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6章 盛大的演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一直认为,这世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巧合,是会平白无故的发生的。

    所以,当傅伟伦的那张脸,在我面前出现时,我毫无犹疑的,就将他和“私生子”这三个字,联系到了一起。

    私生子……傅伟伦……

    如此想来,似乎,他的一切,都是符合这三个字的。

    从我认识他开始,我没有听闻过有关他父母的任何消息,而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的着装和展露出的每一个细节,都让我觉得,他的家境很富裕。

    我们相识于一场无意的偶遇,而后,他便突如其来的,在我的生活中,偶尔出现,偶尔消失。

    他曾经说过,他对我有好感,他也明确跟我表达过,他对我的无限遐想,都是因为我的身旁,站着一个名叫滕柯的男人。

    他口口声声的告诉过我,他很不解,为什么滕柯那样的人,会选择我。

    仔细想来,似乎他出现的每一幕,都跟滕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他在我和滕柯闹矛盾的时候突然出现,他自愿的去假扮我的男友,甚至故意去和滕柯示威,表明他对我的兴趣。

    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尹思晗和叶炜婚礼的那天,他毫无来由的向叶姝予抛出了橄榄枝,我当初以为,他是在帮我解难,而后来看着他和叶姝予的发展,又觉得,他另有所图。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跟滕柯有着那么一丝丝的牵连。

    脑子里的阴谋论彻底结束时,我用力的摇了摇头,面前的傅伟伦来回的观察着我,接着一脸甜腻的笑着说:“你刚刚走神了。”

    我僵硬的点点头,开口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傅伟伦毫无掩饰的勾着嘴角,说:“来这里参加一场演出,一场,盛大的演出。”

    盛大的演出……

    当我亲眼看到,他在我面前,说出这五个字的时候,我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冥冥中,我在心里百分之百的确定,这个曾经被我认作为“妇女之友”的花花公子傅伟伦,就是滕建仁的私生子。

    而恍惚间,我忽然觉得他和梁琴钰的眼睛好相似,只不过,他笑起来的时候,笑容比梁琴钰温暖的多。

    我紧张的干咽着喉咙,而这时,我身后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了一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冲到了傅伟伦的面前,说道:“你就是傅伟伦对吗?你是傅伟伦,对吧?”

    傅伟伦模样痞痞的点了点头,“嗯。”

    工作人员催促道:“老滕总让你现在去会议室!”

    傅伟伦轻松的笑了笑,随后拍了拍我的肩膀,他微微弯着身子,看着我说:“我们一起进去?正好,我把你的东西,送进去。”

    我本想拒绝,可这时,一向洒脱无谓的傅伟伦,推着我的肩膀,就将我带到了会议室的门口。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会议室,而台上的滕柯,正眼神错愕的望着我,眼里满是不解。

    我也不知道这一刻我应该表达什么,整个人发蒙的走进会议室以后,傅伟伦帮着我把热水壶放在了地上,随后,他笑容满面的看着我说道:“我要开始我的登台演出了,就不陪你了。”

    我尴尬的看着他转身上了台,随后,他坐到了滕建仁的身边。

    原来,那个位置,真的是属于他的。

    我想,这一刻的我,已经完全的疯掉了,因为我怎么都不会想到,那个开着音乐小酒馆,自己做事业,同时又兼着主持人工作的傅伟伦,竟然会是滕建仁的私生子。

    如果不是事实摆在这里,我当真不会相信,他只有二十六岁而已,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他做过的每一件事,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个老谋深算的老江湖。

    他深谙女人的心思,他懂得社会里的黑暗规则,他知道人性的善恶,更懂得,如何与各类不同品行的人切磋。

    他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贴着明确个人标签的流浪者,他无谓社会的条条框框,他总是,会做突破常理的那一个。

    当然,他很花,但却花的不令人厌恶。

    我无法想象,他隐藏身份生活过来的这二十多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能让他成为如此特殊又完整的独特男人。

    我还以为,这所谓的“私生子”,是一个不懂人情世故,有着心理缺陷,只会挥霍的富二代。

    看来,我当真是太天真了。

    眼前,一切的事实都被戳穿,傅伟伦登上台的那一刻,他的脸上依旧挂着轻松的笑容,不等滕建仁开口介绍,他就自己打开了面前的话筒,做了一番不入流的自我介绍。

    他把他身上的标签统统展现了出来,但惟独,没有说出自己是私生子这件事。

    当然,在场的员工,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滕建仁在这时切了麦克风,他直截了当的公布了会议的最后主题,他将傅伟伦,任命为公司的副总。

    虽然是副总,但权利上,和滕柯平起平坐。

    我故意留意着滕柯的脸色,滕柯在看到傅伟伦之后,他什么都没说,平静的出奇,甚至连滕建仁在任命职位时,他都不为所动。

    滕建仁的话说完,台下的员工集体诧异了两秒,接着,掌声雷动。

    滕柯很自然的也跟着鼓掌,而会议的最后,滕建仁宣布,他会将他手里的所有权利,都下放给滕柯和傅伟伦两个人,以后公司,就交给他们两人打理。

    会议结束,员工们陆陆续续离开现场。

    我像个木头人一样定在原地,目光滞留在滕柯和傅伟伦的身上。

    此时的滕柯还没有从座位里站起身,而傅伟伦依旧是满脸的笑意。

    傅伟伦走到了滕柯的身边,直率的碰了一下滕柯的肩膀,笑着说:“很高兴重新认识你,哥?”

    当这个“哥”字,从傅伟伦的嘴巴里脱口而出时,滕柯做出了很明显的反应。

    滕柯的脸色当即变黑,他的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接着,他撑着桌子,站起身了。

    他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文件,随后,完全无视的,绕开了傅伟伦,朝着我走了过来。

    而这时,傅伟伦忽然冲着滕柯的背影喊出了口,声音洒脱道:“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没相认的这些年,我帮你解决了很多事。”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