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6章 离过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

    我们抵达新选的那家医院时,叶姝予的情绪,全程低落,我们一行人下车时,她看我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把我给吃了。

    而刘亚仁呢,他很识相的闭了嘴,没再碎碎念,反正,自从我提到亚芯的名字以后,他就彻底闭嘴了。

    我们走去医院之后,滕柯打算给这里认识的人打个电话,毕竟滕柯的人脉广,有熟人,也好说话。

    可叶姝予偏不同意,还说我们是在私底下谋划着什么阴谋。

    滕柯被叶姝予逼的无奈,直接就冲她放了话:“那这件事就由你来负责,正常排队等候也没什么,我们有时间,可以等。”

    叶姝予赌着一口气,一个人走去了角落里,整整半个小时,叶姝予都在打电话做沟通,我们都不知道她在联络着什么熟人,我和滕柯等的不耐烦,就直接去挂号询问医护人员了。

    结果,等到叶姝予那边找到熟人时,我们这边也按着正常的流程排到了。

    鉴定的过程很奇葩,原本只要我和佟湘做就好,可叶姝予怂恿着他们一家人,都要跟我一起做基因鉴定。

    我什么都没说,反正这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所有的流程都结束以后,我们几个人,刚好经过了这一层的特级病房。

    病房里都是酒店级别的装修,很宽敞很亮堂,屋子里有年轻的看护,在认真的做着护理。

    刘亚仁在门口探了一眼,羡慕着说:“真好啊!如果以后我老了,也能住进这样的病房,我就死而无憾了!”

    我小声的叹了口气,当真觉得他的心理年龄太不成熟,难道他现在应该思考的,不是努力工作赚钱,然后给爸妈更好的生活吗?

    似乎,刘亚仁思考的所有问题,都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的,他压根,就不会在乎家人的感受。

    鉴定做完,我们大概需要两到三天的时间去等待结果,我们一行人离开医院时,叶姝予直接就上了自己的车。

    刘立峰和佟湘还打算往她的车子上爬,叶姝予就打开车窗厌烦的喊了一声,“诶!你们两个往哪上呢!你们要回去,就坐滕柯的车子回去!那可是你们的女婿!我能给你们送到这里,已经够不错了,你们还打算让我负责到底啊?切!”

    叶姝予极为不屑的哼了一声,随后戴上了一副黑色墨镜,她冲着我指了两下,说道:“唐未晚!你的爸妈,你就自己负责吧!咱们呢,就等着全家吃饭的那天,再见面吧!拜拜咯!”

    说完,她刻意冲着我和滕柯冷笑了一声,随后便开着车子,驶离了医院。

    车子离开以后,地面上飞了一层灰尘,我叹着气摇了摇头,感觉心里的石头,彻底落了地。

    这医院是我们抽签选出来的,所以我想,叶姝予就算是想要造假,也没那么容易。

    接下来,我们就等待结果就好了,当然,我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

    只是眼下,滕柯的一台车子,仅仅只有四个座位,根本放不下五个人。

    滕柯是打算给佟湘他们打车的,结果,刘立峰直接就打开了滕柯的车门,毫不客气的,就坐上了车。

    而刘亚仁此刻已经在滕柯的车子里了,压根就不准备下车。

    车子后面的两个座位已经坐满,当真放不下第三个人。。

    我和滕柯都很为难,而站在我面前的佟湘,不知情的就打算继续上车。

    我回头看了车子一眼,接着对佟湘说:“要不我陪你打车吧?滕柯的车子已经坐不下了。”

    佟湘往车子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这车子这么大,怎么能放不下呢!我们挤一挤就好了呀!”

    我摇着头,“后面只有两个座位,再多一个人,是会损毁车子内饰的。”

    佟湘不太理解,但还是接受的点了点头,“那行,打车走也行,我怎么都行!”

    可这时,已经坐在车子里的刘立峰忽然就冲着我们喊道:“你们赶紧上车!在外面等什么呢!婆娘她坐不下,就让她自己走回去!”

    我没理会,拉着佟湘就要单独走,可佟湘对刘立峰的话几乎是唯命是从,她直接就推开了我,说:“哎呀未晚,我出去坐公交吧!正好有直达宾馆的!我坐公交!坐公交!”

    说完,佟湘就一个人朝着医院大门口跑了过去,我没追上,她就直上了门口的那辆公车了。

    我无奈的回过头,跟滕柯对视了一眼,滕柯则揽着我的肩膀,说:“走吧,怎么走不是走。”

    我们两个上了车,后座上的刘亚仁,就一直在跟刘立峰介绍这辆车子有多酷,以及,这车子有多贵。

    刘立峰一开始还没什么反应,但是说着说着,刘立峰就冲滕柯开了口,“小子,你和丫头结婚,彩礼给了多少?”

    听到“彩礼”两个字,我都跟着紧张了一下,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谈彩礼,再说,在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彩礼这个习俗了。

    滕柯很无力的勾了勾嘴角,并没有说话。

    刘立峰不解的看着我们俩,再次开口道:“你不会连彩礼都没有吧?那你们结婚是干什么的?你这个家庭水平,起码要给个五六十万以上吧!”

    我听不下去,就回头看了一眼瘦的像个骷髅似的刘立峰,说道:“你刚用二十万把刘亚芯给卖掉了,现在又跟我丈夫提彩礼,怎么,那二十万,还不够您还债吗?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我和你,还不是父女的关系。”

    刘立峰的眼神发着狠,“你不是我女儿?你妈十月怀胎生下的你,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混账话,你是什么意思!”

    我打着终止的手势,“在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不要跟我说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您刚才说的所谓的彩礼,在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习俗,我和滕柯都是对等的,没有彩礼这个概念。”

    刘立峰“嘶”了一声,端着他浓厚的家乡口音说:“别以为你妈不在这,我就不会考虑这些事!你们不拿彩礼,那房子总归有吧!房子呢,给了几套!”

    我太过无奈的笑了两声,我当真搞不明白,他问我这些有什么意义?而且,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询问我和滕柯?

    我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和,开口说道:“没有,房子没有,车子也没有,钱更没有。”

    我微微勾着嘴角,回头看着他说:“因为我是离异过一次的,所以,我没资格要彩礼和房子,这下您明白了吗?”

    我故意用自损的方式去呛声刘立峰,好在的是,他还真就吃了我这一套。

    他在得知我离过婚的时候,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第二章~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