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7章联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傅伟伦的真实身份没有被公开之前,我一直觉得,不论

    这个所谓的“私生子”是谁,都不可能威胁到滕柯的地位。

    因为我太相信滕柯的个人能力,不论是谁,都不可能是滕

    柯的对手。

    但如果,这个人是傅伟伦,我就没那么有把握了。

    我不算太了解,但接触过的每一次,都让

    傅伟伦这个人,

    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从始至终,他给我的感觉,就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而从

    始至终,我都揣摩不透,他到底还有多少隐藏的能力。

    他很神秘,未如此了解之前,他令人神往,而身份公开之

    后,他让人惧怕。

    我是真的在惧怕,一旦他正式,冲滕柯开了火,那这场交

    战,是必两败俱伤。

    这两个男人,优点和缺点都太过分明,而可怕的就是,他

    们之间的优缺点互不干扰,因为他们俩,完全就是两类人,根

    本不搭边的两类人。

    我和滕柯回到办公室以后,让人诧异的,傅伟伦的办公

    室,就在我们隔壁。

    滕建仁把一切都安排的很妥当,妥当的令人搞不清楚,滕

    建仁心里的真实打算。

    滕柯和傅伟伦,都是滕家的继承人,可我猜不准,滕建仁

    更倾向于谁。

    办公室内,我安静的站在滕柯的身边,滕柯坐在办公桌

    内,双手托着额头,陷入无尽的沉思。

    我是想说些什么安慰他的,可话到嘴边,又觉得太无力。

    忽然,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未经我们的同意,房门忽然

    就被打开了。

    走进来的人,是傅伟伦。

    傅伟伦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他的眼神放松而清澈,他很

    拿起果

    好奇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最后随意的坐进了沙发里,

    盘里的苹果,说:“你的办公室比我的大很多,还有套间的卧

    房,

    不错,还真有点当老板的感觉。

    身旁,滕柯依旧托着额头,埋头深思,他无视傅伟伦的存

    在,更无视他的自言自语。

    傅伟伦在沙发上把玩着手里的苹果,有意无意的说:“我以

    后,应该不用经常来公司吧? 我对那些条条框框的文件合约没

    兴趣,不过,如果公司有什么美女选拔赛,或者是大型演出的

    话,你可以叫我来帮帮忙。”

    说完,傅伟伦站起了身,他伸手就将苹果朝着我扔了过

    来,还好我反应迅速,接住了果子。

    傅伟伦冲我抛了一个媚眼,接着冲着滕柯说:“其实你根本

    没必要对我这么抵触,是我的,就该是我的,不是我的,我也

    不会强求。我刚刚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我对朝九晚五的工

    作,没什么太大的兴趣,反正,我是为了孝敬滕老爷子,所以

    才来到公司的。可能,他觉得亏欠我吧,但我觉得还好,亏钱

    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各有各的理解吧!”

    说完,傅伟伦转身就要走,不过刚走两步,他就停住了

    脚,回头再次看着滕柯说:“你爸要和我妈结婚的事

    说着,傅伟伦自我嘲讽的摇了摇头,“不对,应该是我们的

    父亲,要和我妈结婚的事

    傅伟伦盯准滕柯说:“这桩婚事,我并不是很赞同,如果你

    也觉得不可行的话,麻烦你帮我多劝劝老爷子,我和老爷子见

    面的时间不多,这事儿就多拜托你了。

    话毕,傅伟伦伸手就要去拉门,而这时,滕柯抬起头,看

    着傅伟伦说道:“你出现在这里的意图,只是为了满足父亲的意

    愿而已吗?

    滕柯的问题一落地,屋子里异常的安静。

    傅伟伦背对着我们,持续五秒钟,都没有说话。

    忽然,傅伟伦转过身,看着滕柯笑道:“难道你觉得,我是

    那种向往满口事业投资腔,走到哪里都需要人簇拥的商人老

    板?

    傅伟伦无奈的摇摇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商人,口是心

    非、两面三刀,还不及我小酒馆里那些为生计卖唱的人。”

    傅伟伦说完,就冲着墙壁上的反光镜照了两下,他拨弄着

    他额前的碎发,说:“公司的事,你就自己负责吧! 我来这里,

    不过是背个名分而已! 我懒得跟你争抢什么,但如果你哪天真

    的需要我了,我兴许会回来帮帮你,毕竟,我们是血缘上的兄

    弟关系。”

    看着滕柯

    说完,

    傅伟伦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笑了笑,

    说:“你们全家,我就觉得那个奶奶还挺好玩的,可惜了,到现

    在才能相认。估计,这是唯一一个,让我觉得遗憾的事吧!”

    这些话说完,傅伟伦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而他离开

    以后,滕柯的愁容,更加凝重了。

    我站在他身旁,轻拍着他的后背,说:“虽然我很意外,但

    我觉得,傅伟伦并不是那种会跟你对立的人,他不是也说了,

    他不喜欢参与商场上的事情。”

    滕柯摇了摇头,面色沉重,“他这个人,我暂时还没有看

    透,所以不会担心太多。

    滕柯认真的看着我,“我不是担心他和我争抢什么,我是担

    心,父亲和母亲,会不会再遇到什么让人无法预料的事情。现

    在父亲,已经完全被梁琴钰给控制住了,我感觉梁琴钰的目的

    不仅仅只是父亲这个人,那天她出现在家里的时候,

    她的眼

    神,就代表了一切。”

    的确,梁琴钰这个人的野心有多大,我是感觉的到的。

    而我也是真的很纳闷,为什么梁琴钰那样的人,会生出傅

    伟伦这样的儿子。

    而傅伟伦的这个“傅”姓,又是从而何来?

    想不通的一刻,办公室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而这次走

    进来的人,是滕柯的父亲,滕建仁。

    滕建仁黑着脸走进屋时,他直接站到了滕柯的面前。

    滕柯从座位里站起了身,两人面对面的一刻,滕建仁开口

    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以后,你必须和你的弟弟好好相处。过

    段时间,我会在商圈里正式公开伟伦的身份,我打算,让他和

    叶家的千金联姻,既然你不想和叶小姐相处,那就让你弟弟去

    和叶小姐相处,到时候,所有有关叶家的公务,你都交给你弟

    弟打理。”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