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8章 挑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梁琴钰在陈敏蓉的面前开口说,她同意了滕建仁的求婚以后,病床上的陈敏蓉,脸色渐渐变得惨白。

    明明此刻正是陈敏蓉要被推进手术室的时间,可梁琴钰非要在这个关键时期,来刺激陈敏蓉。

    当我听到这句挑衅的时候,我压不住心里的怒火,两步就站到了梁琴钰的面前。我是女人,可能滕柯和滕建仁体会不到这句话到底有多伤人,即便滕建仁和陈敏蓉已经离婚了,可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我明白陈敏蓉过往那些年深爱时的感觉,明明那些幸福原本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可突然间,出现了另一个人横刀夺爱,打破了她所有引以为傲的安全感。

    这是不共戴天之仇,这种憎恨,没办法让人释怀。

    我站到了梁琴钰的面前,死死的盯着她说:“我理解你想来挑衅的心情,毕竟你是靠着偷鸡摸狗这种勾当,才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但你也别以为,我婆婆是好欺负的!婆婆和公公离婚,只能证明她想要追求另外一种生活,而不是你自以为的投降认输!别忘了,就算你真的和公公结婚了,你也证明不了什么!你拿不到滕风集团的一分钱,就像你那天在集团说的那样,你觉得不公平,可实际上,你没有任何资格!”

    我带着满腔的怒火说完这些话,梁琴钰就彻底愣住了,就连滕建仁,也都傻了眼。

    可能在场的他们几人都没想到,我会突然间,脱口而出这样的话。

    我觉得我没错,而且我有必要说出口。

    梁琴钰看着我的眼神愈加的愤恨,我甚至感觉的到,她已经做好了跟我撕破脸的准备。

    我就安静的站在她面前,而突然间,她指着我,就扯开了嗓子,大吼道:“资格?你跟我论资格?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

    我就料到她会这样指责我,所以,我早就想好了应对的答复。

    我抿着嘴角,微笑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好,你不是问我是谁吗?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滕柯的妻子,我是唐未晚!我比你更早的,成为了滕家的一份子!你看不上我没关系,但现在,我是以滕柯妻子的身份,在和你说话!你没有资格这么评价我的婆婆,你也没有资格来这里找她的麻烦!如果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让我的婆婆受到了一丁点的伤害,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发誓,我对梁琴钰说的这些话,是我这辈子,说的最铿锵有力的话,因为我真的太痛恨小三了,我经历过被小三伤害的日子,而那些日子着实让人刻骨铭心,让人没办法愈合。

    我的话落地之时,在场的所有人同时安静了好些时候,大概,滕柯他也没想到,我会这样说。

    这时,推病床的护士催促道:“你们别吵了行吗?病患要手术了,你们让开吧!”

    我们这些人齐刷刷的让开了一条路,而忽然间,陈敏蓉就伸手扯住了我的手腕,她关心的看着我,叮嘱道:“别和她吵,像你说的,我根本就不在意她!你不要为了我的事情生气!”

    我点了头,陈敏蓉就侧头看着滕柯说:“保护好我的儿媳妇!”

    滕柯安慰的应了声,随后握了握陈敏蓉的手腕,陈敏蓉就被护士们给推走了。

    我们眼看着她进了手术室,而身后,梁琴钰似乎很没底气的冷笑了一声,“可以啊,自以为嫁进了滕家的门,就可以只手遮天了?怎么,你就那么想当滕家的女主人?”

    我背对着她没说话,而滕柯忽然低着头开始整理自己的衬衫袖扣,随后,他慢悠悠的,走到了梁琴钰的面前。他没有对视她,他居高临下的,冷冷的处理着自己的袖口,随后开口道:“我想你应该还不清楚,从我母亲离婚的第一天开始,滕家的家规,就已经被更改了。滕家的股份归家中女主人所有,所以,我的妻子完全有资格,对你说刚才的那些话。如果你觉得,刚才的话很伤你的自尊心……”

    说着,滕柯就抬起了头,他锋利如剑刃般的眼神看着梁琴钰,低声浑厚道:“那你完全可以忍着不说话,因为你没有任何资格。”

    这句话刚收尾,梁琴钰就愤然的吼了过来,“滕柯!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个弟弟!你弟弟也是滕家的人!而我如果嫁给了你父亲,你就要改口叫我妈!”

    滕柯冷然的咋舌了两声,“你这样自己欺骗自己,有意义吗?”

    终于,梁琴钰被气的说不出话,她回头就拉了一把滕建仁,让滕建仁帮她教训滕柯,可现在的家庭状况是,滕建仁他早就没了发言权。

    滕建仁狠狠的泄了一口气,随后扭头就离开了这一层。

    想必,滕建仁也是快受够了梁琴钰。

    或许,他没离婚的时候,觉得梁琴钰又美又懂事,娇媚和风韵并存,而现如今,梁琴钰为了家产和他闹翻脸,现在又出尔反尔的说结婚,这样一连串的打击,我想他应该能看清楚,婚姻的本质了。

    婚姻都一样,但你要选对人。

    我想,滕建仁应该开始后悔和陈敏蓉离婚了。

    几十年的婚姻生活,陈敏蓉把滕建仁照顾的像一个孩子那般,而现如今,曾经亏欠的,都要一点一点的偿还回来。

    等待手术的过程中,我和滕柯守在走廊门口,我下楼买水的过程中,无意在安全走廊的方向,看到了滕建仁和梁琴钰。

    两人正在商量事情,对话的态度,还挺激烈,看到他们的时候,我还特意停留了一段时间,我在梁琴钰的嘴里听到了很多难听的坏话,特别是他们说到陈敏蓉的时候,梁琴钰用一句“不算女人”,来评价陈敏蓉。

    的确,一个女人切除了乳房,在外人看来,她是残缺的,但这并不是,能让梁琴钰来诋毁陈敏蓉的借口。

    买水回来时,滕柯的身边,多了滕建仁的身影,而那个爱说坏话的梁琴钰,也出现在了这里。

    (今天的第一章~下一章十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