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02章 烟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02章 烟头

    相逢的一刻,感性的情绪总是不受控制,而大嫂和我拥抱的那一瞬间,我也就彻底的绷不住了。

    眼泪止不住的流,像个傻孩子一样。

    亚芯全程呆楞的站在我和大嫂的旁侧,她不理解,也无法毕竟,她没有见证过我们之前走过的那些路,她也不清理解,

    楚,大嫂从来了这座城市以后,到底经历了多少,非人的折磨。

    我想,从今天这一刻开始,我要重新认识站在我面前的这个蒋勤了,虽然,她走的这条路,并没办法让我认同,但既然她选择了,并且做了,那我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沉默。

    她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胆量,所以我想,她也做好了一切最坏的准备。

    我不想当那个自命清高的劝慰者,或许她的职业多多少少的让人不能接受,但她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就不应该,再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待我们的情绪重新恢复平静之时,亚芯在旁边,小心的开”

    了口,“你们识? 未晚姐,你叫蒋勤姐为嫂?

    我放松的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嗯,蒋勤是我的大嫂。”

    亚芯无法理解的看着我们两个,而大嫂则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说:“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今天看到预约单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来。所以我想着,今天和你见一面,正好我也刚出院,现在的这张脸,也勉强能看

    其实这一刻,我是想询问她,她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而她又是凭借着什么,突破了自己,做了这个行业。

    但话到嘴边,我犹豫了,因为,我联想到了更重要的一件事。

    秦铭就在我们的隔壁,而大嫂对秦铭,是有着恨意的。

    我的心七上八下之时,小包间的门口,走进来了滕柯的身影,滕柯的手里握着一杯香槟酒,看着我说:“未晚,有件事要麻烦你。”

    我急忙起了身,滕柯就把自己的钱包递给了我,“帮我去药店买解酒药,有两位老总已经喝高了,然后再让服务生送一些开水进来。”

    我点了点头,而后,滕柯就留意到了大嫂的存在,只不过,滕柯并没有认出大嫂。

    随后,滕柯就走出了小包间,重新回到了他们那屋。

    说道:“看来,你老公没有认

    滕柯一走,大嫂就耸了耸肩,

    出我。”

    大嫂的这个耸肩小动作,忽然就让我觉得,她的改变真的很大,以前的她,可从来不会做这种小动作的。

    我生涩的笑了一下,说:“我要去楼下的药店一趟,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

    大嫂应着声,“一起吧! 我陪你! 这里的路况你可能也不熟悉!

    我们三个女人走出大楼以后,大嫂因为穿的少,就一直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两条手臂,

    她瘦了很多,虽然不算特别好的

    那种身材,但她照比以前,真的瘦了太多。

    可能是因为抽了脂的缘故吧,她的腰型出来了,只不过,有一些松软,还需要时间恢复。

    大嫂带着我走去了药店的方向,边走边温柔的说道:“能在这见到你,我真的太开心了,前段时间我住院的时候,一直没有人陪我说话聊天,我都是那么硬生生的挺过来的。

    大嫂笑着回过了头,只不过,她的眼睛刚刚做了全切手术,所以笑起来,眼睛有些发贼。

    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嘴,“大你以后,就打算在这里工作了吗? 是谁介绍你来的? 又是谁让你去整容的?

    话问到这里,大嫂没了声音,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闷着头,踩着高跟鞋,继续往药店的方向走。

    她似乎还不太习惯穿高跟鞋,走路的背影,有些摇晃。

    她不回答,我也就没有继续往下问,我和亚芯跟着大嫂去“蒋勤

    了药店之后,我在台前买药,亚芯就冲着大嫂问了过去,姐,你上次和我说,你有工作岗位可以提供给我,我今天刚辞职,那我可不可以和你一样,在店里卖酒?”

    听到这话,我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我回过头,大嫂刚好也留意到了我的眼神。

    大嫂想了一下,并没有回答亚芯的问题,而是转头冲我说道:“未晚,

    亚芯是你的什么人? 亲戚吗?”

    亚芯刚要解释,我就急忙开了口,“嗯,是我的妹妹,是亲戚。

    说完这话,亚芯纳闷了一下,但我的用意是,我并不希望,大嫂把亚芯带到这种场合。

    虽然这种地方来钱很快,但亚芯还小,她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不需要经历这样的过程。

    我没有贬低大嫂的意思,但我希望,大嫂能从我的话里,听出我的用意。

    而好在,大嫂在得知亚芯是我的妹妹之后,她直接就拒绝了亚芯,“你刚辞职,就去找别的工作吧,我这里应该不适合你,我这里很辛苦的,卖酒也不是什么容易的工作现在大

    听到大嫂这样回答,我安心的冲她笑了笑,

    只是,

    嫂的模样,我还不是很能适应,总觉得,我是在和一副假皮囊说话。

    明明她就是一个很老实很本分的居家女人,可现在的装扮,却露骨的让我无法接受。

    亚芯不解的冲大嫂问道:“可是你之前和我说,卖酒的工作不怎么辛苦的,而且你也答应我,会帮我

    我看亚芯是钻进牛角尖了,就一把拉住了她,说:“工作这事,我帮你找,你就别麻烦蒋勤了,蒋勤也刚来不久,她还没在这里做熟,等她做熟了,你再打听这里的工作。”

    我想,亚芯她是从乡下来的,所以对于一些大场合的灰色地带,她并不懂。

    她可能以为,卖酒,就是单纯的卖酒,只要吆喝两句,就可以了。

    大嫂见我这样说,她也就没再开口。

    只是当药品买好,我们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大嫂因为高跟鞋的鞋跟太细,险些跌倒。

    而也就是她站不稳的那一瞬间,我无意发现,她的大腿靠近根部的位置,有一个很明显的烫伤。

    烫伤的地方,只有一小块,像是烟头烫伤的那般。

    (今天的加更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感谢亲爱的们打赏~晚安~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