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46章 十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46章 十倍

    刀刃抵在脖颈上,

    亚芯用力按压的那一刻,刘亚仁惊悚的

    就喊出了声,他一边喊,一边软着腿说:“刘亚芯你疯了! 你马上给我松手! 你松手啊! 我是你哥!”

    亚芯就躲在亚仁的身后,她一声不吭,唯独那双如鹰一样的眼睛,能让人察觉到她的存在。

    我身后的佟湘几次吓晕过去,而刘立峰,则迎着风,大步的朝着亚芯和亚仁的方向走了过去,边走边威胁道:“刘亚芯!

    你给我松手! 你马上放开他! 他可是你哥! 你给我放开他!

    刘立峰嘶喊的时候,完全喊破了音,而亚芯当真没有惯着他,她用力的在亚仁的脖子上割了浅浅的一刀,刀刃被染了鲜红的血色,一条七扭八歪的血流印迹,顺着亚仁的脖子,浸染到了他的衣领。

    衣领泛开了一片红,刘亚仁就惶恐的开了口,“谁都别过来! 谁都别说话! 我要死了! 我要死了!”

    眼前,刘亚仁哭出了声,他一个大男人,完全控制不住的就流了眼泪,身子一抽一抽的,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我朝着亚芯迈近了一点,滕柯就警惕的陪在了我身边,我倒是不害怕,我平静的冲亚芯开口道:“你把你的条件说出来,既然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你就是想要跟他们做交换,对吗?

    亚芯躲在亚仁的身后,隔了一小会儿,她探出了头,她盯着我,语气冷冰冰的说道:“未晚姐,这里没有你的事了,你也你走吧。”

    别掺合了,我不想把你扯进来,

    我摇摇头,“如果我走了,你自己能摆平吗? 还是,你真的打算,拖着你的哥哥一起跳下去?

    我的话说完,刘亚仁又一次腿软的哭出了声,“我不要死!

    我不要死! 刘亚芯,你有话好好说,什么事都好商量,你别冲动行吗?

    亚芯用力的禁锢了一下亚仁的脖子,这时,佟湘佝偻着身子走到了我旁侧,她看着亚芯说道:“女儿,你别做傻事,他是你哥,他是你的亲哥哥啊!”

    突然,亚芯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无法克制的恨意,她颤抖的嘶吼道:“我是你的亲生女儿! 那你对我又做到了什么? 从生下我开始,你有真的对我好过吗? 当初如果我没有同意嫁给那个人渣德仁,你们是不是就打算让我出去卖身,然后供刘亚仁读书!

    亚芯怒火中烧的转头看向了刘立峰,继续嘶喊道:“你身为家里的男人,你除了花女人的钱,你还会做什么! 你就是个窝囊废!一辈子要靠女人养的窝囊废! 我真恶心自己是你的女儿! 这条命我,我宁愿不要!

    刘立峰被这话刺激的开始发狂,他要向前冲,佟湘就阻止着他。

    亚芯死死的勒着亚仁的脖颈,说道:“我告诉你们! 要么,你们让我走,要么,我带着刘亚仁一起去死! 你们不是重男轻”

    女吗? 好,那我就让你们家唯一的儿子,跟我一起去死!

    亚芯说完这句话,她就硬生生的拖着刘亚仁的身子,往边亚仁已经被吓傻了,加上脖子上流的血,他几乎缘的方向靠,

    快要昏厥过去。

    而一旁的刘立峰显然是智商不够用,他见亚芯动真格的,他就猛力的冲着亚芯嘶喊:“刘亚芯! 你这个白眼狼! 亏得我和你妈养了你这么多年! 你哥的命就是比你金贵! 你一个女娃瓜子你懂个屁! 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应该拿命来报! 现在竟然敢威胁我? 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刘立峰就要往前冲,而亚芯的胆子真的很大,她什么都不顾,刀子架在亚仁脖颈上的一刻,她一边用力,一边就把亚仁往楼下的方向推。

    这一刻,我看得出来,她是动真格了。

    看样子,是准备鱼死网破了。

    我的心揪了一下,滕柯就用力的压住了我的肩膀,小声的说:“楼下有一层护栏,先别动。”

    听了这话,我心里才算是有底,如果楼下是有护栏的,那我可以稍微放松一些。

    毕竟,这个时候冲上去,只会适得其反。

    我和滕柯站在原地没动,刘立峰就直接跑上了前,而佟湘奋力的拉住了刘立峰,甚至直接跪在了刘立峰的身后。

    佟湘的嗓子哭的沙哑,“你别过去,你别过去孩子会没命的,孩子会没命的

    刘立峰和佟湘不动的那一刻,亚芯也停了手,她定在原地,狠狠的冲他们喊道:“如果你们不答应我,那我就带着刘亚仁一起死! 你们不是爱你们的儿子吗? 好,如果你们继续用我的人生去为他做铺垫,那我就让他死在我前面!”

    终于,佟湘在忍不住的一刻,妥了协。

    佟湘跪在地上,

    抽搐道:“你走吧,你走我们不会再逼

    迫你了,你.走

    眼前,亚芯苦涩的笑了笑,她渐渐松开了刘亚仁,而这也不害怕

    时,刘亚仁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他不哭了,了,就在亚芯松手的一刻,他反手,就要去禁锢住亚芯。

    而我眼睁睁的看着,亚芯在被亚仁反向进攻时,那把刀子,划在了亚芯的脸蛋上。

    一道血淋淋的伤口,豁然裂开我们的面前,鲜血簌簌的流淌,带着与夜风相对抗的体温。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便和滕柯急忙往前冲,而亚芯却在受伤的那一刻,无动于衷。

    她就任凭鲜血止不住的流,亚仁在看到这一幕时,他既是愧疚,又是纠结。

    我冲到亚芯的身边,拉着她就要走,而亚芯不为所动的死死的盯着刘亚仁,开口道:“刘亚仁,我今天就在这里告诉你,我会十倍的偿还给你!

    如果,我的脸上留了疤痕,那这道疤,

    她说完,

    我用力的扯着她的手臂往出口的方向跑,滕柯急忙给认识的医生打电话,让医生来酒店处理伤口。

    毕竟,这里距离医院太远了。

    我们三个人走出去的时候,亚芯的半个身子,都是鲜血,而她一滴眼泪都没掉,更没皱一下眉头。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