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4章 变脸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刘立峰发火的那一刻,餐桌上的奶奶着实被吓到了,而滕柯趁热打铁的就继续激将着刘立峰。

    滕柯开口道:“你们的事,我不会负责,从你们出现到今天,我也想了挺多,我决定离婚了。”

    这段话滕柯说的认真,如果不是我知道实情,我都快信以为真了。

    奶奶极度担心的冲着滕柯的说道:“大孙子,你不许说胡话!”

    滕柯摇摇头,“我在认真的解决这件事。”

    而这时,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掉入了滕柯的圈套时,刘立峰就彻底兜不住的暴露了他的烂脾气。

    刘立峰紧拧着眉头,说道:“你真的要离婚?你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滕柯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说道:“不仅离婚,我还要拿回我之前赠与唐未晚的一切,包括戒指,首饰这些东西。”

    刘立峰当即站起,大怒道:“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你!”

    滕柯冷漠的说道:“所以,今天的这顿饭,是不是就没有继续吃下去的必要了?”

    这时,原本一直不吭声的佟湘开始着急了起来,她的表情纠结着,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佟湘焦急的拉过了刘立峰的手臂,她控制着刘立峰,随后冲奶奶和叶姝予说道:“老人家啊!叶小姐!你们快劝劝滕柯啊,这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呢!他们不能离婚的啊!不能离婚啊!”

    场面混乱之时,刘亚仁也开了口,“对啊!不能离婚啊姐夫!我们全家因为找到姐姐和你,我们都非常庆幸!你现在……怎么能离婚啊?是不是我姐哪里做的不好啊?让她改啊!”

    眼下,当这乱七八糟的话语,在我耳边嗡嗡响起时,渐渐的,我看清楚了这些人的私心。

    其实他们想认的并不是我这个所谓的女儿,而是紧紧和我捆绑在一起的滕柯。

    滕柯依旧紧咬牙关,保持着他要离婚的态度,而刘立峰在情绪失控后,也就彻底放飞了自我。

    他看出了滕柯的决绝,所以,他也跟着暴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刘立峰指着滕柯,说道:“你要是敢离婚!我们就起诉你!你的家产必须分我们一半!你必须要对我们进行赔偿!”

    听了这话,我就不乐意了,我抬头看着刘立峰,说道:“为什么是你们?我结婚我离婚,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就算是争夺家产,和你们有必然联系?”

    刘立峰的脸色涨红,他脑门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起,“我们是你的亲生父母!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我笑了笑,“那如果我告诉你,我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务,那你们也要帮我偿还吗?”

    说完,刘立峰不说话,佟湘也不说话,刘亚仁,也不说话。

    我本来,没打算把事情闹到这一步的,但是,光让滕柯一个人孤军奋战,有点太心疼他,那还不如,我来帮他锦上添花。

    当我胡编乱造的,说我在外面还有债务之后,他们都傻眼了。

    而我觉得这还不够,就继续编了下去。

    我认真而绝望的看着他们说道:“我欠了债,而且是以我个人名义欠的,大概有三百多万,前两天高利贷的人还来找过我,这件事滕柯不知道,我也没打算让他知道。”

    这时,刘立峰恶狠狠的冲我说道,“你真是疯了你!欠高利贷这种事你都做的出来!怪不等滕柯要和你离婚,你……你简直是给我们刘家人丢脸!”

    我继续说道:“我们不是一家人吗?你刚刚不是还说,我们是一家人么!”

    刘立峰抬手就打掉了桌面上的瓷碗,“我没有你这种女儿!”

    我想,这刘立峰,应该是个变脸怪吧,明明前一秒,还说和我相认有多么的不容易,这会儿,就彻底改口了。

    我就静默的看着他们接下来还能玩出什么花样,而叶姝予忽然就有些慌张的走到了刘立峰的身后,她用力的压制着刘立峰的肩膀,让他平稳情绪,赶紧坐下。

    随后,叶姝予看着滕柯说道:“你是认真的?你真的要和唐未晚离婚?”

    叶姝予在说这话时候,她的眼神里,是有兴奋的情绪在里面的,不过她也是半信半疑。

    我能感觉得到,她在幸灾乐祸,而想必,其他人也能感觉的到。

    滕柯顺着叶姝予的话就平静的说了下去,“对,离婚。”

    叶姝予忍不住的就微微挑动了一下嘴角,而这时,奶奶就快挺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

    我想上前去照看一下奶奶,可突然,刘立峰又一次坐不住的冲滕柯吼了过去,“想离婚就给我赔偿!你的家产,必须分我们一半!”

    其实在这之前,我有想过刘立峰会狮子大开口,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无理的开口。

    滕柯继续端着他冷静的脸色,冲刘立峰说道:“为什么要分给你们家产?是要用来给唐未晚还债吗?”

    刘立峰的情绪激动的不能克制,他吐沫星子满天飞的吼道:“欠债是她自己的事!让你赔偿我们,是天经地义!唐未晚的命是我给她的!你赔偿我们钱,也是应该!你结婚的彩礼都没给我,现在要离婚,就必须赔偿!”

    当我们在坐的所有人,都看清楚刘立峰的贪婪私心之后,我想,现在应该没有人,再认为刘立峰是好人了。

    而滕柯呢,他有条不紊的规整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衣领,随后,从座位里站起了身。

    滕柯拿着座位上的牛皮纸袋,面色平静的走到了奶奶的身旁,他把纸袋放到了奶奶的手中,随后冲着在坐的人开口道:“所以,该试探的也试探过了,那现在,是不是就可以不用演戏了?”

    滕柯的话说完,他就把视线落到了叶姝予的身上,刻意反问了一嘴,“你说对吗,叶小姐?”

    顷刻,叶姝予定了神,她没理解滕柯的这番举动是什么意思,她心虚的开口道:“你说什么呢?你刚才不是说,你要离婚么?”

    滕柯轻蔑的看着她的脸,一字一句道:“难道你看不出,刚刚是在演戏?”

    叶姝予皱了一下眉,表情扭曲,“你……什么意思?”

    而这时,奶奶已经打开了手中的牛皮纸袋,当里面的亲子鉴定结果出现的时候,奶奶一边抖着手臂,一边拉着叶姝予说道:“孩子啊……为什么这份鉴定上,显示的结果是没有血缘关系?”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