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8章 滕柯的安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里的怀疑被尘埃落定时,我说不上此刻是什么滋味。

    陈岚老师口中的那个“白”,就是滕小川的母亲,而这个白,此刻就在我们的身边。

    白要见滕柯,但滕柯并没有同意。

    忽然间,我开始好奇这个“白”的存在,好奇她的样子,好奇她和滕柯的过往,更好奇,小川长大的这六年来,她为什么能那么沉得住气,一次都不出现。

    他们相爱过吗?她和滕柯之间,到底经历过什么?

    我和滕柯的氛围逐渐僵硬之时,滕柯起身坐到了我的身边,他低着头沉默着,侧脸写满了纠结。

    我开口道:“你和白,相爱过吗?”

    问出这个问题以后,我的心,瞬间被提到了嗓子口,这是我最想知晓的询问,也是我一直没勇气说出口的问题。

    只是,滕柯很决然的给了我否定的答案,“没有,除了你,我没有爱过其他的女人。”

    他转头看着我,继续说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你难道忘记了吗?我从来不认为,婚姻是我生活里的必需品。”

    得到他这样的回答,我安心了不少,我松了一口气,说道:“那这些年,你和白还有联络吗?之前我在你书房里看到的转张单子……每个月十万多的账目,是不是,你打给她的?”

    滕柯犹豫了片刻,应了声,“是,那是我答应给她的补偿,除此之外,我和她没有任何的联系。”

    我说道:“那她这次为什么要见你?我之前明明有听到,你和其他人在电话里说赡养费的事,那个人难道不是白吗?”

    话说到这,滕柯双手拄着自己的额头,他沉思片刻,说道:“她想要回滕小川……”

    所以,最近一些时日,滕柯频繁的和白有联络,都是因为,白想把滕小川要回自己的的身边。

    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得这样安静的沉默着,一声不吭。

    滕柯开口道:“我不会把孩子给她,她也没有能力抚养孩子,她在美国这边是有家庭的,这次来美国,我也没打算和她见面。但我没想到,她和陈岚竟然有联系。”

    转头,滕柯拉住了我的手,说道:“我不希望你因为这种事而多虑,因为我不会让你害怕的那些事情发生。”

    对于滕柯的承诺,我是相信的,这个男人给予我的爱,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

    只是当我心里的不安,渐渐开始消退的时候,滕柯的手机,来了陌生的电话。

    滕柯在美国用的手机号码,是临时新买的,知道这个号码的,除了我和魏管家以外,就只有陈岚老师有。

    而屏幕上显示的这个号码,明显不是陈岚老师的。

    滕柯不解的接听了电话,而瞬间,滕柯的脸色,有了很大的变化。

    滕柯的听筒声音不大,但我还是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点。

    对方是一个女人,而女人开口说话时,说的是英文。

    而我,听到了“白”这个字的自我陈述。

    或许,打电话过来的这个人,就是白。

    应该是陈岚老师把滕柯的电话号码给了她,所以,她才会打过来。

    我秉着呼吸坐在滕柯的身边,我很用力的去偷听他电话里的内容,虽然,我只能听到零星的几句。

    等到那边说完的时候,滕柯没有说过多的话,他只是简单的拒绝了对方,而后,便挂了断了电话。

    电话结束以后,我眼睁睁的看着滕柯拉黑了对方的号码,而后,他转头看着我说:“我不会隐瞒你,刚刚的电话……”

    我看着他的眼,“是白打来的,对吗?”

    滕柯默然的点了头,我继续说道:“她想要做什么?想见你吗?还是想拿回孩子?还是……她要借着争取孩子的机会,而跟你重归于好?”

    我承认, 这一刻的我,仍旧是有醋意的,可是我没办法,我是个女人,一个天生会对任何情敌产生警觉的女人。

    那个给滕柯生过孩子的“白”,前一秒刚刚给我的老公打了电话,而且她应该知道,滕柯此行来美国,是带着我一起来的,可她完全无所谓我的存在,甚至于,刚刚在电话里,她的声音,有故意装出来的娇媚声。

    那种柔柔弱弱,博取同情的声音。

    我是女人,我最听得出,什么样的状态是自然,什么样的状态,是假装刻意。

    原本,我对“白”的警惕性,还没有那么高,但现在可能是出于我强大的占有欲,我开始对这个还未见过面的敌人,产生了很强的攻击心里。

    她曾霸占过我的男人,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全身上下都不舒服。

    眼前,滕柯看出了我眼神里的怒意,他用力的握着我的手,说:“我不会和她见面,我也不会让她靠近滕小川,当初我和她是协议过的,她告诉我,她不要孩子,只要钱,所以我也没有亏待过她,每个月按时给予她固定的生活费用,而且她在美国这边,也有自己爱人。”

    我问道:“她结婚了吗?”

    滕柯摇头,“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每个月从我账目上走的钱,都落到了一个外国男人的户头上。所以她是有自己的生活的,而且我真的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而和我闹的不开心。”

    听到滕柯这样说,我心里就没那么拥堵了,好在,当我询问他问题的时候,他没有对我隐瞒。

    这一点,让我很安心。

    我开口说道:“那既然你和她没有关系,那我们这边的项目结束以后,我们就回国吧,以后美国也不要来了……”

    我有些委屈,也有些冲动的说出这些话以后,滕柯就将我拥入了怀中,他抱着我的身子,安慰着说:“对不起,因为我的过去,而让你不安了。”

    可是,即便滕柯很用心的安抚着我,有一个疑惑,一直在我的心里,没有被解开。

    我想知道,当初滕柯,是怎么让白意外怀上身孕的,既然他不爱她,那他们之间,是怎么有的滕小川的。

    想着,我就从他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我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所以你和白,根本就没有感情,你没有喜欢过她,她也没有喜欢过你,然后滕小川,是因为你们的一次意外,才降临的。那当初……你和白……”

    话问到这里,我以为,滕柯会给我一个,类似于酒后乱性的答案,可是,他的眼神还是暴露了他。

    我迟疑了,因为我渐渐觉得,白对滕柯,是有着感情的。

    (后面的章节十点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