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6章 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了滕柯的话,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听错了。

    有时候我在想,这世上的一切,会不会太巧合了?佟湘送来的这个地址,竟然是陈敏蓉的老家?

    那我的亲生父母,是不是和陈敏蓉是相识的关系?还是,他们本来,就是有关联的?

    我失神的那几秒钟的时间里,滕柯拿出手机,就要给陈敏蓉打电话,我倒是没有阻拦他,或许,我的身世之谜,在这一刻,就能揭晓了。

    电话接通的时候,滕柯稍有沉重的看了我一眼,而后,他对着话筒,询问了陈敏蓉好多问题。

    他问陈敏蓉,以前外公外婆家的门牌号是多少,但陈敏蓉给出的门牌号,并不是我们地址上写的这个,虽然地区是一个地区,但门牌号差了很多。

    滕柯即刻又询问,当年在那附近居住的邻居,还有没有联系了,而这个131-6号的人家,她还记不记得是谁。

    陈敏蓉想了很久,并没有想起131-6到底是哪一户人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年头也的确是太久了,她实在是记不起当年的邻居都有谁,而就算是熟悉,也早就没有联络了。

    陈敏蓉说,她在生完滕柯以后,就很少回去了,而又过了几年之后,她们家也搬走了,而那个地方的原住民,陆陆续续的,也都离开了。

    这些问题问完以后,滕柯挂了电话以后。

    而从电话挂断开始,滕柯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我反复的沉思了好久,滕柯就开口说道:“回国以后,我陪你去这个地址走一趟,我们肯定能找到那户人家,到时候,一切就全都明了了。”

    我点着头,说:“可是……今天我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佟湘的手机,有叶姝予打来的电话,而且叶姝予还问佟湘,她拜托佟湘做的事,到底有没有做。你说,佟湘给我的这个地址,会不会是联合叶姝予欺骗我的?”

    滕柯伸手拍了拍我的额头,说:“等回国以后,我陪你调查这件事,所有的事情,都会真相大白的。”

    滕柯抚摸我的脸颊时,我点了点头,但从这一刻开始,我就完全放松不下来了。

    我的亲生父母肯定是还活着的,而且,他们很有可能,就在我的身边。

    晚上凌晨的时候,我和滕柯已经在休息厅打过了盹,我们俩精神抖擞的上了飞机以后,从头至尾,我的心情都很激动。

    好在,这趟美国之行,我没有错过。

    而飞机落地,我和滕柯彻底走出机场的时候,我才着实闻到了,异国他乡的味道。

    这里的空气和家里不同,到处都充满了新鲜感,而这里的人文,也让我眼前一亮。

    我和滕柯走出马路边的时候,魏管家已经开车来接我们了,魏管家是提前几个小时抵达的这里,他把一切,都安顿好了。

    车开的路上,我好奇的看着车窗外的一切,而滕柯在接过一通电话以后,他碰着我的手臂说:“一会儿我给你介绍我的老师,也算是我的人生导师,她叫陈岚,你可以认为她是一位……心理学的专家……”

    我愣了愣,说道:“心理学?你的人生导师?”

    滕柯淡然的点着头,“我在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状态很差,那段时间,我除了自己开导自己之外,基本上就是陈岚老师在帮我舒解心结。”

    “她是中国人?”我问道。

    滕柯点着头:“上海人,嫁到这边的。”

    说罢,没过多几分钟,我们的车子就开到了酒店门口,一下车时,映入眼帘的,就是典型的欧式建筑,而酒店门口,很显眼的站了一个中国女人。

    人群中,她格外的引人注目。

    我和滕柯下车以后,那个站在酒店门口的女人,迎着我们就走了过来,她的肩膀上围了一条褐色的羊绒围巾,围巾自然的垂落在手臂一侧,她穿了一件蛮长的风衣外套,虽然看上去有些凉,但她的热情笑容,却让人觉得很暖。

    她长了一双很标准的丹凤眼,脸型很小,颧骨的位置有些高,她应该四十多岁了,虽然眼角有细纹,但精神状态,却和三十出头没差。

    下一秒,她就和滕柯来了一个美式的拥抱,接着,她松开滕柯以后,她看着我,就很是温柔的打了招呼,“你就是未晚吧!你好!我是滕柯的老师,陈岚!”

    当我被她拥抱在怀中的时候,她的身上飘出了一股很淡很淡的花香味,闻的人很舒服。

    等她松开我时,我礼貌的同她问了好,而后,滕柯开口说道:“既然你们已经互相认识了,那我就不过多介绍了,我们进去吧,外面的风太大了。”

    陈岚热情的拉过了我的手臂,说:“走吧,让我好好认识一下这位新朋友,以前我还一直在想,我们的高等生滕柯,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生做老婆呢?”

    陈岚故意卖了个关子,接着满意的对滕柯说道:“她很可爱!也很合我的眼缘,我很喜欢!” 微 博 搜索关 注@ 好 看 的 女 生 小 说 免费阅读更多精彩推荐!

    滕柯勾着嘴角点了点头,“您喜欢就好。”

    在陈岚的热情簇拥下,我和滕柯进了酒店大门。

    在没见到陈岚之前,我还以为,她是一个很严肃的大学教授,现在看来,她真的挺开朗挺健谈的。

    陈岚在等待我和滕柯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她站在距离我们三米远的地方,连续接了两通电话,表情都不是太自然。

    滕柯在出示证件时,我回头在大厅里巡视了好几次,一是我好奇这里的建筑,二是……我总觉得,陈岚似乎一直在观察我。

    结果,我回头的那几次,她一边持着手机打电话,一边偷偷的看我,我们两个对视了好几次,而她的眼神,并不像是无意的。

    等滕柯的手续办理好以后,魏管家一个人去了酒店餐厅,而滕柯打算带着我和陈岚,去另一家距离这里比较远的餐厅。

    我先去房间换了一件厚一点的外套,而下楼时候,酒店门口,滕柯正和陈岚在打车。

    我一路小跑的跑去了他们身后,而这时,我无意听到,陈岚正用英文,跟滕柯对话。

    陈岚的表情不是很放松,纠结里带着一点打探,而我听到的那句话,似乎是在说,有一个叫“白”的人,想要见见滕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