仁依旧是这个集团的塔尖。

    会议室一安静,滕建仁气势恢宏的走上了台,他坐到了滕柯的身边,而滕柯的视线,依旧停留在门口。

    我又何尝不是如此,现在滕建仁出现了,可他的小儿子却没出现,这实在,是太令人糟心了。

    滕建仁正式开始会议以后,我还以为,他会直入主题的介绍私生子出面,谁知,他竟然让部门领导开始做报告,走了很多无聊的流程。

    滕柯碍于身份,只能跟滕建仁这样无意义的往下耗,而我站在门口的位置充当会场员工,偶尔帮着秘书打打下手。

    会议过去半个多小时,秘书端着水壶就走了下来,她要出去接温水,我则挡在了她面前,随手接过了她手中的水壶,说:“我来吧,你留下来做其他的事情。”

    秘书点了点头,随后守在了台前一侧。

    我端着水壶走出了会议室,前往茶水间的一路,我的心思,都徘徊在所谓“私生子”这件事情上。

    走到热水机的旁侧时,我一边走神,一边往水壶里接热水。

    缓慢的水流顺着瓶口往壶里流动时,耳边,我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一些欢笑声。

    有男有女,看样子是在讨论比较有趣的话题。

    这个时间,还能在办公大厅里闲聊的,肯定都是实习生和小职工。

    我没有想太多,水壶打满之后,我又在杂货筐里捡了几包咖啡和伴侣。

    我一手端着置物盘,一手拎着水壶,转身就往会议室的方向走,而这时,我面前的右手边办公区里,围绕了四五个女职工。

    女职工的中间,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男人的头发梳的油光锃亮,虽然很亮,但看上去并不觉得油腻,那背影挺魅惑的,甚至让人觉得熟悉。

    我没有过多的关注那边的状况,继续心思沉重的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

    只是刚走了十几步,忽然,我右手拎着的那个热水壶,就被人给抢走了。

    我吓了一跳,而紧接着,我听到了熟悉而磁性的声音,“走路这么不用心,如果热水伤到你,你该怎么办?”

    我死死的定住了脚,身子向后转的同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傅伟伦的那张脸。

    没有任何的不确定,这如此独特又深厚悦耳的声音,我这辈子,只从他一个人的嗓音里听到过。

    所以,回过身的一刻,一切都如我料想的那样,站在我身后的人,就是傅伟伦。

    (今天的第一章,下一章九点二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