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89章 我不会和你结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89章 我不会和你结婚

    当我们听到,梁琴钰的那段自述时,我和滕柯就明白,滕建仁是打算和梁琴钰再婚的。

    而滕建仁在面临双面夹击的境地之时,他则开始情绪不稳,他来回反复的思索着,神态里的纠结,表明他彻底乱了阵脚。

    最后,他冲着滕柯开口道:“在法律程序上! 你母亲根本没资格分到我这么多的家产! 她和我的公司,没有任何的必然联系!

    滕柯丝毫没有不安的点了点头,“没错,所以说的难听些,我是在威胁您,我是在用我自己作为交换条件,只要您把股份交给母亲,我就即刻回到滕风,否则,滕风今后,与我没有半点的关系。

    滕柯明确的把他的“威胁”讲出了口,而眼前的滕建仁,就更是不知所措了。

    滕建仁的脸色憋的铁青,而这时,梁琴钰彻底的绷不住了,她扯着滕建仁说道:“你倒是拒绝他啊! 难道你真打算同意他提出的条件? 你疯了吗? 他是在给你下套啊! 他拿了股份,又掌管了公司,你呢,你什么都得不到!”

    梁琴钰的这番话说的倒是没错,不过她一说完,滕柯就淡淡的冲着她问了一句,“所以,如果我的父亲什么都没有了,您还会选择和他结婚么?

    话落,梁琴钰呆住了,她不说话,滕建仁就忽然用力的推开了梁琴钰。

    滕建仁下定决心的看着滕柯说道:“我手里的股份,最多只能给你母亲三成! 我是不会放弃滕风的!

    滕柯还没开口说话,梁琴钰就冲着滕建仁大吼了起来,“三成的股份? 凭什么给她这么多? 凭什么! 我和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图过你什么吗!

    滕建仁无视梁琴钰的胡闹,继续看着滕柯说道:“我名下股份的百分之三十给陈敏蓉,然后你回到滕风,扶持你的弟弟。”

    滕柯想都没想就摇了头,他冷着脸,更冷着声音说道:“傅伟伦在不在公司与否,我并不关心,总之,您名下股份的八您应该

    成,都必须交给母亲。否则,我会对滕风作出什么事,会猜得到。”

    滕建仁大怒,“你合同上写的没有那么多!

    滕柯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口,他的动作缓慢而认真,嘴边说道:“我反悔了,现在多给您一分,我都觉得是一种浪费。”

    眼前,当他们父子俩的关系彻底破碎的一刻,沉默了好久的陈敏蓉,终于开了口,她态度冷淡的对滕建仁说道:“儿子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如果你不同意离婚,那你也别妄想儿子会去集团帮你! 更别以为,儿子会扶持你的什么私生子! 这么多年,我被你控制了我的人生,我认了! 但是你不能控制儿子的人生! 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气氛变的尴尬之时,滕建仁的态势,变的更艰难了。

    而滕柯直接拿出了他的杀手锏,他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张类似邀请函的东西,他将邀请函放在了滕建仁的面前,说道:“这是公司上周发给我的邀请函,他们公司,会在明天上午召开内部会议,针对的,是最新产品的商讨和招商。您也知道,这几年滕风的最大经济来源是来自哪里,如果没有,公司会损失多少的效益,您应该清楚。而这份邀请函,他没有发给滕风的任何一个人,只发给了我。

    话说到这里,滕建仁的表情,已经彻底慌了。

    滕柯趁热打铁的说道:“签了字,今天您和母亲的婚姻关系就会解除,而我明天,也会以滕风集团的名义,去参加的内部会议。否则,我会以个人公司的名义,来拿下这次的合作机会。

    滕柯把话说的直白,而滕建仁的脸,都吓白了。

    可见,滕柯手里的这个把柄,对滕建仁来说,有多么的致命。

    所以我想,在情人和滕风集团之间,滕建仁还是会偏向后者的。

    滕柯低头看了看腕表,开口道:“时间不多了,如果拖到他们午休的时间,我可能,就没办法这么有耐心的继续跟您消耗了。

    滕柯给滕建仁下了最后通牒,而终于,滕建仁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心理挣扎之后,他微微的点了头。

    没错,我们都没有看错,他在点头,他在默许这次的交易。

    而终于,梁琴钰在憋了太久之后,她彻底发了疯。

    梁琴钰用力的拉扯着滕建仁的手臂,尖声道:“你妥协了?

    你自己的公司,你竟然要拱手让给别人? 滕建仁你傻了吗? 那是滕风集团啊! 你给了你的前妻? 你是糊涂了吗! 你自己的公”

    司啊,你为什么要给她! 凭什么!

    我想,梁琴钰应该并不知道,现在的滕建仁,早就不是当年那个肯埋头做生意的滕建仁了。

    当年如果不是滕柯开始接手集团,想必,这滕风,也早就破产,或者是不复存在了。

    滕柯在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涉足父亲的家业,虽然他人在美国,但很多的生意机会,都是他在美国那边,借着便利的信息优势,一点点延伸回来的。

    所以,滕风大概有十年左右的时间,是在滕柯的管理下,才慢慢壮大的。

    而滕建仁的那些老套路和老人脉,早就不实用了。

    滕建仁默许的一刻,滕柯指了指民政局内的办公大厅方向,说道:“我有联络熟人来办理这件事,您进去把字签了就好,这样,您和母亲的离婚手续,也就都结束了。”

    滕建仁一脸绝望的作势就要往办公大厅的方向走,而这时,梁琴钰死死的拉着滕建仁的手臂,嘶吼道:“不行! 这婚不能离!

    说着,她就开始使用蛮力,在滕建仁的身上翻找东西。

    滕建仁用力的甩了她一把,喊道:“你干什么你!”

    梁琴钰喊道:“你把我的身份证和户口本还给我! 如果你今天真的净身出户了,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看来,这滕建仁和梁琴钰,是打算在离婚之后,直接结婚的。

    可惜,他们万万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