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7章她想见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下,当我站到滕柯和陈岚的身后时,意外的,陈岚即刻就错开了刚才的话题,她笑着回头看着我说:“最近几天气温骤降,你可是要多穿一些,女人不能着凉的。”

    我微笑着点着头,但还是经不住心里的好奇,问了过去,“你们刚才在谈论什么呀?怎么不继续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滕柯,滕柯的表情有些凝重,我想,刚才他们嘴里所说的那个“白”,应该是不想让我知晓的。

    那这个“白”,是男人还是女人?如果是女人的话,会不会,就是小川的母亲。

    我在心里胡乱猜测了一番,出租车就停到了我们面前,滕柯拉着我就上了车。

    我和滕柯坐在后车座上,滕柯犹豫了片刻,抬头对前面的陈岚说道:“我只在美国住两晚,这几天的行程很满,除了跟您见面之外,我没有通知其他人,所以也不打算在这边小聚了。”

    滕柯说完,陈岚就应了声,“好!那你就好好忙工作吧!等你下次来玩的时候,我再好好陪你们!”

    最终,我们的这一餐,是在陈岚老师和滕柯的叙旧中,结束的。

    而从头至尾,我都没有听到有关那个“白”的消息。

    这顿饭,我吃的心情很差,而我潜意识里总是觉得,那个“白”,是和小川母亲有关联的。

    用餐结束以后,我和滕柯在餐厅门口把陈岚送上了车,而陈岚一走,滕柯的手机就来了电话,他一直在谈合作的事情,压根就没有我插嘴说话的机会。

    我好想询问他,那个“白”到底是谁,可一直没有机会。

    直到我们两个回了酒店以后,我先进了房间,滕柯就站在门口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好似在回避我。

    我越想越糟糕,最后实在忍不住,就走出了房间,可我刚走到门口,滕柯就挂断了电话,回过了身。

    他安静的看着我,开口道:“怎么了?表情这么难看?”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说:“生气了吗?因为我的电话太频繁了?”

    我不说话,就那么漠然的看着他。

    滕柯察觉出了我的不对,拉着我就进了房间,他压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在床边,而后他蹲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说:“怎么了?你生气了?因为什么?和我讲讲好么?”

    其实,从我和他重逢到现在,每次只要我看到滕小川的时候,我就无时无刻的想要问他,滕小川到底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滕柯他一个没有结过婚的人,会有了那么大的儿子?

    他口口声声说他只对我一个人动过心,可为什么,他会有孩子呢?

    我很久之前也不是没有问过,可滕柯总说让我相信他,他说时机成熟的时候,他会和我讲明一切。

    我对他的感情,是百分百的信任的,但刚刚在看到他和陈岚背着我说话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我和滕柯对视的那几秒钟里,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你说过,你这辈子,只对我一个人动过心,对吧?”

    滕柯单膝跪地在床边,他握紧了我的手,认真的回答道:“对,是这样。”

    我说道:“那关于小川母亲的事,我问过你的那几次,你都没有具体和我讲清楚,对吧。”

    提到小川的母亲,滕柯的脸色稍有沉重。

    我继续说道:“刚刚你和陈岚老师在酒店门口说的话,我听到了半句,我听到你们说,有一个叫白的人,想要见你。那我想知道,那个白……是不是,就是小川母亲?她也在美国的,对么?”

    话说到这里,滕柯沉默了,而他握紧我的那只手,忽然间就失去了一点力量,这样的举动,让我很心慌。

    我忽然觉得没了安全感,就连嗓音,都开始颤抖了。

    我用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道:“其实之前……我每次和你说,我不在乎小川母亲的那些话,都是在安慰你的。我知道你不想跟我讲那些事情,所以在你工作忙压力大的时候,我也不想用这些事,去影响你。但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是不是可以,把以前的事情,和我讲清楚了?你说你除了我,没有对别的女人动心过,那小川呢?难道他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

    话问到这里,滕柯不自觉的眨了眨眼,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慌张,而两秒之后,他开口道:“我不讲,是因为怕你胡思乱想,怕你给自己设立假想敌,我知道你会吃醋,也知道,一旦我们婚后闹矛盾了,小川的母亲,就会是你永远解不开的一个结。”

    我说道:“可是小川母亲她就是的的确确存在着的一个人啊!就算你一辈子不告诉我,她也依然是我的情敌啊!为什么你就不能让我知道你的过往呢?你是怕我对你有什么……”

    滕柯抬起头,严肃而纠结道:“你说的没错,我是怕你对我有误解,因为小川的事对我来说,是一个连我自己都没办法释怀的意外,但我已经很尽力的去弥补了。”

    “……”

    所以,当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联想到的,是滕柯的酒后乱性,又或者,是一些其他的错误。

    至少现在我可以肯定,在美国这个地方,曾经有一个女人,因为滕柯的错误,而生下了滕小川。

    滕柯对那个女人是有愧的,他说他已经尽力弥补了,但这个污点,他这辈子都没办法释怀。

    这一刻,我忽然很害怕,他会真的跟我说出过往的那些事,而这一刻,我也很想确认,刚刚他们口中的那个“白”,到底是不是小川的母亲。

    我低沉着头,缓了好久之后,开口道:“所以……刚才陈岚老师说的那个’白’,就是小川的母亲,对吧?她知道你来美国了,她想见你……”

    短暂的留白之后,房间里,回荡的是我和滕柯的呼吸声,我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他则忙乱在我的问题当中。

    我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道:“到底是不是她?”

    而眼下,滕柯深吸了一口气,叹然道:“是。”

    (今天的三章结束~明晚九点继续~晚安各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