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3章 回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亚芯很吃力的在嘴边挤出了一丝微笑,说:“那挺好的……之前这件事,还害我担心来着,现在鉴定结果一出来,我们大家心里的石头,就都能落地了。”

    她再一次用力的冲我笑了笑,“未晚姐……我真替你开心……”

    我想,她替我开心,应该是发自内心,但是她的内心,并不开心。

    我抓了抓她的肩膀,说:“明后天吧,我就带着佟湘和刘立峰,去做亲子鉴定,到时候,我让叶姝予做陪同,这次也不需要什么作假的手段了,就直接让真相公开就可以了。”

    亚芯点着头,接着,她语气不稳的说道:“那我……明天就收拾收拾行李,离开这里吧!我听说顾昊辰那边……”

    她摇着头,“哦不,应该是顾老板……他那边有员工宿舍,我去他那边住就可以了,正好,可以好好工作,然后还债。”

    说完,大厅里的顾昊辰就又一次窜了过来,他嗅了嗅鼻子,说:“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顾老板?”

    我一掌就拍到了顾昊辰的头顶,说:“别在这里捣乱!一边去!”

    顾昊辰绕到亚芯的身后,“你刚才叫我顾老板?”

    他表情夸张的说道:“你竟然还有这么客气的一面?”

    亚芯无奈的笑了笑,“之前是有未晚姐给我撑腰,所以我不怕你!现在未晚姐……被证实不是我的亲姐姐了,那我只能对你客气了……”

    不得不说,亚芯真的是一个,不爱阿谀奉承的人。

    顾昊辰被她的话给震惊到了,他不可思议的站在原地,伸手就戳了一下亚芯的太阳穴,说道:“我说,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你就算是城府深,也不用表现的这么明显吧?你不知道这样会得罪人吗?”

    亚芯瞪着大眼珠,看着他说:“我已经把你得罪了,也就不差这一点了。”

    所以,什么所谓的顾老板不顾老板的,眼下的状况是,亚芯依然把顾昊辰欺负的死死的。

    我低头笑了笑,拉着亚芯的手说:“你不要觉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了,就没有那么亲了,这次如果没有你,我是无法这么有底气的跟叶姝予对着干的。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的妹妹,谁欺负你,都不可以!”

    虽然我这样安慰了亚芯,可是,她刀枪不入的内心,并没有接受我的话。

    她表面上点了头,但心里,还是和我有了疏离感。

    我能感觉的到,她现在特别想离开滕家,而之前她同意跟我走,大概也是因为,她觉得我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是她的亲生姐姐,所以,她才会接受我的好意。

    但现在,那层血缘关系没了,而她的性格又那么的独立,她跟我疏远,也是正常。

    亚芯转身就要上楼,我则在楼下喊道:“多住几天可以吗?一直到我和佟湘、刘立峰的事情结束!我是很真诚的,希望你能留下来多陪我几天!”

    亚芯停住脚,回头看着我说:“嗯……我不会走太早的,我还要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呢!”

    我欣慰的点点头,楼梯上的亚芯就提醒了我一句,“如果你要约佟湘和刘立峰,你就尽快跟他们约时间吧,别让他们回县里了,早点把鉴定做完,早点了心思。”

    我应着声,亚芯就上了楼,而楼下的顾昊辰扯着嗓子就冲亚芯喊道:“你不是还让我给你讲珠宝的知识吗?你不听了?你上楼做什么?睡觉吗?喂!喂!”

    我伸手就捂住了顾昊辰的嘴巴,“拜托,你安静点好吗?你现在特别像一个傻子你知道吗?”

    顾昊辰刻意转头对着反光镜看了两眼,骄傲的说:“不傻,风韵犹存!”

    我做出了一个呕吐的表情,“你快点在我眼前消失!我被你恶心到了!”

    结果呢,顾昊辰还真的就消失了,他跟着亚芯就跑上了楼,去恶心亚芯了。

    大厅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用短信的形式,给佟湘发了消息,我自知刘立峰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所以,也只能给佟湘发送信息。

    我打字道:“不知道你们现在离开市里没有,如果没有,那就明天上午九点,我们在中心医院见面,把亲子鉴定做了,这样,大家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也就都清楚了。”

    隔了一会儿,佟湘给我打来了电话,电话一通,她就在那边哭,好似我提起鉴定这事,有多么的让她伤心一样。

    我等着她哭完以后,我再次提醒道:“明早九点,你和刘立峰谁来都可以,鉴定的费用都是我来出,这些不用你们担心。”

    那头,佟湘考虑了一会儿,说道:“未晚,妈知道你是在担心什么,你肯定是觉得,我们老两口,以后会给你添麻烦,今天在滕柯家的时候,妈看到你对我和你爸的态度,我的心都凉了,我是真的很……”

    我觉得佟湘是在刻意转移话题,就郑重的提醒了她一下,“明早九点,不要迟到,我这边会和医生预约,你们按时来就可以。哦对了,早上不要吃饭,鉴定结束以后,我会安排你们的早饭。”

    那头,佟湘被我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我听她不再演苦情戏,就顺势问了她一个问题,“不过,我有一件事挺好奇的,当初叶姝予,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那头,佟湘不说话,很反常的,她又一次止不住的哭泣。

    我自知,眼下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就收口道:“那行了,明天的约定不要忘了,等我们的鉴定结果出来以后,我也好正式的跟你们相认。我先挂了,有事明天见面再谈。”

    挂了电话,我心里愈加的肯定,佟湘和刘立峰,绝对是叶姝予找来的演员。

    只不过,令我好奇的是那张刚出生时候的老旧照片,那照片上的婴儿的确是我,甚至连出生时手臂上的小小淡褐色胎记,都能看得见。

    虽然那块褐色的胎印痕迹,已经随着我的年纪,慢慢消失淡化了,可那相片上的我,是很难造假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到了沙发旁,我按下了母亲的手机号码,拨过去的一刻,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我是想问问母亲,有关我小时候被收养的一些细节的,可电话一被接起,那头就响起了我母亲的欢呼声。

    “未晚啊!你哥可以离开疗养院了!我还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你哥已经得到院长的准许,可以回家了!他现在的状态真的是越来越好了,而且很多事情,他都慢慢回忆起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家一趟吧,和滕柯一起,我们一家人,一起吃个饭!”

    我应着声,心想着,这是天大的好事。

    我对着话筒说道:“妈,就今晚吧,今晚我和滕柯回家,正好,滕柯今天会把工作彻底收尾,我们也要一心一意的,去准备结婚的事情了。”

    (第二章~下一章十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