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0章 翻牌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孩子的话,永远都是百分百的纯粹,所以,小川开口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抵触“后妈”这个存在的。

    暂不说我们以前玩的有多好,真的到了认真的时刻,他心里,还是会犯别扭的。

    我能理解小川的感受,因为我的小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

    我向往着亲生父母,却也痛恨着亲生父母,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不在意,但我们真的很在意。

    不要说年龄小,不懂事,对亲情的分分合合懂的不深刻,可就是因为年纪小,所以有些感受,才来的很干脆。

    孩子,也是懂感情,懂感恩,懂别离的。

    不要用年龄讲事情,年龄在感触面前,是最不值得一提的。

    所以,当事情超出了我和滕柯的预料之时,我们才意识到,滕小川有多在乎这件事。

    我起身走到了滕小川的面前,我蹲下身,握着他的手腕说:“宝贝,那你不希望晚晚当你的妈妈吗?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晚晚妈妈么?”

    小川的眼神里透露着小孩子的柔弱和天真,他不太高兴的说:“晚晚妈妈,我喜欢你,可是你嫁给了爸爸,以后你们还会有小弟弟和小妹妹,我不想要小弟弟和小妹妹。”

    “……”

    所以,我们谁都没想到,原来滕小川,竟然还会在意这些。

    滕柯站到了我身后,他伸手去抓了一下滕小川的额头,下令说:“以后如果有了弟弟妹妹,你就是家里老大,你可以随意指使他们。”

    瞬间,滕小川的眼睛一亮,“真的吗!我可以随便欺负他们吗!”

    我回头和滕柯对视了一眼,随即释然一笑。

    我转头冲着小川说:“宝贝,如果以后家里有了弟弟和妹妹,那你就是最幸福的那个人了,因为爸爸妈妈爱你,弟弟也爱你,妹妹也爱你,那你看,你一下子,收获了四个人的爱,你会不会很开心呀?”

    说完,滕小川忽然就兴奋的点了头,“那我要很多很多的弟弟和妹妹,这样他们就会喜欢我了!”

    我摸着他的额头,随后,冲他伸出了右手小拇指,说:“所以,和晚晚妈妈拉勾好不好,不管以后有没有弟弟妹妹,你都会一如既往的爱晚晚妈妈,好吗?”

    滕小川点着头,接着,他朝着我的脸,狠狠的亲了一口,说:“晚晚妈妈也要一直爱小川!”

    搞定了滕小川这个小家伙,身后的魏管家就开始抱着门口的礼物盒子往楼上扛,我急忙拉了他一把,说:“你不要抬了!我来就好了!你在楼下陪小川玩一会儿吧!”

    当即,原本一脸轻松的魏管家,一下子就黑了脸,他傻眼的看着我说道:“夫人……您自己做体力活……多不好……”

    看着面前的魏管家,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没底气的样子。

    也不知道,他在害怕什么,他平日里,可是从来不会推脱责任的,他一直都是一个,办事干脆利落,而且很严谨的人。

    我伸手去拿他怀里的箱子,说:“没事的,我还要在楼下拆礼物,你陪小川玩一会儿就好了。”

    ——————————————————————————————————

    【免费最新完整版】

    ↘百度↙

    ↘搜索↙

    ↘我↙

    ↘的↙

    ↘书↙

    ↘成↙

    ↘网↙

    ——————————————————————————————————

    而这时,滕柯站在我身后无奈的笑了两声,说:“唐未晚,你可真会害人。”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问道:“怎么啦?什么害人?”

    滕柯疲乏的摇摇头,转身就走去了洗手间,边走边说:“你自己拆礼物吧!我洗漱!别太感谢我!”

    滕柯一走,我就拿过了魏管家怀里的礼物盒子,我放在地上就准备拆箱,魏管家就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干咽着喉咙。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时,小川重新拿起呲水枪,就站到了魏管家的身旁,他用力的拉着魏管家的衣角,说:“你快陪我玩啊!”

    这时,魏管家狠狠一咬牙,转头就跟着滕小川去后院玩了。

    而这时,我才看到,魏管家的后背全湿了,他的身后,还沾满了各种颜色的颜料,衣服上,甚至还被画上了小乌龟的画像。

    我忍不住的坐在地上哈哈大笑,怪不得,魏管家宁愿帮我抬东西,都不愿意和滕小川玩。

    原来,是滕小川这个小恶魔,太让人抵触了!

    我坐在地上开始拆礼物,而一件一件的礼物拆开以后,我看到了包包、化妆品、首饰、以及漂亮的衣服,当然,还有包装精美的鲜花。

    而当我拆到最后一件礼物的时候,里面是一套小孩子用的东西,是婴儿的奶嘴,和小小的袜子和鞋子。

    如果说,前面的那些金灿灿的礼物都不能让人太动心,那这一件,真的太令人暖心了。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而我拿起那双小袜子的时候,发现袜子的脚踝一处,刺绣了一个小小的粉色桃心,那代表女孩子的身份。

    我抱起这最后一份礼物,冲到了洗漱间的门口,此刻,里面的滕柯已经开始在浴室里冲澡了。

    我站在雾气腾腾的浴室门口,冲着里面说:“你的最后一份礼物,是不是送错人了呀!”

    隔了一会儿,水流声消失,滕柯把浴室的房门打开了一个缝隙,随即,他伸出了满是水珠的手臂,冲着我说:“把浴巾递过来。”

    我将那个米白色的婴儿小袜子放在了他宽厚的手掌心上,笑着说:“你未来女儿的脚丫,还没有你的半个手掌大。”

    而这时,滕柯忽然就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接着,他打开浴室的房门,用力的,就把我扯了进去。

    我们两个就站在逼仄的淋浴器下的空间里,我傻眼的看着他,他则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

    他发丝上的水珠,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在了我的额头上,即瞬,又滑过了我的脖颈,我的胸前……

    我紧张了一下,随后看着他的眼睛说:“你干嘛这么突然……”

    滕柯抿嘴笑了笑,忽然,他低着头,就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我觉得我应该起诉你。”

    我搞不懂他在说什么,原本挺暧昧的气氛,一下子就被他的这句话给弄垮掉了。

    我眨了眨眼,问道:“干嘛,我又没出轨没变心。”

    说着,滕柯就伸手环住了我的后背,然而两秒不到的间隔,我的bra……就被他给解开了。

    我差点叫出声,滕柯就一本正经的说道:“起诉你,不履行妻子的义务,让血气方刚的丈夫……”

    他很是正经的冲我撇了撇嘴角,而我在快速的思考了两秒钟之后,伸出手指就在他湿漉漉的胸口划了一下,故意挑逗着说:“那今晚,我就大发慈悲的翻你的牌子喽~”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