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0章 糯米团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双方父母的这场谈判,顺利的超出我的预料。

    关于婚礼的一些场地安排和小细节,他们三个老人,都达

    成了一致的决议。

    我和滕柯全程在吃东西喝饮料,跟本就插不上嘴。

    当然,在我们谈及,关于滕柯父亲是否会出席时,陈敏蓉

    沉默了。

    关于这件事,我们暂时还做不出决定。

    这顿饭吃完,我和滕柯婚礼的事,也就彻底被敲定,所有

    的准备事宜,三个老人会全权负责,而我和滕柯,完全就是吃

    瓜群众。

    这顿饭结束,滕柯把我爸妈送去了唐萧那边,而后,他开

    车载着我和陈敏蓉,开往了回家的路。

    路上,陈敏蓉一直兴致高亢的在选着酒席的地点,等她选

    的差不多时,她抬头看着滕柯说:“儿子,婚礼那天,你把公司

    就吃喜酒就好。”

    也不用他们赶礼钱,

    的员工都叫来吧,

    滕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妈,我今天刚从公司离职,不

    过,也不算离职,只是最近一段时间,都不会接手公司的事。

    所以,我不打算邀请太多公司内部的人

    陈敏蓉的脸色大变,“离职? 什么意思? 你爸把你赶公司

    了?

    滕柯停顿了片刻,我则在旁侧轻拍了拍陈敏蓉的手臂,

    说:“今天梁琴钰的那个儿子,在公司出面了,滕叔叔把他

    任命为公司的副总

    陈敏蓉瞬间黑了脸,“副总? 滕建仁他到底什么意思? 他把

    那个孩子接进了公司? 他是要

    说着,陈敏蓉就没了声音,她低垂着脑袋,无力的撑着自

    己的额头,说道:“他是想让梁琴钰的儿子接手公司吗? 所以他

    才把

    滕柯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是我自愿离开公司的,不是

    父亲的决定。”

    突然,陈敏蓉大怒,“你自愿? 滕柯! 你怎么能做出这么愚

    蠢的事! 那是你的公司,你的集团! 这整个滕家都是你的! 你

    怎么能说不做就不做!

    看来,陈敏蓉对滕柯的这个决定,当真很生气。

    滕柯没说话,陈敏蓉就在后座崩溃了起来,“你到底明不明

    白,我当初为什么要跟你父亲说,我要净身出户? 我为的就

    是,让他不要再去伤害你! 我一个人倒霉就够了,我认栽了,

    所以我从滕家这个深渊里退出! 可是,我都已经做出这样的退

    步了,他为什么还要还要去逼迫你? 难道他真的要把我们

    母子逼上绝路吗? 他就那么想让那个小三和那个野种,取代我

    们的位置?”

    说着,陈敏蓉的眼眶又一次开始泛红,她的情绪很崩溃,

    而听她说的那些话的意思,她之所以会选择净身出户,

    很大一

    部分原因,是因为她觉得,只要她顺从滕建仁的意思离了婚,

    离开了滕家,那么,滕建仁就不会再去为难滕柯,不会给滕柯

    找麻烦。

    可现在,事情并没有按着她想象的发展。

    傅伟伦的迅速出现,给了她很大的冲击。

    车子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当车子开回老宅时,滕柯将车

    而是回头看着陈敏蓉

    子熄了火,他没有打开车门下车,

    说:“妈,没有滕风作为支撑,我也一样可以做自己的公司。”

    陈敏蓉用力的大喊:“那不一样! 滕风集团是你的! 这整个”

    滕家也是你的! 他们不可以和你争抢! 不可以!

    滕柯的手机来了电

    陈敏蓉失控的发泄着情绪,而这时,

    话。

    滕柯拿出电话的一刻,我看的很清楚,上面是秘书办公室

    的座机号码。

    估计,是工作上的事。

    滕柯想都没想,就直接挂断了电话,而过了一会儿,滕建

    仁也给他打来了电话。

    滕柯照旧挂断,只是接二连三的,他的手机,不停的有电

    话打进来。

    可见,滕柯离开集团的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就有这么

    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我忍不住的在后座上说道:“我觉得,经过这次离职的事,

    滕叔叔应该能明白,滕柯对于整个集团的重要性了,如果没有

    滕柯,公司的很多事情,跟本就运转不起来。”

    滕柯回头看了看我,说道:“你先扶我妈下车吧。”

    我点点头,搀扶着陈敏蓉就要下车。

    只是,当我们三个都走下车以后,滕柯的手机,又一次来

    了电话。

    这次滕柯没有挂断,而是对着手机屏幕,看了很长时间。

    是一个陌生号码。

    我探头看了一眼,觉得这个号码实在是眼熟。

    尾号是四个一的号码,貌似是傅伟伦的

    我忽然想起,

    我开口道:“这个号码,好像是傅伟伦的

    滕柯犹疑了片刻,随后,他接起了电话,而电话的听筒音

    量很大,就连站在他旁边的我,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电话里的傅伟伦想要找滕柯谈一谈,很显然,傅伟伦是知

    道了滕柯离职的事情。

    滕柯沉默了片刻,声音冷漠的说道:“有事就在电话里说

    吧。

    可那头,傅伟伦却开口询问滕柯现在在哪。

    滕柯回答说在家门口,而三秒钟之后,老宅的家门,就从

    里面打开了。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令人诧异的傅伟伦

    傅伟伦此刻就站在老宅的家门口,我们谁都没看错,他出

    现在了老宅!

    而傅伟伦的身后,站着的是奶奶。

    奶奶的表情还算温和,我想,她对傅伟伦这个人,应该还

    是接受的。

    只是,我现在担心的,是陈敏蓉。

    我急忙回过身,我是想找个借口带陈敏蓉离开这里的,可

    眼下,

    陈敏蓉已经看到了傅伟伦,她盯着门口的傅伟伦,低声

    呢喃道:“他就是梁琴钰的儿子,对吧?”

    而这时,家门口的傅伟伦忽然就踩着脚上的拖鞋走到了我

    们面前,他极度热情的看着陈敏蓉,问好道:“阿姨你好,我叫

    傅伟伦。

    傅伟伦伸出手时,陈敏蓉一直没有回应他,陈敏蓉像是看

    怪物一样的看着傅伟伦,傅伟伦则幽默的开了口,“我吃过您做

    的糯米团子,那味道一直让我念念不忘,今天终于有机会,当

    面称赞您了。

    这所谓的糯米团子,是以前滕建仁下海创业的时候,陈敏

    蓉每天做给滕建仁的便当盒子里的必备餐。

    这件事我听奶奶和我絮叨过,说是滕建仁创业那些年,陈

    敏蓉每天都会早起给滕建仁做便当。

    不过,傅伟伦的这句话,说的实在有些讽刺。

    照他的话推理下去,那些年陈敏蓉做的便当,原来都被傅

    伟伦吃掉了

    所以,滕建仁创业的那些年,梁琴钰一直在他的身边,而

    且是,带着儿子一起

    无意间,我朝着家门口看了一眼,奶奶就安静的站在门里

    的位置,而奶奶的身旁,立了一个黑色行李箱。

    我有些担心,那个行李箱子,会不会是傅伟伦的。

    (今天的章节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