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章 奇怪的袁桑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怀孕的事得到了证实,我父母的情绪,即刻便放松了下来。

    不过与之相反的是,婆婆和周子昂的状态,越来越萎靡了。

    其实我挺不明白的,明明婆婆只是想要一个孙子而已,那现如今我怀有了身孕,她为什么仍旧不高兴?还是,她就是认定了,要让袁桑桑给她生孩子?这于情于理的,都说不通。

    我爸妈在看到验孕棒上的信息反馈后,一直保持着兴奋的状态,父亲也不严厉了,眼角带着笑,美滋滋的。

    我妈呢,更是笑的牙龈都露出来了,别提多开心了。

    可是,看到他们老两口这样,我就禁不住的愧疚,毕竟,这是一场假怀孕的戏码,我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报复周子昂和婆婆而已。

    我父母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偷偷的跟着母亲下了楼,我询问母亲是如何得知的我不孕的消息。

    母亲说,她原本并不知情,但白天上班的时候,忽然就接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而邮件里的内容,就是在说我不孕不育。

    母亲收到的邮件,和公司同事收到的那封群发邮件,一模一样。

    看样子,这个刻意散播谣言的人,一直在关注着我的生活动态。

    送走母亲之后,我返回了家中,家里的气氛依然沉闷,我自顾自的洗漱收拾衣物,一句话也不说。

    隔了一会儿,婆婆凑到了我身边,一本正经的说道:“明天去医院吧!好好检查一下,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又有身孕了,我感觉那验孕棒不准。”

    我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明天就去医院。”

    其实,我老早之前就已经和医院的徐医生打过了招呼,本来徐医生并不想帮我,但是,由于她之前接触过我这个极品婆婆,也就抱着做善事的心态,同意帮我了。

    毕竟恶心的人,到哪里都惹人厌!

    婆婆见我答应的爽快,语气就稍微软了一些,“你不会是骗我们的吧?真的怀孕了?”

    我佯装淡定,“生出来的时候你不就知道了么,不信的话,就等我生出来了,你再相信。”

    婆婆尴尬的咽了咽喉咙,“我倒也不是怀疑你,只不过你刚查出有病症,结果忽然又……”

    我懒得跟她周旋,转身就要往卧室走,“爱信不信吧!我肚子里的孩子,我自己清楚就行了。”

    婆婆立马跟了上来,“哎呀未晚!我信!我信!你看厨房里的那些中药,就是我熬给你的!为了给你补身子用的!”

    我回头笑笑,“是吗?那我怎么在早上的时候,听见你和袁桑桑说,你晚上要给她熬补药?”

    提到袁桑桑,我转头冲着客厅里正在发呆的周子昂喊道:“袁桑桑呢?怎么我父母一来,她就不见人影了?”

    周子昂晃神的恩了的一声,磕磕巴巴的说道:“老婆,你确定你真的怀孕了吗?”

    看来,这母子俩,都在晃神。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既然一直以来,他们的目的都只是为了要孩子,那现在,我怀有了身孕,他们为什么依旧闷闷不乐?还是……出现了什么更棘手的事情?

    还有,袁桑桑到底去哪里了?

    我走到周子昂身边,再次问道:“袁桑桑呢?不会是听说我爸妈要来,提前藏起来了吧?”

    周子昂的脸色瞬间铁青,“你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我和袁桑桑有什么事一样!她学校有事先回去了!”

    周子昂把脸瞥向一边,有模有样的生着气。

    我笑了笑,“我还以为,你是觉得不能让袁桑桑帮你代孕,才这么失落呢。”

    周子昂的眼神开始游离,稍有戒备的看着我,问道:“老婆……你最近怎么总是说这种话,难道你觉得,我会和袁桑桑发生什么吗?她只是我们资助的孩子而已,我和她……”

    我当即打断了他的自述,“我没有怀疑,是你想太多了。”

    我转身就要回房间,一旁的婆婆就开始和周子昂使眼色,我假装看不见,忽然,婆婆凑到我面前,说道:“儿媳妇啊,刚才听你妈的意思说,你不是他们唐家的亲生女儿,这是真的吗?”

    我斩钉截铁的点头,“对,不是亲生的,是弃婴,所以,你根本不用惦记城北的那套复式,那是留给我哥用的。还有,现在我已经怀孕了,房子也就不用卖了,更不用找什么代孕。”

    说罢,我就回了房间,根本没给婆婆说话的机会。

    关好房门之后,我给曲玥打了一通电话,我让她帮我查查袁桑桑的下落,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回学校了,因为我总觉得,袁桑桑最近的举动很奇怪,特别是在我发现她使用排卵试纸之后,我就更加的怀疑,她有问题。

    早起的第二天,我按着婆婆的意愿,去了医院做检查,当然,在去之前,我早已和徐医生联络好,不管测试结果怎么样,都会给我开一份已经怀孕的诊断单。

    当婆婆拿到那个单子的时候,她的神情很复杂,有兴奋,但也有担忧。

    我着实看不懂她这表情里的意思,正当我纳闷的时候,曲玥忽然给我打来了一通电话,我接起,那头是她喊破喉咙的辱骂声。

    “我去他妈的周子昂!唐未晚,你到底是嫁了个什么样的男人啊!人前装的跟个大丈夫似的,背地里竟然能这么猥琐!妈的,你赶紧给我离婚吧!别和他过了!”

    我被曲玥说的一头雾水,“怎么了?他又怎么了?”

    曲玥偏激的说道:“你不是让我调查袁桑桑吗!我让我一个学弟去跟踪她了,结果你猜我得知了什么,今天早上,你老公,带着那个贱人,去家睦妇产医院看病去了!我寻思他带着小三去那种地方做什么,我就让朋友查了一下,呵呵,这一查可好了,小三的病例案底都让我给查出来了!那个贱人袁桑桑,一年前,就怀过一次孕,也是你老公陪着去的,不过孩子没保住,流掉了!我估计,那就是你老公的孩子!”

    听完了曲玥这一连串的揭穿,我的双腿开始发软。之前我以为,周子昂婚内出轨,对我来说就是人生中最大的打击了,可如今看来,这个戴着面具和我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男人,竟然欺骗了我一次又一次。

    怀孕,流产,多年的劈腿和欺骗,这就是和我同床共枕的丈夫,这就是当初结婚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此生只对我忠诚的周子昂。

    医院的走廊里,人流来来往往的从我的身边经过,那刺鼻的药水味,侵袭了我的大脑,我的全身。

    我恍惚的看着周遭的一切,而耳边,再次传来了曲玥的声音,“未晚,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袁桑桑好像又怀孕了,我听调查的人说,她最近一直在备孕,刚才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两人一直有说有笑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