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2章 那你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92章 那你呢

    陈敏蓉的病情被确诊,滕柯就将她转去了私人医院,而这

    一天,他都把时间,用在了陈敏蓉的身上,他完全忘记,他和

    滕建仁的约定,下午要去公司处理公务。

    临近下午六七点钟的时候,滕建仁给滕柯打来了电话,电

    他责怪滕柯没有信守承

    话一接通,滕建仁就发泄了他的不满,

    诺,说滕柯太不把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滕柯并没有告知滕建仁,陈敏蓉已经身患癌症的事情,而

    是委派我,去滕风集团帮他把剩下的一些公务处理完毕,他可

    以在医院这边视频操控。

    车 开 的一

    我出了医院以后,直接就开车去了集团大楼,

    路,天色越来越黑,抵达集团以后,员工正陆陆续续的打卡下

    班。

    我一路快速的坐上了电梯,抵达办公大厅一层之后,令我

    诧异的一幕,赫然浮现在我的眼前。

    办公大厅里的员工都在,没有一个人下班,但不出意外

    的,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沉沉的疲惫感。

    看样子,他们已经连续加班很多天了。

    走去办公室的路上,熟悉的几个员工都对我的到来表示惊

    讶,而问过我才知道,最近的这一个月,滕建仁为了维稳公司

    的业绩,授权傅伟伦接手了很多不必要并且没价值的合作,可

    悲的是,不仅业绩没上去,还搞垮了公司的这一批员工。

    我走去滕柯的办公室时,秘书帮我开了门,一进屋,屋子

    里就飘出了好闻的花香味,我刚要好奇,身后的女秘书就温柔

    的开口道:“唐小姐,您能来公司,是不是代表,滕总要回来

    了? 他的办公室,我们秘书长有令,每天都要进行打扫,秘书

    长说了,滕总总会回来的。”

    听了秘书的话,我才知道,原来滕柯在公司员工的心中,

    竟如此的有威望。

    我转过头,冲她点了点头,说道:“嗯,滕柯要回公司了,

    预计你们以后的工作,要恢复正常了。”

    突然,秘书就转身冲着行政大厅里的人大喊了一声:“好消

    息! 滕总要回集团了! 滕总要回集团了!

    而此刻,办公大厅里忽然就如同狂欢那般,所有坐在位置

    里的员工都开始拍掌叫好。

    我急忙把这一幕拍下来,发给了滕柯,虽然他在医院很

    忙,但他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开心的。

    正式进入工作状态以后,秘书把需要处理的文件,都拿到

    了办公桌上,我一样样的过目,然后一样样的跟滕柯做请示。

    不出意料的,滕柯把很多进展到半路的小项目全部腰斩,

    他说无所谓赔偿多少,没意义的项目他是不会做的,不过,他

    会通过私人关系,把剩下的项目工作,外包出去。

    姜还是老的辣,不论等待我们处理的事情有多棘手,滕柯

    都能游刃有余的处理好。

    很多大事情被处理好之后,我带着秘书去了会议室,准备

    筹备明天的商业会议。

    滕柯把所有的细节都交代给了我,我只负责实施就好。

    我们两人在走去会议室以后,秘书在台前打开了投影仪和

    电脑,我用笔记本电脑完善着最后的ppt文件。

    只是这时,会议室里的照明灯光,忽然就开始忽明忽暗的

    我顺着灯光的开关方向看了过去。

    来回闪烁,

    意外的,我看到了拎着外卖盒子,站在会议室门口的傅伟

    伦。

    今天的傅伟伦没有穿西服,也没有穿很潮的把妹装,他简

    简单单的,只穿了一件浅蓝色牛仔裤,上身则是一件纯白的帽

    衫卫衣。

    他的发型很慵懒,不像以前,总是把短短的刘海儿向后

    梳,今天的他,头发洗的干净而蓬松,中分的刘海,自然的垂

    在两侧浓眉的上方。

    他的脸型在刘海的印衬下显得很小,他看向我的时候,眼

    神略显迷离。

    莫名间,我觉得他更像一个大学生,高高的身子颓散的倚

    靠在门口,好看的五指按在开关处,不怀好意的来回按上按

    下。

    我承认,如果我现在是一个年少无知的少女,我肯定会对

    这样的男人动心。

    只可惜,我已经过了那个春心萌动的年纪。

    想必,公司里一定有很多,对傅伟伦动心的小女生吧。

    他站在门口的一刻,我笑着对他说道:“原来你也在公司,

    我也刚来没多久,但是没有注意到你。

    我清脆的开了口,傅伟伦就靠着门框停顿了两秒,随后站

    直了身,他的手里拎着外卖盒子,而我有留意到,他的右手食

    指上,戴了一个银色的男士戒指,还挺惹眼。

    他朝着我走过来的时候,此时,正在台前处理投影仪的女

    秘书,眼睛都看直了,她对着傅伟伦的背影发呆,眼珠子都快

    望出来了。

    傅伟伦在我的身边坐下,他将手里的外卖盒子放到我的面

    前,随意道:“我也不知道你来了,我刚出去散了散心,顺便买

    ,

    了炸鸡,喜欢吃吗? 喜欢就给你。

    我看了他一眼,随后一边对着电脑打字,一边说:“不必,

    我不是很喜欢油炸食品。”

    忽然,傅伟伦就小幅度的趴在了桌面上,他的两只手交叠

    的搭在桌面上,他的额头靠在手臂上,侧头看着我说:“你怎么

    来了? 滕柯让的? 他要回公司了么?”

    我应着声,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屏幕,“嗯,他要回公

    司了,

    今天我是帮他来这里救急的。不过我今天来了才知

    道,如果滕柯再不涉手公司的事

    我转头郑重的看着他说:“公司就要被你玩坏了!”

    忽然,傅伟伦爽朗的笑了笑,他故意冲着我眯了眯眼,单

    手拄着额头,侧头看着我说:“他早该回来了,我在这里,不过

    是应付事而已,我每天最多的任务,就是来这里迷惑员工,给”

    她们养眼,然后让我那个不懂事的父亲,安安心。

    我随意的问道:“那你自己的事情呢? 你的酒馆呢? 你都不

    管了吗?”

    傅伟伦笑了一下,“做,但我不像滕柯,事情忙,

    而且复”

    杂,我的事情少,我兼顾的过来。

    说着,他就故意朝着我靠近了一点,问道:“所以,你以后

    也要来这里办公么? 给滕柯当助理?”

    我自觉的向着一边挪了一挪,说道:“我不一定,但滕柯肯”

    定是要回来的,毕竟,滕柯的母亲已经和你父亲离婚了。

    话说到这里,傅伟伦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不过,这个消息

    并没有太过吸引他的注意,他咋舌道:“早晚的事,我对那些不

    感兴趣。

    他胡乱的抓了抓自己额前的碎发,继续在我耳边碎碎念

    道:“我今天没做发型,是不是不够迷人了? 相比来讲,

    还是以

    前的浪子形象,更让人痴迷,你说是吗?”

    听他这样说,我忍不住的笑了一下,我抬头看了一眼台前

    正犯花痴的女秘书,随后冲他说道:“你没看到,员工都已经被

    你迷的神魂颠倒了吗?”

    忽然,傅伟伦挪着椅子,就又朝我靠近了一点,小声问

    道:“那你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