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7章 我回公司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能在老一辈人那里,他们觉得离过婚的这个标签,是罪不可赦的,是不堪且肮脏的。

    可在我们眼里,离婚,是对过去自我的一种否定,是对那段糟糕过往的摆脱,是勇气的驱使,是一次全新的蜕变。

    在外人眼里,他们把离婚这两个字看的很大,好似每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都不配再拥有爱,不配拥有新的人生。

    那些离过婚的人,被他们无情的打入了地狱,最有感触的是,介绍对象的时候,媒人会说,哎呀,你离过婚,这个太难找了,等我手里有离异的大龄男性,再介绍给你吧。

    或者,相亲的时候,男方会因为你离过婚,而无形中占领了压迫性的至高地位。

    久而久之,那些离异的人被动成了弱势群体,甚至就连他们自己,都被那样一种奇怪的社会风气,给洗了脑。

    我曾经,也因为“离婚”二字而愁苦过、自卑过,我认为我配不上滕柯,我认为自己是残缺的。

    可当滕柯一次次的从泥淖中将我拉起时,我才一次次的在痛苦中经历了蜕变。

    我品尝到了成长的滋味,我感受到了重生的乐趣,以及,一个女人拥有了真正的自信之后,那种无法掩盖的活力光环。

    离婚对于我来说,仅仅只是一次人生的历炼而已。

    面对刘立峰的诧异,我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而刘立峰却很厌恶的冲我小声哼了一下,嘴里喃喃道:“怪不得叶小姐说你人品有问题!我看你还真有问题!你的养父母,肯定是对你管的太松了!你才二十多岁,竟然离过婚!你这样回到县里,都能臭名远扬!”

    1

    刘立峰的言语里,一字一句,都充满了鄙视的味道,我心里虽然有点不舒服,但我深信一句话,不与傻瓜论短长。

    刘亚仁看到这一幕,就在旁边解了围,“爸,未晚姐人挺好的,要不她也不能找到滕姐夫这么好的人啊!”

    刘立峰冷然的笑了一声,“对亲生父母都不孝顺的人,能好到哪里去!”

    面对刘立峰的冷言冷语,我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反应,滕柯在把车子开到刘立峰的住处时,车一停,刘立峰就冲我开口道:“你让你妹妹没事就回家一趟!德仁的事,得让她亲自去道歉解释!我们可不管她的破事!如果德仁找她找到市里来了,我们可不会插手!”

    听他这样说,我忽然觉得,之前那二十万,其实都是他们讹诈亚芯的,毕竟是拿到了二十万,现在的态度,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好似,这二十万,彻底买断了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不过这样也好,摆脱垃圾人,亚芯才能开始她自己的新人生。

    刘立峰一下车,刘亚仁就一动不动的继续呆在车子上。

    我和滕柯都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他一眼,他却迟迟不准备下车。

    我和滕柯不理解的对视了一下,我回头开口道:“亚仁,你不下车吗?我和滕柯要回家了。”

    刘亚仁愣了一下,“你们不把我送去学校吗?我学校距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呢!”

    滕柯没说话,但他也没启动车子,显然,滕柯并不想送他。

    我继续对刘亚仁说道:“你就在这里下车吧,我和滕柯还有其他的事情。”

    话落,刘亚仁特别不情愿的下了车,那一举一动,别提有多么的被动了。

    车门一关,滕柯一个油门,就飞踩了出去,我吓了一跳,滕柯就略带火气的说道:“看来这车子,需要彻底清洗一次了。”

    我当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家滕柯,可是有小洁癖的,特别,是面对他讨厌的人,他更是会打心底的受不了!

    我笑着说:“那是不是,要用消毒液好好的洗一洗呀?”

    滕柯皱着眉头侧头看向我,说:“如果不是这车子有其他的意义,我就直接扔掉不要了。”

    我问道:“什么意义?”

    滕柯忽然就笑了笑,“我和你的很多个第一次,都是在这辆车子里。”

    我低头笑了笑,想想也是……这辆车子,也算是陪伴我们很久很久了。

    我们两个开回家时,因为我一上午都没有吃东西,滕柯就陪我在家附近的面馆,吃了一碗又辣又烫的热汤面。

    饱腹之后,我们两个把车子停在了饭店门口,然后一路走回了别墅区。

    我们两个在别墅区里溜达了好一会儿,最后才到家门口。

    只是才到家门口,我们就看到了摆放在门外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塑料袋子。

    我凑上前,发现那塑料袋子里,装的是我送给亚芯的睡衣,以及一件小衫,还有我给她的一些洗漱用品,都是整整齐齐的摆放好的。

    总之,都是她的私人物品。

    我站在家门口冲着屋内喊了一声,“亚芯?门口的东西,你是准备要做什么的?”

    亚芯忽然从二楼的楼梯口探出了头,眼前的她,脸上没有贴纱布,她的右手拿着沾了碘酒的医用棉签,看样子,她是在给自己的伤口做消毒。

    她站在楼上冲着我说:“未晚姐,我今天就准备搬去顾老板的员工宿舍!他说他那边已经给我腾出地方了!”

    我皱了皱眉,在屋子里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顾昊辰的存在。

    而隔了一会儿,我的身后,就窜出来了一个头戴七彩花环的身影。

    顾昊辰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个用鲜花做的花环,贱兮兮的站到我身后说:“怎么样,我美不?”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差点被他恶心到。

    滕柯伸手拿走了他头上的花环,仔细看了看,忽然大怒道:“你把后院的花都给摘了?”

    顾昊辰兴奋的点着头,“对啊!鲜花长出来,不就是用来摘的吗!”

    滕柯一拳就砸在了顾昊辰的脸上,“这是我妈辛辛苦苦栽种的!”

    顾昊辰定了一下神,慌张道:“我靠……我以为,是别墅区的绿化给弄的……”

    滕柯又气又恨的指着他说:“你马上给我从家里消失!”

    顾昊辰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接着,他恢复了那副贱的要死的模样,他抢回了花环,抖着一身花色的半袖和大裤衩,乱窜着说:“一会儿我就走了!我回公司住!”

    (这是今天的第三章~嘻嘻,今晚加更~加更章十一点十分发布~)

    1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