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5章 亏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595章 亏损

    看到滕柯很认真的询问我,他昨晚说了什么梦话,我就故作姿态的思考了一会儿。

    我一边在他的面包片上抹着黄油,一边有模有样的说:“你说你要给我买十个古驰的包包,十个香奈儿的耳环,十双cl”

    的红底鞋,还说,让我每天混吃等死,坐享荣华富贵!

    说着,我就极为享受的笑出了声,“这些都是你说的,你要说到做到啊! 梦话也算数的!”

    突然,滕柯就做出了一个干呕的动作,接着,他板直的坐起了身,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拒绝养猪!’

    我刚要反驳他,这时,刚从楼上跑到餐厅里,正吃力于使劲爬椅子的滕小川,就奶声奶气的开了口,“爸爸,你昨晚真的说梦话了,我在我的房间里,都听到了!

    滕柯信以为真,不可思议的说道:“你都听到了?

    滕小川一条腿搭在凳子上,另一条腿悬空在下面,他努力的向上一爬,开口道:“你说,你要给我买十个大汽车玩具,还要带我去阁楼酒吧看漂亮姐姐,还准许我十个月不上课!

    我憋不住的笑出了声,滕柯就伸手弹了一下滕小川的脑门,教训道:“我看你这是自己说的梦话!”

    滕小川爬上了椅子,揉了揉额头说:“我这是在为我自己争取财产!

    我忍不住的问道:“财产? 小川为什么要争取财产呀?

    滕小川眨了眨眼,他的视线在我的肚子上游走了一圈,说:“晚晚妈妈,我的同学说,爸爸和你结婚了,你们就会有新的小弟弟和小妹妹,到时候,我的玩具和我的零食,都是要分给他们的。

    滕小川伸手就抓过了盘子里的煎鸡蛋,“所以,我要在弟弟妹妹出生之前,赶紧把自己的小金库给积累起来,你说对吗?”

    我和滕柯不能控制的笑出了声,滕柯则扒拉着滕小川的脑袋说:“以后你弟弟妹妹的玩具和零食,都要你赚钱去买! 你的弟弟妹妹,你来负责! 我们不管!’

    当即,滕小川就傻了眼,他张大嘴,流着黄心的煎鸡蛋就顺着他的下巴淌了下去,“爸爸! 别家的弟弟妹妹,都是爸爸妈妈养的! 为什么我们家的,就要我来养? 我没有奶可以喂他们啊!”

    滕柯很认真很严肃的摇着头,“他们是你的弟弟妹妹,你不养,他们就要饿死了。”

    信以为真的滕小川,一脸绝望的趴在了桌子上,他咀嚼了两下嘴巴里的食物,重重的叹着气说道:“看来我要把我的玩具都卖掉,用来养弟弟妹妹了

    这无厘头的一个清晨结束以后,魏管家开车送滕小川去了学校,而我开车带着滕柯,去了滕风集团。

    今天是滕柯回到滕风的第一天,想必,滕柯心里,也是带着小波澜的。

    路上,滕柯一直在处理手中的文件,据我所知,他现在自己也开了一家公司,所以,现在的滕柯,基本上是两边跑。

    下车进了办公大楼,身旁路过的员工们,纷纷带着一副惊讶的神情,不过惊讶之余,他们都在庆幸,庆幸滕柯能够重新回归集团。

    我们俩人去了十五层的行政大厅以后,大厅里的员工都很反常,他们各个精神抖擞的站立在自己的岗位上,场面很是庄重。

    当滕柯出现在大厅门口时,他们齐刷刷的冲着滕柯鞠躬,随后,一声“欢迎滕总回家”响彻在整个大厅内。

    我没办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是怎样,除了激动,应该就

    是感谢了。

    虽然,滕柯他全程保持着面无表情的冰山脸,但我知道,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感激的。

    我们两个进了办公室以后,房门一关,滕柯就偷偷的抿嘴笑嘻嘻的说道:“欢迎我们的滕总回

    笑了一下,我绕到他身旁,

    家!

    滕柯侧头看了看我,轻轻的在我的脑门上叩了一个吻,说道:“帮我整理一下材料,一会直接去会议室开会!

    说完,他提醒道:“对了,看一眼隔壁的傅伟伦来了没有,我有一些合同细节要问他。”

    我起身就走出了办公室,只不过刚站到傅伟伦的办公室门口,我就听到,屋子里传出的交谈声。

    有些激烈,但并没有傅伟伦的声音,好似是滕建仁和梁琴钰。

    我试探的敲了敲门,可里面并没有人喊进,隔了一小会儿,门忽然就开了,开门的人是傅伟伦,但屋子里坐的,是滕建仁和梁琴钰。

    梁琴钰的脸色很差,看样子,她应该刚和滕建仁吵完。

    我冲着屋子里的滕建仁鞠了一躬,随后跟身旁的傅伟伦说道:“滕柯让你去一趟,说是商量合同的事情。

    今天的傅伟伦,还算正式的穿了一身浅蓝色西装,但浅蓝色西装怎么都有点夸张了。

    傅伟伦随意的就冲屋子里喊了一句,“我去隔壁! 滕柯找我!

    而这时,沙发上的滕建仁忽然就站起了身,“我也去!

    滕建仁气势汹汹的走出来时,梁琴钰紧随其后的就跟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焦急什么,但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我带着他们三个人,一起走进了滕柯的办公室。

    而滕柯看到这庞大的队伍以后,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滕柯没有开口说话,站在我身后的梁琴钰,就两步走到了滕柯的办公桌前,开口质问道:“你逼迫你爸和你母亲离婚,现在股份都让你们拿走了,那我们伟伦怎么办? 你可以不认我,你也可以讨厌我,但伟伦有他自己的职业规划,他以后,可是要在公司里好好发展的!”

    面对梁琴钰的凶戾质问,滕柯直接就仰靠在了老板椅内,他冷然的看着梁琴钰说道:“我对你无感,我对傅伟伦也无感,但如果你真要跟我计较这些

    滕柯伸手就从桌面上,拿起了一摞文件,甩到了梁琴钰的面前,继续说道:“你先把最近一个月的公司亏损,补偿到财政部门,这上面的所有亏损,都是傅伟伦在职期间产生的,你把”

    这笔账算清楚,我们再谈其他的。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么么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