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1章 你真可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滕柯带着我和陈敏蓉走出老宅以后,奶奶一路小跑的跟了出来,奶奶差一点在门口的位置跌倒,滕柯当然是不忍心,他停在了原地,随后转身走到了奶奶的面前。

    滕柯还没开口,奶奶就恳求的说道:“大孙啊!你是生奶奶的气了吗?你是不是觉得,奶奶偏向伟伦了?”

    奶奶看着滕柯的时候,眼神里是满满的愧疚和等待。

    奶奶是希望滕柯露出好脸色的,可滕柯生气的点,根本就不在此。

    滕柯轻拍了拍奶奶的肩膀,说道:“您想让傅伟伦回到滕家,我没有任何意见,我只是不希望,您继续站在父亲那边,而不为母亲考虑。还有,我今天没有生您的气,我和父亲之间的矛盾,不是一直都存在吗。”

    奶奶叹着气,她抬头看了一眼陈敏蓉,随后冲着滕柯说:“孙子啊,奶奶不希望你爸和你妈离婚,你妈的岁数也大了,如果离婚了,她下半辈子怎么办?我今天在饭桌上,说不离婚的事,也是为敏蓉考虑了。”

    滕柯无奈的抿嘴笑了笑,“我会负责母亲的下半生,只要能让她脱离滕家,一切就都会变好。”

    说完,滕柯即刻就要离开,可这时,一脸丧气的滕建仁,从家里走了出来,他气冲冲的站到滕柯的面前,说道:“滕柯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了!”

    滕柯站在原地没说话,他冷冷的看着滕建仁,没有任何的回应。

    滕建仁抽搐着脸色,忽然开口道:“你在家宴上跟我发脾气,就是为了一场婚礼?”

    滕柯没开口,滕建仁就继续说道:“可以,你想大办婚礼也可以,那你就回到集团好好上班,把你该做的工作给我做好,到时候,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听了滕建仁的话,可想而知,他还是非常希望,滕柯能回到集团上班的。

    毕竟,这集团离开了滕柯,根本就运转不开。

    滕柯无力的笑了笑,“算了吧,婚礼的事,就不劳您操心了,至于集团,我也不会回去的,除非,您真的意识到您做错了什么,那时候,如果您需要我,我或许会考虑回去。”

    说完,家门口陆陆续续的又走出来了傅伟伦和叶姝予的身影。

    叶姝予紧紧的挽着傅伟伦的手臂,样子别提有多亲昵了。

    不过,傅伟伦倒是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也不能说是不情愿,而是无所谓。

    我倒是很能理解傅伟伦的这种状态,他本来,就是一个很随性的人,对待女人,更是这样。

    叶姝予对他来说,可有可无,只要叶姝予不干涉他的私生活,傅伟伦就不会表现的太反抗。

    不过,至于能否结婚,那就另当别论了。

    叶姝予和傅伟伦走出来时,傅伟伦的视线一直落在我的身上,而叶姝予的视线,则落在了滕柯的身上。

    我看得出,她对滕柯,仍旧是不死心的。

    滕柯这时冲着滕建仁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既然话已经说开,我就带着母亲离开了。”

    这一次,滕柯拉着我和陈敏蓉就走上了车,只是刚上车,我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叶姝予发来的。

    “别以为你们两个结婚了,就没事了,因为你,滕柯失去了整个集团!你们两个,以后还会离婚的!”

    看着手机屏幕上,这条充满了挑衅的短信内容,我不禁在心里嘲讽了一番。

    我快速的回复过去,“我和滕柯的感情,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反倒是你,挽着一个根本就不爱你的男人,就为了那所谓的集团联姻,你还真的挺可怜的。”

    叶姝予的反驳当即就发送了过来,“谁说傅伟伦不爱我?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想都没想,就回复了过去,“那你亲口问他啊,这种事,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发送完毕,我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而此刻正在开车的滕柯,侧头看着我说:“我们的婚礼,在教堂举办怎么样?其实,我也不喜欢太过吵闹的场合……”

    滕柯说这话时,眼神里带着愧疚,而后座上的陈敏蓉一口气就反对了过来,“不可以! !婚礼必须大办!你的婚礼,必须要比那个傅伟伦的好!在这件事上,你绝对不可以做出任何让步!”

    滕柯默默的叹了口气,我则快速的解了围,“我其实是很想在教堂办婚礼的,而且我真的不太适应那种大场合,会让人紧张……”我侧头笑着看向滕柯,“我就默默的当你身后的女人就好,我也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我,我向往的,就是那种平平静静的小日子……”

    滕柯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头,而后座上的陈敏蓉,没有开口说话。

    隔了好一会儿,陈敏蓉开口问了滕柯另一个问题,“儿子,你真的打算放弃滕风集团了吗?妈觉得你这样做,不值得。”

    此时,我们的车子已经开到了陈敏蓉的住处,滕柯给车子熄了火,说道:“老宅的那套房子,我已经将房产落到您的名下了,这件事上,奶奶还是向着你的。但是至于家产的分配,这里涉及到的东西比较复杂,离婚手续办理的时候,家产分配这一块,可能要麻烦一些。”

    陈敏蓉摇摇头,重新问道:“我是在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要放弃滕风了?你要把集团让给傅伟伦?”

    这时,滕柯下了车,他打开车后车坐的车门,看着陈敏蓉说道:“您该休息了,公司的事,您就别参与了,我会处理好的。”

    陈敏蓉脸色稍差的下了车,没再多问什么。

    滕柯把陈敏蓉送到了家门口,随后回到了车子上。

    我们两个回家时,滕柯的书房门是敞开着的,平时他的书房门,都是紧闭不让进,难得今天大开着门。

    我朝着里面看过去时,屋子的地面上,全都是废纸。

    可见,这些日子里,他处理了多少公务。

    滕柯连衣服都没脱,径直就要去书房里继续办公,我急忙跟在他身后,扯着他的西服一角,就用力的拉了一下。

    滕柯茫然的回过头,看着我说:“怎么了?”

    (今天的第一章~下一章九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