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章 借贷合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晚上回家的时候,我一进屋,袁桑桑就迎面走了过来,她笑脸兮兮的说:“未晚姐姐,我听说你白天去我学校啦!”

    我点点头,“恩,给你室友买了点零食,顺便拜托她们多照顾你一些。”

    这时,客厅里正在看电视的周子昂走了过来,语气有些焦躁,“你去桑桑学校做什么?还见她室友了?”

    我硬挺挺的给他怼了回去,“怎么了,我作为她的资助人,不可以去学校关心她的学习状况吗?再说了,桑桑也不能一直不回寝室吧,总得让她的室友重新接纳她才是。”

    话落,袁桑桑眼神发贼的试探道:“她们怎么说的?没有太大的意见吧……”

    我摇摇头,“没有,就说你们关系挺好的,希望你能回寝室去。”

    倏然,袁桑桑抓住了我的手腕,撒娇的说道:“可是未晚姐姐,我很想留下来照顾你,你刚怀孕,总得有人照顾你才是啊!这段时间,我都在家里住出来感情了,不想回学校……”

    我呵呵,才住几晚,就住处感情来了,恶不恶心!

    我懒得搭理她,捏着太阳穴就往洗漱间走,“这事儿以后再说吧,我先收拾一下。”

    晚上用餐的时候,袁桑桑不出意外的又做了很多菜品,不过这次因为有了药膳粥的教训,我就专挑袁桑桑敢下筷的菜品吃。

    婆婆的身体虽然没有了大毛病,但是这一次的出血事件,还是挺让人惊悚的。

    到底是什么药,能让一个已经停经几年的老年人重新来大姨妈,想想都恐怖!

    晚饭快要吃完的时候,我放下筷子,语气严肃的说:“房子的事,今天有消息了,刚好以前的同事准备在这一片的小区里买房子,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准备把房子卖给那个同事。”

    其实这个所谓的同事,都是我杜撰出来的,我的目的,是为了将房产转移出去,以防之后闹离婚的时候,彼此撕扯不清。

    婆婆一听房子的事有了着落,立马高兴道:“那你准备多少钱卖啊?新房你选好了吗?是买新楼,还是……”

    我说道:“买新楼,最近圣广那边新开了一个大盘,我看不错,180多平,价格也合理。至于现在的这个房子,按着现在的房价和地段,我估计能卖上六百多万。”

    婆婆即刻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天啊,这么多啊!我记得你爸妈当初说,他们买这个楼的时候,才花了不到二百万。”

    我心想,我爸妈买房的时候,正是好时机,现在房价翻番,怎么卖都是赚钱,但是,这钱我肯定不会让它流到周家人的手里!

    我点点头,“我那个同事也接受六百万的价格,我打算明天就跟他谈。”我抬起头,看着婆婆说:“家里的房产证在哪,拿给我吧。”

    婆婆考虑了一下,防备道:“儿媳妇啊,那你这房子卖了,钱放哪?是直接买新房吗?”

    我点头,“新房首付,不都需要钱么。”

    婆婆说道:“那新房的贷款呢?你打算怎么办?”接着,婆婆清了清嗓,“我寻思啊,最近子昂打算买新车,也需要贷款……要不这样,子昂的贷款呢,就负责车这一块;你呢,就负责新房的贷款,毕竟子昂赚的没你多。”

    听了这话,我真是笑了,合着,她的意思就是,让我负责新房的贷款,然后房产证上还只写周子昂的名字?真把我当傻子呢!

    这时,周子昂往我的碗里夹了一块肉,说:“老婆,我觉得妈的提议可行,反正我们都是一家人,怎么弄都行。”

    一家人?我怎么那么恶心“一家人”这几个字!

    我倒是没表现出什么不满意的神色,毕竟,大计划在前,我不能破坏了我之前所做的努力。

    我说道:“还贷的事再说,房产证上还正常写子昂的名字,反正以后这些家产都是我孩子的。”

    婆婆立马喜笑颜开,“哎呀,我儿媳妇就是懂事!我怎么这么幸运,找了这么个好儿媳妇呢!”

    我心里一万遍的辱骂,您可真会说胡话!

    晚上的时候,婆婆将房产证交给了我,而我为了得到他们母子俩的信任,特意要来了周子昂的银行卡,告诉他们说,到时候我会直接把房款存到周子昂的账户上。

    这下,婆婆就更加开心了,周子昂呢,也傲气的跟皇帝一样。

    我就是要看到他们膨胀的样子,然后再亲眼目睹,他们狠狠的摔在地上。

    为了尽快将房子的事情处理好,没过几天,我就通知婆婆和周子昂,我的那位“前同事”已经决定买我家的房子,对方要求尽快见面,把合约的事情敲定一下。

    而这位“前同事”,是曲玥帮我找的救兵,名叫阮竹生,是一位能力比较出色的银行理财顾问,一表人才,白手起家。听说是曲玥的追求者,但遭到了曲玥无数次的拒绝。

    曲玥把这个人介绍给我的时候,拍着胸脯跟我保证,这人绝对靠谱,绝对能帮我把戏演好。

    见面的地点在一家茶餐厅,我们带全了证件和房产过户的合约手续,提早十分钟抵达。

    婆婆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而那位阮竹生抵达的时候,刚好就把车停在了餐厅门口,他开了一辆宾利过来,当婆婆看见他的豪车时,立马放了心,“不错,看这小伙子的车子就能猜到,他肯定有钱,这房子卖给他应该没问题。”

    我偷笑着抿了一口红茶,说:“当然了,人家可是要一次性付款的!”

    周子昂惊讶了一下,“真的啊!”

    我点点头,“一会儿唠唠你就知道了。”

    那位阮竹生进屋的时候,我假装熟络的跟人家打了招呼,果不其然,对方当真是一个稳重有才华的人,难得曲玥能认识这么靠谱的男人。

    经过一番交谈之后,婆婆和周子昂都同意了房子出售的事,而说到房款的时候,我本打算先绕过这个话题,日后再想办法圆过去,可谁知,阮竹生当场就说,可以先打一半房款,等房子彻底过户之后,他再打剩下的。

    我当场就被他震住了,这怎么可以,他怎么能承诺说,现在就打款?一半的房款,那可是三百多万啊!他怎么可以乱改剧本,不按套路出牌呢!

    我慌乱着不知如何应付眼下的状况,结果,阮竹生直接就要走了我手里的那张周子昂的银行卡,说:“我现在就打款,稍等。”

    我傻了眼,而几分钟之后,周子昂的银行卡里,就瞬间多了三百一十万!

    此时的我已经说不出话,我觉得这场戏,好像是演崩了,这不是平白无故的,给了渣男三百多万吗!

    可婆婆和周子昂却高兴的不得了,两人像是捡了多大的便宜一样,在那里开心的合不拢嘴。

    我使劲的跟阮竹生使眼色,可对方就是不理会我。

    我觉得这事玩大了,打算偷偷给曲玥发信息,让她阻止阮竹生,可这时,阮竹生突然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小摞的合同文件,说:“既然咱们的合约已经达成,那一会儿,就去相关部门把手续都给办完,房子正常归属到我名下,至于那剩下的三百多万,我会在你们完全交房之后,打给你们。”

    婆婆蛮有心眼的多了一嘴,“可是……如果我们现在就把过户手续给办妥了,你后期不给我们打尾款怎么办?”

    阮竹生很可亲的笑了笑,“我早就猜到你们会有这样的顾虑,所以提前拟了一份合同,就是关于这剩下的三百一十万的,上面写的很清楚,等你们交房后,我再打钱。这合同我弄了三份,你们一份,我一份,还有一份留作备用。”

    眼下,我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阮竹生的计谋了,但是,我总觉得,他这合同里,应该是有什么问题。

    阮竹生把合同中的一份交给了周子昂,周子昂看过之后,点头说没问题,接着便签了字。

    而后,阮竹生将剩下的两份,都给了他,说是内容全都一样,直接签字就可以了。

    此时的周子昂还处于兴奋状态之中,听到对方说是一样的合约,就眼都不眨的,都签完了。

    而我,眼睁睁的看见,其中一份合约内容,和其他的两份,有不一样的地方。

    我心慌的抬头看了看阮竹生,可他却波澜不惊的继续跟周子昂对话,转移周子昂的注意力。

    我想,这个人,应该自有他的谋略吧。

    所有的合约都搞定之后,我们雷厉风行的办完了过户手续,因为有熟人,所以一切都很顺利。

    临着要分开时,阮竹生再次大发慈悲的跟婆婆和周子昂说:“房子你们可以慢慢收拾,我不着急入住,我大概五个月以后才会换房,所以你们不用太急着交房。”

    婆婆笑的是心花怒放,“哎呀!小伙子你太好了!能和你这样的人做交易,真是我们的福分啊!你需要房子的时候,随时说!我们有别的住处的,我儿媳妇家里还有一套小复式,我们可以去那里暂住!”

    我晕,她到现在,都在盘算着我哥的那套房子,无耻!

    事情谈妥之后,我们打算就此告别,可阮竹生突然提议要和我单独坐一会儿,说是有工作上的事要交流一下,让婆婆和周子昂先回家。

    他们两人倒是没怀疑,直接打车就离开了。

    只剩下我和阮竹生的时候,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刚刚周子昂签的那几分合约,他抽出其中不太一样的那一张,对我说:“你刚刚一定被吓坏了吧,觉得我一定是疯了,突然转那么一大笔钱,给你的丈夫。”

    我猛的点头。

    他将那份合约摊在我面前,说:“其实这件事我应该提前告诉你的,但是曲玥不让我说,她说你丈夫欺骗了你太多,必须接受应有的教训。所以,我才自作主张的,动了点歪手段,让他签了这份合约。”

    他将合约放到我手中,而我这才看懂,原来这份合约,是一份高利贷的借条。

    这上面明确写着,周子昂于今日上午,向某借贷公司,借款三百一十万,时限为一年。

    上面写了周子昂的银行卡号,身份证号等一系列的个人信息,内容还明注了钱款交易的方式。

    更让我惊讶的是,这借贷的利率,是百分之三十,也就是说,一年后,周子昂要连本带利的还给借贷公司403万……

    这一招,实在是太狠了……

    我震惊的抬起头,思绪混乱的看着阮竹生,缓了好一会儿,说道:“这是谁的主意?”

    阮竹生耸耸肩,“应该算是我的主意吧!我听曲玥说,你本意只是想将这个房子过户出去,也就是把房产转移到别人那里,这样离婚的时候,你的房产不会被你丈夫瓜分,是吧。”

    我点点头,“我是这样想的,我只想保住我自己的财产,因为那房子是我爸妈的,我不能把我爸妈的东西,给那个渣男。”

    阮竹生说道:“但是我想了想,如果你把房子出售之后,你的丈夫却迟迟看不到房款,肯定是会出事的,所以,才想了这么一招。本来利率那里我只写了百分之一,但是曲玥说不行,硬是给改成了百分之三十。”

    我惊恐的合不拢嘴,“那这钱,到底是谁借给周子昂的?如果他不还呢?”

    阮竹生点了点合约的末尾,“这里有借贷公司的公章,是咱们市里最出名的一家借贷公司,也是比较黑的一家,这合约是我从他们那里要来的,我估计,如果你丈夫到期不还款的话,恐怕会出人命……”

    说罢,阮竹生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哦对了,如果你们离婚了,这笔债务,也不会对你有影响,因为合约后面,有相关的说明,这点你大可放心。”

    好吧,这一出套路满满的戏码,当真是让我心服口服。

    这么损的招,估计也只有曲玥能想出来了。

    而我现在只希望,事情能按着我期望的走,不要出篓子就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