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章 耐不住饥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此时此刻,袁桑桑的手正搭在周子昂的胳膊上,那亲昵的模样,很难不让人联想些什么。

    袁桑桑见到我时,“嗖”的一下就将手臂抽了回来,她战战兢兢的站起身,声音颤抖的说:“未晚姐姐,你回来了。”

    听她叫我姐姐,我条件反射的就打了一个激灵,浑身麻到不行,而且瞬间就回想起了白天在酒店听到的呻吟声,淫荡又下贱。

    我竭尽全力的保持着镇定,不让他们察觉出我的情绪。

    我笑了笑,问道:“怎么来家里了?”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你又要搞什么新花样!

    这时,周子昂起身走到了我面前,他推开我身旁的那个亮粉色行李箱,情绪平稳地说:“老婆,桑桑她今天和室友闹矛盾了,你也知道,她以前是在农村念的学校,这刚上大学,不太会处理人际关系;而且她长得漂亮,难免被室友排挤和嫉妒。我怕她在学校被欺负,就让她来家里借住一段时间。而且,她们学校过两天有一个入学考试,我准备让她在家里好好备考。”

    听着周子昂这一连串的借口,我真是不得不说,婚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周子昂变的,是越来越会演戏了。以前他是个话不多的人,而现在,每当他有事求我,或是想换工作、需要钱的时候,就会格外的殷勤。

    比如今天,他就很反常。

    我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小会儿,直到他自己都察觉出了尴尬,我才开了口,“和室友的关系处不好,难道不应该更加积极的去面对吗?你这样把她带回家,会不会僵化她和室友的关系?”

    周子昂尴尬着没说话,这时,沙发上的婆婆插了嘴,“带回家怎么了!你们俩资助了桑桑那么多年,还差这几天了?再说,桑桑和我们家子昂一样,都是从农村出身的孩子,农村的孩子都善良,不懂得怎么勾心斗角。她刚来大城市,一开始肯定会被城里人欺负的,子昂出于同情,才把她接回家,这不是在保护孩子么!”

    同是农村人出身?保护孩子?

    难道这个所谓的“孩子”,是指十九岁就去当小三并且还开房的袁桑桑?

    呵呵,是我太不入流了吗?我怎么,越来越搞不懂这些人的三观了?

    我没说话,沙发旁的袁桑桑就走到了我面前,她低垂着头,可怜兮兮的说:“未晚姐,其实我也觉得,我不应当这么任性的离开宿舍的,你说的对,我应该勇敢的回去面对,这是我的问题,是我的错。”

    她的话说的极度委屈,虽然表面是在认错,可实际上,却是在给我施加道德压力。

    她真是玩的一手好牌,把黑锅推到我身上,搞的我这般不近人情。

    袁桑桑啊袁桑桑,我真没想到,我用尽善心资助了整整五年的你,竟然如此的两面三刀,又如此的“知恩图报”。

    我终于明白,养了一条白眼狼,是多么的悲催。

    我依旧站在原地不说话,袁桑桑见我没反应,伸手就去抓行李箱,接着,她豆大的眼泪就落了出来。

    我忍不住在心里感叹,她考什么大学啊,应该直接去学表演才对!

    周子昂见她哭了,脸色立马拧巴了起来,他想安慰袁桑桑,但碍于我在,他不得不克制。

    一旁,婆婆走上前,按住袁桑桑的手臂说:“孩子,你别走!这个家我说了算,我让你留下,你就得留下,什么错不错的,我说你没错,你就没错!”

    婆婆强势的把袁桑桑拉到了沙发边,我无力的笑了笑,回了卧房。

    回到房间之后,我片刻没停留的就开始替换床单和被罩,因为这床是袁桑桑用过的,我觉得恶心。

    周子昂跟着我进了屋,他观察着我的态度,粘腻的说:“怎么了老婆?今天的语气这么冲……你以前对桑桑不这样的,还在生我的气吗?还是生我妈的气?还是因为,我今天没去医院陪你?”

    我一边抖着床单,一边说道:“你今晚的状态不错啊,昨天还沉默寡言呢,今天连气色都变好了。”我回过身,望着他的眼,“是因为家里来了新客人吗?看来……还是年轻人的力量大啊,能给家里带来活力。”

    周子昂的表情僵硬了一下,“怎……怎么了老婆,感觉你话里有话呢……”

    我心想, 不是我话里有话,而是你心虚了才是。

    我耸耸肩,将换下来的床单放到他手中,“去洗干净吧,难得你今天这么勤快。”

    转身,我就往厨房的方向走,而身后,袁桑桑立马凑到了周子昂的身边,甜腻的说:“哥哥,我来洗吧!我来洗!”

    我偷偷回头望了一眼,卧房里,袁桑桑一脸害羞的从周子昂的手里接过了床单,她今天穿了一件白绿色的及膝碎花裙,稍稍跑动一点,就能看见里面的内裤。

    而不出意外的,周子昂的视线,当真就被那若隐若现的内裤给吸引了。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周子昂是个多么正经的人,而事实告诉我,他也不过是一个虚情假意的伪君子罢了。

    想想也是可怕,我竟然,被他欺骗了这么多年。

    晚上的这顿饭,是袁桑桑做的,周折在厨房的那两个多小时里,她一直围在我身边转悠,嘴里说着一些好听的话,还身体力行的表现着自己的厨艺。

    当然,她除了是做给我看之外,更是做给婆婆看。

    今晚的这顿饭,更加让婆婆确定,袁桑桑才是她最理想的儿媳妇。

    晚上睡下之前,我坐在卧室里翻看着领导给我的那个蓝色文件袋。

    抽出里面的文档介绍,我大致看了一眼学生的个人信息。

    对方是一个只有六岁的可爱小男孩,照片很耐人,一看就是富贵家庭的孩子,养的白嫩又水灵。

    不过,个人信息的背景介绍里,并没有说明孩子的家世,唯一的信息就是,这个孩子名叫小川,天资聪慧,特别顽皮。

    我翻了翻后面的一些经历和注意事项,惊讶的发现,小小年纪的他,已经参加了数十场知识竞赛;只不过……他的教育经历当真很曲折,单是在家教这一块,就已经更换了十几个家庭教师,而每一任被辞退的教师,都是因为这位小少爷的顽皮捉弄或者是非人特性,给逼走的。

    也难怪,赶在我被辞退的关键时期,领导还能好心的赠与我一份兼职,原来是因为没人敢再接这份工作了。

    我将文件袋放到了床头柜,蒙头便猫进了被窝,刚巧这时的周子昂洗漱完毕,他慢腾腾的挪到了我身边,伸手便揽在了我的腰上。

    肌肤碰触的一刹那,我感觉到十二万分的恶心,他的身体是肮脏的,不论外表洗的多干净,都是肮脏的。

    我推开他的手,冷冷的说:“我困了,睡吧。”

    周子昂倒是没再说什么,缩回了手,转向了另一边。

    死心,也莫过于此了吧,同床共枕这么多年,最后才发现,原来我并不了解身边的这个男人。

    慢慢的,我入了深眠,而再一次苏醒时,我以为天亮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发现天还是黑的。

    只不过,我是被枕边的手机,给震醒的。

    我摸黑的抓起了手机,等着视线慢慢聚焦后,点开了手机屏幕上的短信。

    短信的号码很陌生,没见过,但后四位却是连着的四个7,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的手机号码。

    我点开短信,上面写道:“阿姨你好!明天你来做课程辅导的时候,麻烦你在进口超市给我买一些松露巧克力,当然,我会给你报酬,谢谢你了!”

    看着这莫名其妙的短信内容,我一下就变得精神了,这是谁发的?难道是发错了?

    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接着,我的手机又来了一条信息。

    不过这次的号码就比较普通了,内容也极为的客气。

    “唐小姐你好!我是小川的管家,鄙人姓庄。刚刚小少爷发给您发短信实属打扰,希望不会给您造成不便!培训机构已经将您的个人信息发给我,如果您看到短信,希望在明天中午一点前,给我回一通电话,打扰了。”

    看着这前后对接的两条短信,我才明白,原来,第一条是那个名叫小川的小屁孩发的,而这第二条,是人家家里的管家发的。

    看样子,这个孩子真的如简介上描述的那样,古灵精怪,聪明至极。

    我忍不住的笑了笑,随后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十二点整。

    我侧了一下身,可是视线所及之处,空空如也。

    周子昂不在,卧室门又是紧锁。

    紧张的情绪瞬间袭上了心头,直觉告诉我,周子昂现在,应该和袁桑桑在一起。

    袁桑桑就住在隔壁的书房,我猜测,周子昂应该是去找她了。

    还真是耐不住饥渴。

    我蹑手蹑脚的爬下了床,站在门边,耳朵紧贴着门面,闻声外面的动静。

    很清晰的是,客厅那头传来了窸窸窣窣的交谈声,虽说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但能分辨出,是周子昂和袁桑桑的声音。

    我捏着一把汗,定在门口一动不动,生怕被外面的人发现。

    过了几十秒钟之后,我听到了袁桑桑的呻吟声,甚至还有……周子昂拍打袁桑桑臀部的声响。

    他们两人似乎特别的投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老婆还在卧室里。

    我克制不住的想哭,左手狠狠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右手抓着自己的胸口。

    而这时,客厅里忽然又停止了噪响,我急忙走回床边,却不小心,碰到了电视柜旁的果盘,盘子里的水果刀险些落地,我心急去抓,却不料抓在了刀刃上,左手的手掌心直接被割破。

    一瞬间,手掌心变的潮湿而粘腻,可我来不及处理伤口,因为我听到,客厅里的周子昂,正朝着卧房的方向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