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章 记忆中的滕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天亮的一早,我早早的冲澡洗漱,弄干净自己以后,开始梳妆打扮。

    好像从结婚之后,我就没有好好的打扮过自己了,看看隔壁间的袁桑桑,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差距在哪里,一比便知。

    画过淡妆,穿上很久没碰的白纱裙,这一身装扮下来,还是蛮精神的。

    收拾好自己,我打算早早的出门,可还没走出洗漱间,婆婆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我刚要问她怎么了,她就急忙催促我出去,脸色难看的跟吃了臭抹布一样。

    紧接着,她开始在洗漱间里哭吼,说自己要死了,说自己活不久了。

    我推开门,心想着她又在犯什么病,结果,坐便旁侧的垃圾桶里,竟然出现了染着血的卫生纸!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以为婆婆是不是得了什么重病,我拉起她的手臂,说:“你吐血了?这血哪来的?”

    婆婆的脸涨的通红,恐惧的说道:“我不知道啊!我都已经绝经好几年了,忽然又来事了……”

    我瞪大眼,婆婆在绝经的年纪,又来大姨妈了?

    这时,袁桑桑闻声走了过来,她诧异的看着婆婆,喉咙上下吞咽,一句话都说不出。

    而我这才想起,昨天,婆婆喝了袁桑桑做的那个药膳粥,所以才……

    呵呵,还真让我猜对了,那个药膳粥,有问题。

    我转头,对着卧房里的周子昂说:“子昂,你带妈去医院看一下吧!看看是不是身体出了问题,我今天有事,要先出门。”

    话落,周子昂和袁桑桑就开始伺候婆婆,我一个人拿着包离开了家。

    他们自己闹出的笑话,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好了。

    出了家门后,我打车去了曲玥家,因为今天一大早,我就接到曲玥的电话,说是让我去她家找她,江湖救急。

    鬼知道,这个总惹麻烦的曲大小姐,又出了什么事!

    抵达曲玥所在的别墅区后,我徒步走了十多分钟,才找到她家。

    典型的欧式建筑,也是三层楼的小别墅,气派的很。

    这个房子,是曲玥和他爸爸住的,曲玥是单亲家庭,妈妈很早之前就去世了,不过,是因为受了情伤,自杀的。

    所以,曲玥对她爸爸一直存有偏见,而这个看似气派的家,实际上也是伤痕累累。

    按过门铃之后,房门自动打开了,我走进大厅,看到曲玥正一路小跑的在大厅的衣橱室和洗漱间两边狂奔,她一边穿上衣,一边说,“你等我一下啊!我马上就结束!对了,茶几上放了一份文件,是关于袁桑桑的,我帮你调查了一下她的个人信息,你看一下吧!”

    我坐到沙发上,翻看起了桌面上的文件,袁桑桑的个人信息我倒是了解,从小无父无母,有一个大她八岁的哥哥,但是一直在监狱里服刑,其他的,就是一些小来无去的信息,我也没什么心思了解。

    不过,在曲玥调查的这份个人资料里,有写袁桑桑的学校信息,包括宿舍舍友的信息,甚至,还有袁桑桑借高利贷的记录。

    她还借高利贷?这还真是在我意料之外。

    等曲玥换好衣服之后,她脸色红润的站到我面前,说:“你不是想报复周子昂么,我帮你算计了一下,你可以先从袁桑桑下手,反正你最后都要和他们撕破脸,那我们就撕的彻底点。”

    “什么意思?怎么从袁桑桑下手?”

    曲玥一脸神秘的打了一个响指,“你先陪我去办一件事,然后我就告诉你怎么做!”

    “办什么事?”

    “陪我相亲!”

    “啊!?”

    我没听错,眼前这个大大咧咧,换男友无数的曲玥,此时此刻要去相亲。

    相亲对象是她父亲给安排的,据说对方同样也是财阀,家产规模是曲玥家里的十几倍。

    而且这次的相亲,是双方父母安排的,可以说,是老一辈的革命友谊,衍生出来的情感交易。

    不过听说,和曲玥相亲的男方,身下还有一个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异。

    依着曲玥的意思说,她估计对方应该是个秃顶丑陋的中年男人,毕竟这年头,能单身的男富豪已经很少了,如果被单下了,肯定是身体或者心理有点问题,要么,就是跟曲玥一样,花心到不行!

    曲玥让我陪着去,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替她壮壮胆,如果对方死缠烂打,也好有个帮手帮她脱身。

    曲玥相亲的地点,不是在餐厅,更不是在咖啡馆,而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的,男方的公司。

    据说那男人是个工作狂,基本没有私人时间,好不容易顺从了父母之命同意相亲,还要委屈女方去他的公司见面。

    曲玥倒是无所谓,因为她并没想跟这个男人有什么实质上的感情培养,就当认识了一个朋友,了结长辈的愿望。

    只不过我万万没想到,曲玥开车带我去的地方,是当地最大的集团公司,滕风集团。

    滕风集团,是周子昂就职的地方,在物料部门。

    想当初,他的这份工作,还是我父亲帮忙走关系,给他争取到的。

    这集团我很熟悉,确切的说,在这座城市,没有人不知道这家公司的存在,它的势力之壮大,财富之雄厚,是我们平民老百姓,不敢想象的。

    下车之后,曲玥拉着我就往公司大楼里走,我跟在后头,气喘吁吁的问道:“你相亲的人,叫什么名字啊?在这家公司里负责什么?”

    曲玥潇洒的耸耸肩,“董事长,名字叫什么来着……我也忘了,一会儿我问问。”

    董事长?

    如果是董事长,那就是这集团里官最大的那个,那不得……五十多岁啊?

    不过,听曲玥的意思,这个董事长,应该是前任老董事长的儿子,老董事长好多年前就已经退位了,现在,都是这个儿子在打理,年纪也就三十的样子,和我们差不了多少。

    上了电梯之后,曲玥对着反光镜整理了一下衣领,她转头冲我眨了眨她的大眼,“怎么样?样子不算随意吧?”

    我点点头,“只要你一会儿不爆粗口,肯定不会出差错!”

    曲玥抬手就要揍我,这时,电梯门开了,十五层。

    这一层是集团的行政大厅所在处,一下电梯,整个大厅很宽阔,员工都被间隔在小格子里,虽然看上去人很多,但是极为的有秩序。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草清香,每一处都很精致,特别是员工的装扮,规整、利落、清爽。

    路过大厅的最里处,是董事长的办公室。

    我们在和前台秘书打过招呼之后,秘书用座机打了一通电话,然后让我们在隔壁会议室稍作等候,董事长正在开会,很快就结束了。

    我总感觉,这不是来相亲的,而是来谈生意的。

    大概坐了能有十五分钟的时候,那个董事长的会议还没有结束。

    我坐不住,就在这一层四处走了走,我以为能找到周子昂所在的办公室,但是经过询问才知道,他的办公地点,在十三楼,不在这一层。

    溜达回去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洗手间,烘干双手的时候,男厕那边,走出来了一个人影,西装革履,高高壮壮。

    因为对方的身材实在是太高,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大概一米九的样子,一身妥帖的黑色定制西装,暗格条纹,大概是因为身材太好,总觉得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有一种男模走秀的效果。

    我愣住的时候,那个男人正在低头洗手,突然,他将水龙头开的很大,随后……开始用凉水洗脸……

    他不停的往脸上扑凉水,一下接着一下,感觉好像很需要凉水的刺激。

    我立在旁边发呆的看着他,这时,他伸手就朝我这边勾了过来,他的右手在空气中胡乱的抓,我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掌,不禁感叹,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孽,能长出这么好看的一双手。

    忽然,他停止了乱抓,眯着眼睛冲我这边侧了一下头,开口道:“能帮我拿一下纸巾吗?”

    我这才回过神,急忙帮他抽出几张纸巾,递过去之后,继续发愣的看着他擦脸。

    我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很猥琐,竟然像个色姐姐一样,观看人家洗脸。

    可是,他的侧脸真的太完美了,分明的棱角,高挺的鼻梁,浓长的眼睫毛,我想,他的正脸,一定很完美吧!

    等他洗完脸之后,他眨了眨眼,接着扳直身子,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

    而我们,就是在镜子中,对视了……

    我要怎么形容他的长相?深邃如琢的双眸?幽深沉沦的视线?或是……棱角分明的轮廓,带着一丝英锐凛然?

    或许是因为他额前的碎发被打湿,凸显出精致的五官,我竟被,那样一双黑曜石般澄澈的双眼,烧熔了……

    一秒、两秒、三秒……

    我想,这是我这辈子,度过的最漫长的一段时光。

    相识于无言,却也相别于无言。

    反应回神儿时,我清了清嗓口,冲着镜子里的他,尴尬道:“还……还需要纸巾吗?”

    他摇了摇头,但视线继续停留在我身上,我不知道他在看我什么,难道是我身上的衣服太奇怪吗?

    我低头看了看裙摆,并没有什么问题啊!

    鼓起勇气之时,我硬挺挺的转过头,迎上了他灼热的目光,磕巴道:“怎么了……干嘛这么看我……”

    可是,对方非但没有收回眼神,甚至更加专注的盯着我看,彷佛我刚才说的话,他都没听见。

    我望着他的眼、他的轮廓,不得不说,他的容貌,是我少见的俊俏脸庞,冷峻中带着点矜贵。

    我看他还在看我,就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可就是这么一晃,我忽然觉得,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我伸着手,隔空挡住他额头的位置,突然,我的脑海深处,浮现出了一张一摸一样的脸,只不过记忆中的那张脸,才十几岁。

    我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同样有着分明的五官轮廓,也同样有着那样一双深邃的眼,只不过,记忆中的男孩,留着难看的西瓜头,而眼前这位,没有刘海儿。

    我忽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因为我实在想不起,记忆中的那个男孩的名字。

    我只记得,在我初一、初二的时候,我有一个外号叫做“跟屁虫”的前桌,他是一个只会依赖我的胆小鬼,是一个沉默寡言不爱说话,甚至有些自闭的小男孩。

    而眼前这位,很明显是滕风集团的员工,男公关?还是小职员?反正,他肯定不是大领导,毕竟,领导阶层的人,不会在公共洗手间里洗脸。

    我看他还没有回神的意思,就直接开了口,“请问……你认识我吗?”

    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而这时,他才收回了自己专注的视线,只不过,他的眼睛,依旧在我的身上来回打量。

    而我,越看他的长相,越觉得,他和我记忆中的那个“跟屁虫”长得相像。

    或许,他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个男同学呢?

    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继续说道:“你好,请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唐未晚的……”

    话未说完,他的眼神忽然就变得奇怪起来,有些冷冽,有些让人不敢靠近。

    我没再继续说下去,而对方,甩了甩手上的水渍,转身就走了出去。

    好吧……可能是我认错人了。

    只不过,那个男人离开之后,我无意在地上看到了一张金黄嵌边的白色名片,我弯腰捡起,上面只写了一个名字和一串号码。

    上面的名字叫滕柯,不过没有标注职位,简简单单的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滕柯……滕柯……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名字熟悉。

    突然,我的脑子一灵光,是啊,滕柯!我记忆中那个小男孩的名字,就叫滕柯!

    对,没错,就叫滕柯!

    我激动的跑出了洗手间,可是,此时的走廊已经空无一人,我站原地左顾右盼,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他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名片,心想着,难道真的是他吗?

    那他的变化也太大了,我很清晰的记得,以前的小滕柯,长得又矮又小,平时不爱说话,学习成绩也不好,而且还总是被班级里的坏同学欺负。

    那时候的他经常躲在我身后,上学在我家门口等我,放学就在座位里等我收拾书包。因为,那时候的我一身正气,如果班级里有谁欺负弱小,我就会团着拳头往上冲,自然而然的,那时候的小滕柯,就把我当成了偶像,每天跟在我身后,成了名副其实的跟屁虫……

    只不过,后来初二的时候,他忽然就消失不见了,临走的时候,还在我的书桌里留了一封告白信。

    是的,我至今还记得,那封信是我整个学生生涯中,收到的第一封情书,虽然内容很劣质,但很让人记忆深刻。

    这些,就是我对滕柯的全部记忆了,如果说,我刚刚碰到的那个人,就是我的初中同学,那也真是太巧了,而且,他的变化也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他貌似并不认识我,毕竟在我自报家门时,他没做任何反应。

    带着心里的小小遗憾,我顺着走廊走去了办公大厅,此时的曲玥已经不见了,估摸着,应该是开始相亲了。

    我自顾自的站到了走廊一边,倚靠在墙壁一侧,目光呆滞的看着大厅里的工作人员来回忙碌。

    隔了几分钟后,前台的秘书忽然端着一个一次性水杯走到了我面前,微笑的将茶水递给我,“请慢用。”

    我莫名其妙的接过水杯,奇怪了,这里的工作人员这么好吗?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吃瓜群众,还要麻烦人家这么亲力亲为的给我送茶水。

    真人性化啊!

    十分钟以后,曲玥走出了会议室,她的手里握了两张彩印纸,一边煽风一边朝我这头走。

    面对面的一刻,她潇洒的说道:“走吧!结束战斗!”

    我瞪大眼,“才十分钟啊!谈完了?”

    她耸耸肩,拉着我就进了电梯,“不然呢,还要在这里吃午饭吗?”

    强行上了电梯之后,曲玥随手就将彩印纸折叠了一下,我留意到了她手里的纸张,一把抢了过来。

    仔细翻阅,发现这竟然是滕风集团的招聘启事。

    滕风集团……看到这个“滕”字,我无意就想到了滕柯……

    哎,算了,都是巧合。而且,我今天碰见的那个男人,也不是滕柯。

    曲玥看我在发呆,敲着我的脑门说:“你盯着招聘启事看什么,怎么,你要来应聘啊!”

    应聘?来滕风集团?和周子昂一个公司?

    我忽然觉得,这未尝不是一个好想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