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章 停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房产的事情彻底办好,我心里的那个结,才算是稍稍松了一些。

    我已经跟阮竹生商量好,在我离婚之前,我的那处房产,就一直放在他的名下,等到我彻底离婚,没有财产纠纷的时候,再将房产拿回来。

    从房产办事处离开以后,我乘坐地铁,准备前往机灵鬼小川的家中。

    今天是正式授课的第一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就提前准备好了授课的教材,以及足够诱惑他的松露巧克力。

    抵达别墅园区时,庄管家的车照例开到了地铁口,我真的很惊讶,从来没有一个客户,会把细节做的这么人性化。

    一下车,我就看到了站在家门外的小川,他的手里拿着塑料水枪,见到我的时候,一脸坏笑的就要往我身上呲水。

    只不过,他刚给水枪打足气,就又打消了欺负我的念头。

    他踩着绒毛拖鞋走到我面前,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摸着我的肚子说:“看在你有小宝宝的份上,我就不欺负你了!”小川抬起头,大眼汪汪的看着我,“晚晚阿姨,小宝宝都是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的吗?”

    我摸了摸他的额头,“对啊!难道小川不是吗?小川,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瞬间,小川的眼神晦暗了下去,他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转身便进了别墅。

    我看着他小小一坨的背影,莫名感觉到,这个孩子,似乎缺失了什么东西。

    比如,每个孩子都拥有的母爱。

    的确,从我认识小川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没在家里捕捉到有关他母亲的线索。

    别墅里的所有物件,都是冷冰冰的简约风,一点女主人住过的痕迹都没有。

    而且,关于小川父亲的信息,我同样一点都不清楚。

    当时领导把小川的资料递交给我的时候,就严肃强调过,大户人家的资料都是保密封锁的,一般这样的家庭比较复杂,去了以后,不要多嘴问人家的私事,会很不礼貌。

    当然,这也是我们职业守则中的一条。

    我跟着小川往别墅里走,而恍惚间,我察觉到二楼的最左侧窗户里,有人在盯着我看。

    我抬头,却什么都没发现。

    正式开始上课之后,我和小川的学习地点,一路从书房,折腾到了大厅的茶几上。

    一是书房太闷,二是我们俩都觉得,大厅视线好,朗读的气氛也好。

    可能我这个人天性就不严肃,因为以前总和孩子呆在一起,多多少少的,有点孩子疯。

    我们授课之前,庄管家严肃告诉过我,不可以给小川吃巧克力,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他可怜巴巴的眼神,他一口一个“晚晚姐姐”的叫我,时不时的还跟我抛媚眼,我当真招架不住一个六岁小男孩的萌态。

    所以,只要趁着庄管家不注意,我就偷偷往小川的嘴里塞小半颗糖,我们两人像是做贼一样,同庄管家各种斗智斗勇。

    可是,再精明的骗子,也有落网的一刻。

    正当我和小川笑嘻嘻的偷吃巧克力的时候,我的身后,忽然就传来了庄管家的声音,“咳咳……唐小姐,主人让我告诉你,不要再给小少爷吃糖了,再吃下去,他晚上就不肯吃晚饭了。”

    我尴尬的回过头,“你家主人……怎么知道的?”

    庄管家指了指大厅最里处的角落,我惊讶的发现,那里,竟然有摄像头……

    合着上课这么长时间,我都是在被监视的情况下……

    我灰溜溜的拉了一下小川的手,小声道:“我们去书房吧!去书房做题!”

    庄管家在我身后说道:“书房也有摄像头。”

    好吧,当我没说。

    在守着小川做练习题的期间里,我批改好他的作业,随后从包里拿出了两张彩印纸。

    这彩印纸,是我之前从曲玥的手里抢来的,是滕风集团的招聘启事。

    没错,从我看到这份招聘启事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盘算着,要不要去滕风集团找份工作。

    或许真是应了那句话,一个人爱得有多深,就恨的有多沉重。

    我对周子昂的报复执念,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望着那张招聘启事发呆的时候,机灵鬼小川,不知何时凑到了我身边,他一把抓起那两张纸,说:“晚晚姐姐,你要去这里上班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想去,但是以我的实力,未必够格。”

    小川盯着我意味深长的看了两眼,忽然冒出一句,“晚晚阿姨长得这么漂亮,肯定够格!”

    ……

    现在的小朋友都怎么了,六岁的年纪,就这么现实了吗!

    下午的课程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陪着小川练习了一会儿口语,但没成想,小家伙或许是太累了,念着念着,就躺在我的腿上睡着了,样子可爱的很。

    因为他睡的太香,我一直不敢挪动地方,生怕把他吵醒。

    我很随意的倚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想着,等他打盹打够了,我再离开。

    可没料到的是,我自己,也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时,天都黑了,大厅里没有亮灯,整个屋子都黑压压的,除了窗口有点月光以外,什么都看不见。

    我打了个哈欠,莫名觉得屋子里空荡荡的,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回音。

    肉乎乎的小川还在我的腿上熟睡,而我的腿,早已麻的没了知觉。

    我试图起身,而这时,我的耳边,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沙发那边有人!

    我警惕的小声喊了过去,“谁!”

    可是对方没说话,径直就朝我走了过来。

    我眨了眨眼,只能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

    大概是防御心太强,我伸手就打抓了过去,不巧的是,我貌似,抓到了一个人的头发……

    是男人的头发,也就一根手指那样的长度,发丝很硬,蓬蓬乱乱的。

    用力抓扯的一瞬间,那男人低沉的“哼”了一声,而我刚要尖叫,他就一把抱走了我腿上的小川。

    我急忙松了手,这才反应过来,前面的这个男人,可能是小川的爸爸。

    我胆怯的说道:“对不起……刚刚失礼了……”

    那男人倒是没说什么,抱着小川就摸黑走向了二楼,等他走到楼梯拐角的时候,嗓音浑厚的开了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一会儿我送你。”

    他的声音很空,但是很好听。

    我发着愣,忘记了给人家答复,等他消失在楼梯口以后,周遭的空气里渐渐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这味道我已经不止一次的闻到过了,好闻的很。

    我拖着那条半残不残的腿,起身在屋子里寻找开关。

    只是找到以后才发现,家里竟然停电了。

    确切的说,是整个别墅园区,都停电了,应该是电路出了什么事故。

    我本想着,这么晚还逗留在人家家里,已经是一种失礼,如果再让人家把我送回去,那实在是太不懂规矩。

    我打算偷偷摸摸的离开,胡乱的在沙发上摸到自己的衣服之后,起身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可这时,二楼的男主人下了楼梯。

    我的身体忽然间变的僵硬,脑子也愚钝的,想不出拒绝他的理由。

    我莽莽撞撞的开始快速穿鞋,而直起身的一瞬间,我的身后,忽然多了一件西服外套。

    我能感觉的到,那外套很长,质地也很精细,贴合在后背的一刻,由凉及暖。

    不知怎的,我的心忽然间变的很温热,貌似很多年,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我吞吞吐吐的说道:“谢……谢谢。”

    男主人的语气依旧冷冰冰,“我去取车,你等我。”

    他绕过我,走出了家门,而我的耳畔,久久回荡着他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觉得有些熟悉。

    浓浓的夜色之下,我依旧没有看清他的正脸,而他留给我最多的,就是这个背影。

    这时,别墅大门外,突然开进来了一辆宾利车,那是庄管家开的车,我记得。

    我感觉自己碰到了救兵,立马冲着庄管家的车挥了挥手。

    庄管家下车以后,急忙跑去了右边的车库,他站在男主人的一侧,恭敬的说道:“我来送唐小姐吧!您在家陪小少爷就可以了!”

    朦朦胧胧的黑夜下,我看到那个男主人正朝着我这边观望,可是因为车灯太晃眼,我依旧捕捉不到他的样貌。

    隔了一会儿,庄管家走回我身边,说:“上车吧唐小姐,我送您回去!”

    我急忙上了车,而外头的男主人,回了别墅。

    我的身上还披着那件西服外套,外套上有专属于他的味道,很舒服,很好闻。

    庄管家上车以后,打开了车里的照明灯,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唐小姐,看样子,主人对你很满意。”

    我愣了一下神,“嗯?为什么这么说?”

    庄管家正过身,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以前的那些家教,很少有您这样待遇的,而且,小少爷也很依赖你。”

    我受宠若惊的点点头,“是吗……可能就像小川说的,因为我是孕妇,所以他们才接纳我……”

    庄管家和蔼的笑了笑,接着,他转头递给我一张名片,说:“这是滕风集团人事部经理的名片,明天下午,他们会公开面试,您要是有兴趣,可以去试一试,已经提前帮您打过招呼了。”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有点招架不住,“您怎么知道我打算应聘滕风集团……”

    “是主人的意思,您接受就好了。”

    好吧……或许是男主人看到了茶几上的招聘启事,所以才会好心的帮我联络到了滕风集团的人事部经理。

    这个男主人的社交圈还真广啊,谁都认识!

    找机会,我一定要当面道谢才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