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章 不速之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医院咨询过试管的事宜之后,医生让我改天带着周子昂来做全面检查,当然,包括精子活力检查。

    当婆婆听到周子昂也需要做检查的时候,情绪立马就抵触了起来。

    “我儿子人高马大的,健康的很!他一个大男人做什么检查!我这个儿媳妇不孕不育我知道,你们就给她治病就行了!关我儿子什么事!”

    婆婆的嗓门向来高亢,加之医院走廊里人很多,婆婆的话一落地,好多异样的目光,都朝我发射了过来。

    我的脸立马涨的通红,好在主治医师和我是相识的关系,替我解了围,“老阿姨啊,做试管,可不是女方一个人的事,必须是丈夫跟着一起检查的,万一男方身体也有问题,也是需要治疗的!再说,您应该多心疼您儿媳啊,如果真的要做的话,后期她是会受很多罪的,光是排卵针,就要打一百多针呢!”

    可惜,婆婆并没表现出心疼的模样,她翻了个白眼,不屑道:“遭罪也是活该!谁让她生不出来!废物一个……”

    医生的脸色很尴尬,强颜欢笑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未晚啊,要不,你现在让你丈夫现过来?正好今天是我的班,能多帮帮你!”

    我感激的点点头,随后拿出电话,拨通了周子昂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那头的他格外的小心,“喂!老婆,我在公司开会呢!现在不方便说话!”

    “那你什么时候能开完?我现在……”话未说完,电话那头忽然就响起了警察派警的呼喊声。

    这时,周子昂急忙掩饰道:“老婆!我这边太忙,晚些打给你!”

    电话被迅速挂断,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

    想想也是可笑,此时的周子昂明明就在警察局,还硬说自己在开会。

    估计,他还要继续背负着“强.奸”的罪名,在警局里周旋好一阵吧!

    我心里笑开了花,但还是保持冷静的对着医生说:“抱歉了徐医生,我丈夫今天来不了了,我得改天了。”

    徐医生点点头,“那好吧……”随后,她从身后拿出了一份体检证明单,“你之前的后续检查结果出来了,虽然是排卵障碍,但是不妨碍做试管,只要配合治疗,就没有问题。”

    这时,婆婆凑上前,“你确定没问题?我怎么觉得她连试管都做不了!你不是骗我吧!”

    徐医生的脸色顿时发黑,勉强微笑的说:“不然呢?你那么想要抱孙子,现在人家来做试管了,你又不想让她做了?”

    婆婆没说话,丧着脸避开了医生的视线。

    临告别前,我偷偷的叮嘱了徐医生,请求她不要把试管的事告诉我母亲,因为我母亲也是这家医院的医生,是骨科的医生。

    关于试管的事,我没打算让我妈知道,毕竟她年纪大了,我不希望,她因为我的事而操心。

    从医院离开之后,我突然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说是有紧急事情要处理,让我火速回公司一趟。

    这通电话是我领导打给我的,语气很差,彷佛是出了什么事。

    回到公司之后,我的主管领导林姐,已经等在了我的办公桌前,她看到我的时候,整张脸拧成一团,她随手将一份文件扔到我面前,责骂道:“唐未晚!你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现在整个公司的员工邮箱,都收到了这封邮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胆颤的捡起了地上的那两张纸,翻开之后,看到了让我恼火的文字内容。

    这邮件的内容,是林姐帮忙打印出来的,而那上面,写了很多关于我的负面信息,说我不孕不育,我说求子心切,说我这样身心不健康的语言培训老师,没资格去教孩子!甚至还说我,端着嫉妒的心态,虐待小龄学员。

    邮件里附带了几张我授课时的照片,都是和孩子过分亲热,以及上课时教训小孩子的抓拍。更可气的是,发邮件的这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我好多年以前的照片,照片的地点是在夜店一类的地方,然后指责我的私生活作风不正,所以才会导致生不出孩子。

    看到这些内容,我惊诧的说不出话,这照片里的人是我没错,可是,那夜店的照片,我根本就没有印象,难道是ps的?

    我从事语言培训这一行,已经两年多了,从英语到日语,再到法语,因为精通的语种还算熟练,所以一直被领导重用,也安排了很多课程。

    加之我的年纪不大,亲和力稍微强一些,所以,授课的对象,也一直是年纪很小的小朋友。

    可是,上课的过程中,和学生互动是必然,遇到淘气的需要教训也是难免,难道这都可以成为被黑的证据?

    我双手发抖的紧握着那两张纸,委屈道:“林姐,发邮件的这个人,根本就是故意陷害,我跟了您两年,我是不是这样的人,您心里肯定清楚。”

    林姐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已经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了,这邮件,不仅发到了员工的手里,还发到了家长的手里!这一上午,我已经接到无数通投诉电话,家长说了,如果我不换老师,他们就换培训机构!”

    听了这个消息,我想,我这次是走到绝路了,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无望的摇摇头,“林姐,那大领导那边,是怎么打算的……”

    林姐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蓝色文件袋,说:“你先暂时离职吧!毕竟这些家长太强势,他们的要求,我们没办法拒绝。但是出于你的能力比较出色,公司还是决定,让你兼职做课外培训,也算是对你的照顾了。”

    离职?兼职?还真是一个曲折婉转的晴天霹雳。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憋屈过,好像一时间所有糟糕的事情都朝我砸了过来,不孕、离婚、出轨、被辞退。

    难道,我的人生已经走到尽头了吗?

    林姐将那个蓝色文件袋塞到了我手中,说:“刚好,我这里有一个兼职家教的工作,每周只需要上三次课,不过,是在雇主的家中,被授课的学员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是个富贵人家的孩子,特性别较多,需要注意的事项,都在文件袋里了,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好好表现,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和上头申请,让你回到公司的!”

    短短几分钟内,我彷佛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海啸,海啸没有夺走我的生命,却卷走了我的自尊、工作,以及自信心。

    我知道,现在不论我做什么,公司的领导层,都不会为我说话,面对突发事件,我也只能乖乖的做一个傀儡,被宰杀,被处理。

    我手握着那个蓝色文件袋,脚步沉重的走出了办公室。

    前行的这一路,身旁的同事都来安慰我,但同样的,我也听到了一些细细碎碎的议论声。

    “你看过那封邮件了吗?听说她不孕不育诶!还虐待孩子!真是看不出来啊!”

    “我也觉得很惊奇!看着挺健康的,没想到有这么大的缺陷!真是可怜他老公了,他老公还能要她吗?不得离婚啊!而且我听说,他老公还挺优秀的呢,是滕风集团的员工!那个集团多难进啊!”

    “诶,你们说的这些啊,都不是重点!难道你们没看到邮件里的照片吗?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出入夜店啊!你看那些照片,和男人搂搂抱抱的,说不定是打胎次数太多,才导致不孕的!”

    耳边,这些闲言碎语慢慢的从我身后淡开,不过十几分钟的间隔,我的身份,俨然从一个安分守己的小市民,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坏女人。

    我想不清楚是为什么,更想不清楚,那封邮件,是谁发的。

    从公司回家的路,我是徒步回去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脚后跟磨出了血,我才发觉,天已经黑了。

    我站在小区楼下,抬头望着家里的窗户,客厅灯火通明,卧室和旁厅,都亮着灯。

    周子昂应该回家了吧,他现在应该正在和婆婆盘算着,如何让袁桑桑名正言顺的插足我们的婚姻。

    拖着疲倦的身躯,我走上了楼,打开家门的一刻,我发现门口的脚踏垫上,立着一个亮粉色的行李箱,而屋子里的气氛,热闹到不行。

    客厅里,婆婆正咧着嘴哈哈大笑,周子昂在配合的讲着笑话,而周子昂的身旁,坐了一个我怎么都没预料到的身影——袁桑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