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9章 找我谈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629章 找我谈判

    婚礼持续到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宾客们都纷纷散去了,而留下来的小年轻们,则是要参加晚上篝火晚会的人。

    滕柯提早在海边的海景酒店订了很多间的套房,为的就是给这些人休息。

    而经过这次婚礼,我几乎认识了同滕柯关系好的所有朋友,他们都很优秀,优秀的让我觉得惭愧。

    服务人员在安排那些朋友去酒店休息时,我和滕柯送走了我们的父母,以及滕柯的爷爷奶奶。

    只是临走前,滕小川一直死抓着我的手臂不放,他说这里有漂亮姐姐,所以他不想走。

    我被小川弄的哭笑不得,但滕柯非让小川回家,他说今天谁都别想当他的拖油瓶。

    后来,小川是被奶奶给拖走的,而且是硬生生的扯着领子拖走的,小川的鞋子都在地上蹭掉了一只,样子别提有多搞笑了。

    我和滕柯去酒店休息时,刚进屋,我就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满屋子的粉色气球,一切都是粉粉嫩嫩的,柔软的大床上铺满了花瓣,花瓣中间,摆放了两只用浴巾叠成的天鹅。

    滕柯也跟着愣了一下,说:“我只让布置了气球和蜡烛,剩下的,应该是酒店安排的

    我转过身,抱着他的腰,抬起头说:“你搞的这么浪漫,你想要做什么呀

    我故意挑逗他,滕柯就偷笑了一下,他顶着我的鼻头,说:“你现在别想勾引我,一会儿我们还要下楼用餐。

    “哎咝人家好怕怕啊

    我故意装出了娃娃音,

    唰的一下,滕柯的脸就红了,他憋不住的笑了两声,推着我说:“去换件衣服,穿舒服点,一会儿下楼吃饭,然后参加晚上的篝火晚会。

    我转身走去了衣帽间,而我的衣服,滕柯老早就给我准备在了这里,衣服还挺厚实,估计他是怕我冷。

    只是,我这边刚把身上的礼服脱掉,忽然间,衣帽间的门就被推开了,滕柯赤裸着上半身,突然眼神暧昧的看着我说:“不行了老婆,我有点忍不住了

    我傻眼的看着他,我抓起了身后的浴袍就往身上披,结果滕柯走进来就按住了我的肩膀,说:“穿衣服做什么? 你刚才不是还想

    他的话没说完,我伸手就捂住了他的嘴,我笑哈哈的说:“你别闹,我饿了,我要下楼去吃

    忽然,滕柯用力的揽住了我的腰身,他死死的贴着我,说:“如果你饿了,你可以吃我

    忍不住笑的一刻,滕柯一把就将我横抱而起,只是,当我被他扔在床上的时候,身旁的玫瑰花瓣跟着在床上颠簸了一下,而后,房门口响起了门铃声。

    我和滕柯紧张的对视一眼,很快,门口就响起了顾昊辰用力敲门的声音,“喂! 下楼吃东西啊! 你们收拾好没呢? 我自己曲玥那个死东西我不知道她在哪屋?”

    一个人啊,

    我一边无奈的苦笑,一边快速的推着滕柯的身子,我跑进衣帽间就开始换衣服,滕柯则走去了门口,只不过,他打开门的一刻,门口忽然就拥进来了很多人。

    还好我的衣服换的迅速,要不非得尴尬死。

    顾昊辰带着曲玥、程凡、亚芯,以及滕柯的那些朋友,一起闯进了我们的房间,顾昊辰的手里握着一瓶香槟,进屋的时候,他猛的一下就把瓶口对准了滕柯,白色的气泡从瓶口飞出,搞得滕柯一身都是。

    滕柯只穿了一件宽松的裤子,这下,彻底湿透了。

    我走出衣帽间的时候,门口的那些人,一窝蜂的就闯了进来,大家都在欢呼,为了帮我们庆祝。

    有人去抓滕柯的手臂,企图捉弄他,而曲玥和亚芯直接跑到我身边,护着我就不让别人来捉弄我。

    曲玥大声的冲着那群人的方向吼道:“我告诉你们啊! 你们随便捉弄滕柯! 我家唐未晚就不必了,你们简直是太生性了!

    曲玥回头看着我说,“吓坏了吧? 这帮人真是太损了!”

    我笑着不说话,心跳砰砰砰的,而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把滕柯抬去了浴室,彻彻底底的把滕柯折腾了一番。

    没一会儿,程凡一身湿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站到曲玥的面前,有点小撒娇的说:“姐,我衣服都湿了,怎么办? 我去你房间整理一下行不?”

    曲玥皱着眉,说道:“你去我房间干嘛! 你小子又想干嘛!

    程凡羞红着脸,“想把半袖吹干

    曲玥一巴掌就拍在了程凡的脑袋上,“你省省吧你!”

    没一会儿,这些人闹够了,一个接着一个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我急忙就跑去了浴室,我拿着浴巾给滕柯擦拭,滕柯则是一脸的无奈加哭笑不得。

    而此时,唐萧刚好就站在我身旁,他一边抖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说:“你们有带多余的衣服吧? 他们刚才还商量,晚上要把你们两个扔海里

    我诧异的说道:“要不要这么整人啊? 我们只是结个婚而已

    唐萧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渍,“难得开心嘛! 我还挺期待晚上的篝火晚会的!”

    而这时,亚芯忽然就走进了浴室,她看了我们两眼,随后从架子上,拿下了一个干毛巾,递给了唐萧。

    亚芯的脸蛋有些微红,样子还挺青涩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幕有点让我不太适应我从浴缸里拉起了滕柯,滕柯则语气发凶的说:“肯定又是顾昊辰的馊主意,晚上我要报复!”

    我笑着说:“那我们把他喂鲨鱼吧! 他实在是太烦人了!

    这时,顾昊辰探着脑袋就往浴室里看,他问道:“谁? 谁要把我喂鲨鱼?”

    我回头就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脑门,“我! 我要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顾昊辰很不屑的就白了我一眼,接着,他语气颓然道:“不用喂了! 我估计一刽儿我就要被人折磨死了!”

    我问道:“你又怎么了?”

    顾昊辰靠着墙壁就唉声叹气,“辛怡她还没走,她在你们这一层自己定了房间,估计晚上还会找我谈判!”

    (今天的三章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