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9章 陈芝麻烂谷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我在滕柯的神态里,察觉出不对的时候,我忍不住的,开了口,“白……对你是有感情的吧?她喜欢你,是吗?”

    可突然,滕柯似乎是想要回避这个问题,他正回了身子,脸色很低靡,“或许吧,但我并不想知道。”

    我开口道:“那小川,是因为什么才……”

    滕柯单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他的手指很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太阳穴,声音冷然道:“那次是我喝醉了,真的只是一次意外……”

    听到这里,我忽然很想和那个“白”见一面,而我的直觉告诉我,起码大学的那四年时光里,她对滕柯,是有着爱恋的感情在里面的。

    或许她是单方面的爱着滕柯,否则,她不会义无反顾的,把滕小川生下来。

    对话进行到这里,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继续问下去了。

    我开始在意白陪在滕柯身边的那些年,而那些年,就像是无数根尖锐的玫瑰倒刺,一下一下的刺着我的心。

    滕柯的那些年,我错过了,虽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这样去责怪他,但我还是忍不住的,去在意那些事。

    我和滕柯是两个各自有残缺的人,我们都曾做过让对方伤心至极的事,但最后,我们还是因为爱情,而走到了一起。

    蓦然间,我的心开始柔软,我说服了我自己,我应该好好的去跟他谈这件事,或者,我们一起去和白见面,来合理协商,有关小川去留的事情。

    可突然间,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滕柯就重重的喘了一口气,他的两只手搭在双腿上,双手交叉,目光停留在地面上。

    他开口缓慢的说道:“当年从国内离开的时候,我给你留下那张纸条以后,我足足在雨里等了你几个小时,那天我第一次被雨淋湿,也第一次因为你而重感冒发高烧。我现在还记得,我第二天在飞机上发烧难受时的感觉,好像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好像我是为了逃避你对我的厌恶,才离开的中国。”

    滕柯叹了口气,笑着说:“前些日子我们的婚礼,我在沙滩边给你看的那个盒子,你翻开的最后一封信,其实是我写了很多遍的,我写了无数次的手稿,然后……我自己收藏了一份,但我还是,没有得到你的回复。”

    滕柯无奈的笑了笑,“从那之后,我好像就不会对谁动心了,甚至得了一种,对女人过敏的怪病,只要身边有主动靠近我的女人,我就会想起曾经我对你表白时的挫败感,我怕别人再来伤害我,也怕再次动心,让自己很难堪。直到我们重逢的那天,我在洗手间看到你的那一次,其实我认出你了,但我并不想表现出认识你的样子,因为你对我来说,是个太特别的存在。”

    滕柯轻吐了一口气,继续道:“本来我是不想理会你的,但你还是那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我的生活里,后来你和我说,你结婚了,我心里的那些埋怨,就更加沉重了。我从来没对一个人,这么的在意过,我开始捉弄你,开始变着方式的让你留在我的身边,虽然我不想承认,在第一次和你重逢的时候,我依然还爱着你,但我最后还是动心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没办法放下你。”

    滕柯转过了头,他的眼睛微微的泛着淡淡的晶莹,说道:“我以前做过错事,但这永远不会影响我对你感情,我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说过我爱你这三个字,而你也的确是让我有了想守护你一辈子的意念。”

    眼下,滕柯抓过了我的肩膀,认真的看着我说道:“答应我,我们好好的可以吗?就算白真的影响到了你的心情,你也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想再一次失去你了……”

    声音落地的一瞬间,我的心彻底被他融化了,我的不安,我的怀疑,都在他的一字一句中,化成了空气。

    甚至于,我被他的真诚,感动的酸了鼻头。

    我很少见到他这个样子,而这个样子的他,也只有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情况下,才会有吧。

    我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情绪,对他说道:“我相信你,我也爱你,对不起,我不应该那样胡乱的埋怨猜测你的,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滕柯温柔的再次拥抱我,轻声道:“没关系,我爱你,所以我不希望,你心里有任何的猜忌,我希望我们是坦诚的面对彼此的。”

    我用力的在他的肩膀上点着头,只不过,在滕柯刚刚说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我笑着开口道:“可是……你当初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并没有收到你的告白信,我只是后来看到桌子里有一个信封,里面很简单的说,你要去美国了,然后就没有其他的消息了。”

    突然,滕柯用力的坐直了身,“我没有写过那样的东西!”

    我看着他眨了眨眼,而突然,滕柯的脸色有点凶,他说道:“难道又是顾昊辰搞的鬼?”

    我深吸了一口气,“他初中的时候,就那么坏了吗?”

    说完,滕柯就拿出了手机,他打开了微信,要找顾昊辰对峙,只是,他刚打开顾昊辰的对话框,顾昊辰就很是凑巧的,发过来了一条文字消息。

    “你搞什么呢!怎么突然好几个月没联系过的白璐找到我了?她说你在美国不愿意见她,她竟然找到我,让我来跟你求情了……”

    看到这样的信息,我和滕柯同时对视了一眼,滕柯避开了这个话题,直接发过去了一条很严肃的语音,“你先跟我解释一下,当年我出国的前一天,唐未晚书桌里的信封,是谁放的?”

    那头,顾昊辰发来了一连串的省略号,接着,他发送语音道:“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你提那些事干嘛,要破案啊?少和我说没用的!白璐的事你解决一下吧!我这边还要看着刘亚芯呢!你帮我告诉唐未晚一声,刘亚芯没事了,现在在我身边呢。”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