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6章 没那么生气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梁琴钰开口就跟滕柯理论股份一事之时,滕柯直接就甩出了最近一段时间的账面亏损。

    账面上显示的亏损,的确就是傅伟伦在职期间产生的,这毋庸置疑。

    而梁琴钰企图用傅伟伦刚入职为理由,来搪塞滕柯的问责,滕柯就直接回怼了过去。

    滕柯从抽屉里拿出了滕建仁和陈敏蓉的离婚协议复印件,他推到梁琴钰的面前,郑重的说道:“多余的话,你不用和我说,纸面上是怎么分配的股份,我就会怎么执行,人情牌在我这里不奏效,如果傅伟伦想要在公司里好好发展,那我自然欢迎,但持续的亏损, 我就会想对策了。”

    这“对策”两个字一说完,梁琴钰就紧张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对策?伟伦他不过是刚入职而已,他对公司的很多事情都不懂,你想什么对策?你想把他赶出公司?”

    滕柯漠然的摇了摇头,“没人要赶他走,你不需要这么紧张。”

    这时,傅伟伦自觉的走到了梁琴钰的身旁,傅伟伦很是无所谓的揽过了梁琴钰的肩膀,说道:“妈,你太紧张了,一份工作而已,再说,股份的事,不是已经确定下来了么!”

    说完,傅伟伦就看着滕柯说道:“所以,你叫我来这屋,是想问我什么?那我回答完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再来公司上班了?反正,你也回来了。”

    听了这话,滕柯还没开口,梁琴钰就激动的回过了身,瞪着傅伟伦说道:“说什么胡话呢你!你凭什么离开公司!你是滕家的一份子!你是你爸的亲生儿子!”

    傅伟伦无谓的撅了撅嘴,随后转身就坐进了沙发里,梁琴钰还想继续跟滕柯理论两句,但滕柯已然没了兴趣。

    滕柯抬头看着梁琴钰,说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出去了,我们还有公事要谈。”

    梁琴钰的脸色笃定了一番,接着,她认真的冲着滕柯,以及滕建仁说道:“好,既然你们都这么针对我和我儿子,那我今天就宣布,我要替我儿子打理公司的事,从现在开始,我来打理我儿子的那份工作!”

    可见,梁琴钰为了守住自己想要的那份财产,真的是拼尽了全力。

    滕建仁觉得她是在意气用事,就沉着语气怒吼道:“你说什么呢你!你一个女人,你掺合什么!”

    梁琴钰指着滕建仁就喊了过去,“你不为我们的儿子争取属于他的股份,那就只能我自己来争取!我绝对不可能, 让我儿子什么都得不到!滕建仁,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如果你为了你的前妻,而让我和伟伦吃苦受罪,我和你就彻底结束!”

    所以,我始终都想不明白,梁琴钰她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滕建仁的面前撒泼了,滕建仁对她却还是不离不弃,而与之相反的陈敏蓉,却在饱受风霜之后,生病入了院。

    这其中的公平与否,已经不是一句话能解释的了。

    说罢,梁琴钰就把包砸在了滕柯的桌子上,说道:“一会儿不是有两个会议么,我都要参加,从今天开始,我替我儿子,在这里办公!”

    梁琴钰的话说完,滕建仁就苦着脸,一副毫无办法的样子,萎靡无措的坐在沙发里,而傅伟伦全程的轻松脸,他低着头玩手机,根本不在乎眼前发生了什么。

    我以为,梁琴钰把话全都交代出来以后,她就可以暂停她的无理取闹了,可谁知,我们谁都没说话的一刻,梁琴钰忽然就冲着滕柯开了炮火。

    而且,这炮火,完全震惊了我和滕柯。

    梁琴钰稳定了一下情绪,随后既是嘲讽,又是落井下石的说道:“滕柯,我听说,你母亲生病住院了,是么?而且,刚转去私人医院……”

    听到这里,我和滕柯都紧张了一下,而我也是忽然才察觉,我们之前忘记拜托医生,帮我们做好保密工作了。

    滕柯选的那家私人医院,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一家,而那家医院,招待的也都是一些名门权贵,所以……消息流通的,肯定也迅速。

    但没想到,会这么迅速,竟然第二天就传到了梁琴钰的耳朵里。

    滕柯惊诧之时,梁琴钰就诡笑着开口道:“也难为你在这么特殊的时刻,来处理集团的事务,可见,你对集团的工作,是真的很用心!陈敏蓉的病情都那么严重了,你还有时间,来集团上班。”

    意料中的,这一段话,当即就吸引了滕建仁的注意,滕建仁站到了梁琴钰的身旁,一把拉过她的手臂,说道;“你说什么呢!”

    梁琴钰不为所动的看着滕柯,继续道:“乳腺癌这种病,对女人来说,可真是一辈子的创伤。你母亲那么大岁数了,如果想治疗,应该也只能切除了吧?我真是挺心疼她的,老老实实的过了一辈子,最后还要遭这种罪,你这个当儿子的也是不容易,一边医院一边公司的两头跑,真是辛苦你了!”

    当这充满挑衅的话语一说完,滕柯的脾气,显然是掩盖不住了。

    滕柯的右手在桌面上握紧了拳头,他的脸色越来越绷不住,我察觉他是要发火了,可是在这种场合,他发火,可能有些不太合适。

    我直接走到了梁琴钰的身旁,开口道:“谢谢你这个时候还在关心婆婆的事,不过,婆婆的病情现在还算稳定,所以,滕柯才有时间,来公司处理事务!而且,婆婆的心情也没有因为生病,而受到什么影响。”

    我温和的冲她笑了笑,“反倒是您,您的岁数也不小了,这个年纪,正是面临绝经和妇科病的关键时期,您可别因为股份的事,而上太大的火,婆婆她以前就是操心太多,所以才生病的,您啊,也要预防着才是。”

    我这充满暗讽的话一说完,梁琴钰看向我的眼神,即刻就喷了火。

    我就是故意要说那些难听的话,我就是想警告她,不要总是欺负老实人!

    虽然我的话有些不礼貌,但好在的是,办公桌里的滕柯,没那么生气了。

    (今天的第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