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52章 我我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52章 我我我

    亚芯会开口帮我说话,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她是一个胆

    我肯定

    子很大的姑娘,但是,如果这件事让我和她换个位置,

    不会开口讲话,毕竟,在这种场合,很不适合。

    不过,亚芯帮我的时候,真的让我挺暖心的。

    亚芯的话一落地,辛怡的脸色就彻底变僵硬了,她并不清

    楚亚芯的身份,所以,她的视线很明显的就落在了亚芯的装扮

    上。

    辛怡想通过装扮来探出亚芯的底,不过还好,亚芯已经换

    上了我给她的家居服,这样,也看不出来什么。

    此刻,辛怡一定以为,这亚芯是滕柯的亲戚。

    辛怡没有还嘴,只是记恨的看了亚芯几眼。

    亚芯天不怕地不怕,伸手就拉起了辛怡的手臂,命令

    道:“你们赶紧走! 不要在别人的家里闹!”

    辛怡被批斗,我和顾昊辰都傻了眼,不过,我们都没插

    手。

    因为看上去,辛怡貌似已经被亚芯的凶狠态度,给震慑住

    了。

    辛怡转头就去拉顾昊辰的手臂,而顾昊辰反手一推,就跑

    开了。

    他冲进了一楼的洗手间,反锁不露面。

    最后,辛怡是一边大哭,一边离开家里的。

    带走了顾昊辰的行李箱。

    她走的时候,

    当然,

    辛怡离开以后,家门一关,洗手间里的顾昊辰就试探的冒

    出了头。

    他左顾右盼的看了一圈,最后放松的走了出来,架势别提

    有多么的大爷范儿了。

    我无奈的看着他说:“你还是走吧,现在辛怡不会找你了,

    你去酒店吧。

    顾昊辰摇着头,一脸仇恨的说道:“滕柯把我的行李箱放到

    了辛怡的车上,他作为赔偿,必须让我留在这里住!”

    说完,他自己就走去了自己以前常住的那个客房,不过他

    刚进去没几秒,他就捏着一个深红色的男士内裤,走了出来。

    顾昊辰的兰花指真的是特别标准,他非常用力的捏着那个

    男士深红色内裤的一边,然后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鼻子,就走

    了出来。

    他整张脸拧在一起,看着我说:“你家滕柯现在的口味这么

    重了吗? 还穿这种东西? 还在客房睡觉? 红色? 嗯?”

    他刚说完,滕柯那屋的书房门就被打开了,不过走出来

    的,是端着咖啡餐盘的魏管家。

    魏管家在看到顾昊辰手里的内裤时,他哐当一声,

    就把手

    里的东西,全都砸在了地上。

    餐盘上的咖啡杯掉落在地上,零星的咖啡渍洒了出来,不

    过还好,咖啡杯不是陶瓷做的。

    魏管家什么都顾不上,伸手就去抓顾昊辰手里的内裤,嘴

    里慌张道:“顾先生你

    魏管家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头顶的白炽灯光,照得他的

    皮肤特别的白嫩,这一幕,就有点魏管家被顾昊辰调戏的感

    觉

    我当然知道,那条内裤,是魏管家的,因为顾昊辰总住的

    那间客房,已经给魏管家午休用了。

    魏管家脸红害羞的低着头,顾昊辰就抽着嘴角说:“原来是

    你的啊我还以为是滕柯的

    我憋不住,哈哈哈的就开始大笑,而滕柯在书房里被我吵

    到,他闻声走出来,鼻梁上还架着一副老学究的近视镜。

    而镜子的两侧,还有两条细细的银色金属链条。

    我总觉得,他不管穿什么戴什么,都酷酷的,不论是多么

    复古的东西,他都能带出一种潮流的感觉。

    滕柯极为厌烦的看了顾昊辰一眼,说:“你怎么还不走?”

    顾昊辰后退了两步,以死相要挟,“我今天是肯定不会走

    的,如果你非要让我走,那我就咬舌自尽!”

    说完,顾昊辰就伸了一下舌头,也不知道他是在解释咬舌

    自尽这四个字,还是在调皮捣蛋。

    滕柯大概也是真的没办法了,又或者,是他真的忙到没空

    理会顾昊辰,他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要朝书房走去,临走

    前,他特意叫了我一声,“未晚,一会儿你收拾好了,来书房陪

    我。”

    我点着头,他就又警示了顾昊辰一句,“你别来! 更别来烦

    我! 自己找地方睡觉,明天一早,别让我看到你!”

    话落,滕柯再次转身走去了书房,不过刚走了两步,他就

    又定住了脚,继续警告了顾昊辰一句,“更别靠近唐未晚!

    顾昊辰不耐烦的朝他摆手,“行了行了,谢谢你收留我! 废

    话就别说了啊! 快忙你的吧! 忙你的发家致富之路!”

    顾昊辰的话说的好笑,滕柯便没再理会他了,而滕柯进屋

    之后,书房的门并没有关。

    滕柯几乎是一会儿低头办公,一会儿抬头看着大厅里的

    我,那样子,别提多好笑了。

    甚至后来滕柯直接就把办公的那些东西,搬到了大厅

    里,彻底监视着我和顾昊辰的一举一动。

    其实我一直不能理解,顾昊辰明明是有意在挑拨我和滕柯

    之间的关系,可每一次,滕柯和顾昊辰见面的时候,他都没有

    变现出特别抵触和气愤的情绪,难道,真的是因为他们之前说

    的那件事?

    滕柯说过,他们滕家,对顾昊辰是有愧的。

    晚上休息之前,亚芯因为洗澡的时候没注意,导致纱布沾

    了水,我重新帮她换了一片。

    而纱布摘下来的时候,顾昊辰刚好在旁边转悠,他看到那

    道伤口的时候,不禁的诧异了一下。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警示他不要再说出一些伤人的话。

    顾昊辰还算听话,没说什么,但很明显,他看到那道伤口

    时,震惊了一下。

    伤口红肿的要命,缝针的地方,更是看的人身子发麻。

    我帮亚芯处理好,我就顺口问了一句,“明天去面试的地点

    是哪里? 我开车送你去。”

    亚芯想了一会儿,从兜里拿出了手机,重新看了一下招聘

    启事,

    而她伸手递给我看的时候,我瞬间就被上面的公司名称

    给吓到了。

    我愣了一下,结果身后的顾昊辰,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你

    的老板就在你的面前啊! 就是我啊! 哈哈哈哈! 我我我啊!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