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8章 罪不该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医院手术室的门口,此刻的我,已经彻底的呆不下去,我拉着滕柯和唐萧,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而这时,隔壁的病房里,忽然冲出了袁桑桑的身影。

    她的额头包扎着纱布,她的左耳同样也用纱布包裹着,两处的纱布都渗出了一丝丝的血迹,看样子,伤的很严重。

    我仔细看过去时,发现她的头发被剃成了毛寸那么短。

    刚刚的那场大火,烧掉了她大部分的长发。

    袁桑桑跑出来的时候,因为腿脚不稳,直接跪在了袁浩然的手术室门口,她撕心裂肺的哭吼,双手用力的捶击着地面,一下接着一下。

    她的眼泪浸湿了她的伤口,脖颈上的青筋一跟接着一根的暴起,她哭的太用力,同样,恨的也太用力。

    人总是这样,往往在失去了以后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从我认识袁浩然的第一天起,他给我的印象,就是守护者,他无条件的守护着这个无数次做错事的妹妹,他明明知道,袁桑桑的行为有多卑鄙,可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准则,那就是,他要守护自己的妹妹。

    守护者……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守护者?

    眼下的这一幕,我已然看不下去,我转身拉着滕柯和唐萧就要继续离去,而突然间,袁桑桑从地上爬起了身,她朝着周子昂的方向就扑了过去,她用自己的指甲不停的去抓挠周子昂的脸,她恨不得在这里,跟他同归于尽。

    我们谁都没有上前阻拦,当然,除了周淑芹。

    周淑芹一拳接着一拳的去打袁桑桑的身子,而袁桑桑因为体质太虚弱,没几下,就被打在了地上。

    袁桑桑趴在地上的时候,她抽搐着呕吐出了血渍,我们看到这一幕,都害怕的要命,而这时,袁桑桑冷笑着冲周子昂和周淑芹说道:“你们打死我啊!打死我,这肚子里的孩子,也就跟着死了!你们不是想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那好,我告诉你们,这孩子,是你们周家的!”

    袁桑桑恶狠狠的指着周子昂的脸,“就是你周子昂的!”

    此刻,站在原地的周子昂愣了半晌,他眼神复杂的看着袁桑桑,开口道:“你不要跟我玩把戏!如果你是想用这件事玩弄我,那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袁桑桑毫无畏惧的说道:“我骗你做什么?你刚才还不是满心憧憬的想让我告诉你说,这个孩子是你的吗!那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但是我不想承认!因为我宁愿亲手弄死这个孩子,我都不会让他成为你的孩子!你一个什么都没有,却自以为是的垃圾,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给你生孩子!”

    听了这些话,周子昂站在原地傻了眼。

    而我渐渐开始相信,袁桑桑说的这些话,都是心里话。

    突然,袁桑桑团握着拳头就开始用力的击打自己的小腹,她一下接着一下的打,眼看着她就快疼出了眼泪,她都没有收手。

    “我要让这个孩子死在我的腹中!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因为这个孩子的存在,而受制于你们周家的!”

    袁桑桑声嘶力竭的哭吼,而这时,周子昂即刻冲到了袁桑桑的身边,他死死的扼住她的手腕,接着回头冲周淑芹喊道:“妈!赶紧叫医生!快让医生检查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们要把孩子保住!”

    周淑芹停顿了片刻,随后手忙脚乱的去找了医生。

    而眼前,袁桑桑拼尽全力的去撕咬周子昂的手臂,周子昂则丝毫不动摇的继续控制着袁桑桑的双手。

    我看得出来,周子昂是铁了心要保住这个孩子,而他的目的,也仅仅只是保住孩子而已。

    如果袁桑桑她怀的不是周子昂的孩子,我想,周子昂他压根不会来找她。

    人心的淡漠,应该也不过如此了吧。

    身旁,滕柯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们走吧。”

    我点点头,接着拉过了一旁的唐萧。

    我们三个走出医院之后,滕柯先把唐萧送去了疗养院,而临走前,我一再的叮嘱护士,千万千万,不能再让唐萧一个人跑出去了。

    护士守在唐萧身边以后,我和滕柯放心的离开了疗养院,而走出大门之时,我整个人的情绪,忽然就崩溃了。

    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唐萧死而复生后的性情大变,也可能是因为袁浩然的莫然离世,也可能,是因为我看到了袁桑桑和周子昂太过冷血而残忍的那一面。

    眼下,天色已经步入了黄昏,幽暗的灰蓝色天空下,我停住脚,站在了大门口的乘凉树下。

    滕柯倚靠在树桩上,低头看着我说:“你心情不好。”

    我点点头。

    忽然,滕柯从背后拿出了一个桃子,递到了我的面前,带着笑容说:“现在心情好了吗?”

    我忍不住的笑了一下,问道:“你从哪里弄到的桃子呀?”

    他憋憋嘴,装酷道:“护士办公室偷的……”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嘴唇,“你看你的嘴唇都干了,现在是不是又渴又饿?”

    顷刻间,可能是因为这个桃子的缘故,我的心彻底融化掉了,我向着滕柯迈了两步,埋着额头钻进了他的胸膛里。

    我呢喃道:“我有点难过,但不知道是因为唐萧,还是因为袁浩然……”

    滕柯一手拿着桃子,一手轻拍着我的后脑勺,说:“唐萧的情绪不稳定,是因为治疗阶段的用药导致的副作用,这是没办法避免的,为了帮他戒掉毒瘾,他的身体肯定是会受到创伤的。至于袁浩然……”

    滕柯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善良,但我对他完全没办法同情,因为他伤害过你。”

    我抬起头,看着滕柯说:“可是我觉得,他死的太冤枉了,而且我感觉的到,他之前对我……”

    滕柯看着我的眼睛,“他喜欢你。”

    我哽咽了一下,“或许是吧……他的那件上衣兜里,还带着我第一次帮他清洗伤口时的布巾……我倒是希望,是我想多了……可是我看到那块布巾的时候,我真的觉得……”

    说到这里,我的眼泪还是忍不住的盈满了眼眶,滕柯轻抚摸着我的额头,嘴里说了很多不让我哭的话。

    我吸了吸鼻头,说:“我恨过他,也想过让他付出代价,但我始终觉得,他本性并不是那种想要做恶的人……他罪不该死……”

    滕柯心疼的安慰道:“只能怪他太相信自己的妹妹,或许这样的离开方式,对他来说是好的,否则,他的人生,也只会继续被他的妹妹操控。”

    滕柯的话说的在理,我整理着自己的情绪,接着点了点头,“好了,不难过了……”

    滕柯帮我抹掉了泪水,说:“回家吧。”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