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9章 醒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买水回来后,我小声小气的站到了滕柯的身边,我一共买了四瓶水,分给滕柯和滕建仁两瓶之后,唯独没有给梁琴钰。

    我站到了滕柯的一侧,另一头,梁琴钰就开始碎碎念道我,“一瓶破水而已,还当个宝!好像谁稀罕一样!”

    我没有理会她,滕柯更没有理会,等待的过程总是充满了煎熬,而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陈敏蓉的手术,也终于算是结束了。

    陈敏蓉被推出来时,她依旧是昏迷的状态,我想她一定害怕极了,虽然手术打了麻药,但心里的恐惧,依旧是不可战胜的。

    陈敏蓉的双眼微闭着,而第一个冲到她身边的人,是滕建仁。

    人家都说,患难见真情,我想,滕建仁对陈敏蓉,还是有感情的。

    他看见陈敏蓉昏迷,就随手抓过了旁边的护士,焦急的询问陈敏蓉的状况,问手术怎么样,什么时候能醒,问题大不大。

    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了的缘故,所以老年人格外怕死,而也正是因为这个看似生离死别的关头,最能让人明白,自己在意的是什么,害怕的又是什么。

    滕建仁他应该会愧疚吧,毕竟人的情绪,就是内心的真实写照。

    手术的所有事情,都进展的非常顺利,而梁琴钰也异常的保持了安静,没有争吵。

    可能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变化,滕建仁对陈敏蓉重新有了留恋之情,她过往的威风,已经就日渐减少了。

    她也开始学着收敛,但尽管如此,伪装也无法掩盖她狂躁的内心。

    直至晚上深夜的时候,陈敏蓉才算是恢复了意识,她开始清醒,也开始试着喝温水,我们几个人都守在她的病床边,等待着她开口讲话。

    而这时,梁琴钰忽然拉起了滕建仁,说道:“她已经醒了,你还要等在这里吗?儿子已经在楼下等了好久了,他一直在车里等我们下楼!”

    梁琴钰催促着滕建仁离开,滕建仁就不舍的看了看陈敏蓉,意思是想等她开口说句话。

    陈敏蓉没有言语,她伸手拉过了滕柯的手臂,脸色很不放松的看着滕柯,看样子,她现在应该很难受,而且很不舒服。

    滕柯回过头,看着滕建仁说道:“您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未晚就可以了。”

    滕建仁还想留在这里,但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跟着梁琴钰离开了。

    病房里变得安静时,陈敏蓉很难受的开口道:“儿子……妈太疼了……”

    我想,应该是麻药过劲,所以才痛的。

    滕柯没办法帮她分担痛苦,他心疼至极的握着陈敏蓉的手,眼神从未离开过。

    也不知道就这样缓了多久,我帮滕柯叫了外卖,他在桌子上吃东西休息时,陈敏蓉拉着我的手,就开始讲她刚刚手术的经过。

    虽然她虚弱的要命,但她似乎很想倾诉。

    她告诉我,手术前的那段时间,她想了好多好多问题,她觉得自己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她甚至很悲哀的设想,如果手术失败了,她死掉了,那滕柯和我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

    她絮叨了很多她担心的事,而最后,她告诉我说,当她睁开眼睛看到滕柯的那一瞬间,她心里的所有心结,都打开了。

    而最重要的是,她说她对过往的很多事情,都释怀了。

    她还说,她在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她梦见有人抢走了她的家和房子,梦见别人拿走了她所有的积蓄,她哭的很伤心很伤心,她一个人在马路上走,可是走着走着,她看到了一路芳香的鲜花,看到了年轻可爱的情侣,看到了衣橱里美的无法形容的礼服,而路往深处走,她看到了我和滕柯的婚礼。

    她说,当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雪白的婚礼现场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原来,是为了美好的向往,是为了快乐的心情,是为了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未知世界,而不是单单的为了某一个不值得男人,和一座冷冰冰的空房子。

    她曾以为,自己的下半生,就为儿子活就好,可她说,当她在梦里看到那场婚礼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看客、一个局外人,她还有接下来的路要继续走,她还要看剩下的沿途风景。

    人生的种种念想,大概就是在某一件事,或者某一次的变故中,才彻底知晓的吧。

    我忽然觉得陈敏蓉的这场大病并没有吃亏,起码,她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即便,这醒悟迟到了几十年才来。

    我忽然想起了书中的那样一句话,一个女人的前20年是丰富的20年,等她经历了例假,性事,婚姻和生儿育女后,她才发现世界,也发现了自己的命运。但此时,她已经成为一个家庭主妇,且与一个男人有了依恋,怀里还抱着孩子,她的生活其实结束了。有太多女人被婚姻完全束缚住,不管是哪个阶层的女人。

    就像托尔斯泰和索非亚的一生那般,他们相爱相杀,而终其一生,索非亚都只是活在托尔斯泰的光环之下。

    女人,在婚姻中本就是弱势,而生活的琐碎,太容易迷失了她们追求人生的方向。

    女人总是为爱而生,却也为爱而死。

    我和陈敏蓉谈心的过程中,滕柯一边在桌子上吃东西,一边忍不住的抿嘴偷笑,当我发现他脸上的小表情时,我回头看着他说:“你在笑?你在偷笑什么?”

    滕柯拿着纸巾擦了擦嘴,看着我和陈敏蓉说:“我忽然想起你们当初互相针对的那些日子,现在和过去,还真是不太一样。”

    我还没开口,陈敏蓉就嫌弃的责怪了滕柯,“那是因为当初你们两个孩子太不正经!谈恋爱结婚能是闹着玩的吗?还在我面前演假情侣,还说什么要独身一辈子!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滕柯应着声,走到了陈敏蓉的面前,说:“好了,您没事就好,但是婚礼在即,以您现在的状况,怕是不能出席了。”

    没错,我和滕柯的婚礼,三天后就会举行,而我们的婚礼,并没有准备大张旗鼓的举办,我们把地址选在了教堂,而教堂外不远的地方,就是一望无际的海边。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