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章 校园论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如果说,我应聘的是特殊职位,面试官针对我单独进行考核,那很好理解。

    可是,我应聘的,只不过是语言翻译的职位,那现在,是什么状况?

    整个屋子里,只有我和滕柯两个人,而这个叫滕柯的男人,我完全摸不清他的底细。

    屋子里的氛围瞬间变的紧张,我僵硬的立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该退。

    忽然,桌子里侧的他开了口,“唐未晚。”

    当他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时,我不自觉的,惊诧了一番。

    一是他竟然会说话,二是,他的声音很清澈,但又觉得很熟悉。

    我傻傻的站在原地,很不自然的应声,“嗯,我就是!”

    他低着头翻看手里的文件,而我这才清楚,他是面试官,又或者,是某个部门的主管。

    我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碰上硬茬子了,之前不应该那么随意的跟人家搭讪唠嗑的,现在他一定觉得,我是一个很随便的人,加上今天的装扮,我是彻彻底底的被减分了。

    我很没自信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是冷峻。

    “进来。”他说。

    这毫无商量余地的命令口吻,当即给我的脑子下达了一条指令,我灰溜溜的走到了他面前,抓过手边的椅子,硬生生的坐了下来。

    我太紧张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方的气场太过强大,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他则全神贯注的,浏览着手里的登记单。

    隔了小一会儿,他抬起头,望着我说:“丧偶?”

    我倒吸一口凉气,我的脑子肯定是被狗吃掉了,刚才在填写登记单的时候,竟然把婚姻状态那里,写了丧偶!

    因为我当时正想着上午算命的事,所以就气不打一出来,直接写了丧偶;再者是因为,以往的面试官,从来都不看登记单,而是看应聘者自己带来的个人简历,我哪里想到,滕风集团的工作人员,这么奇怪。

    我摇摇头,“啊不是!写错了!”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伸手敲了敲桌面,“简历。”

    我急忙从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个人简历,递到了他手边。

    他从上至下的浏览了一遍,看过之后,很随意的就撇到了一边。

    看到他这个举动,我紧张的握紧了衣摆,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我安静的坐在椅子里,连呼吸都小心翼翼,倏然,他看着我开了口,“你结婚了。”

    嗯?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句话?

    我蓦然的点点头,“嗯,已婚。”

    “几年了。”

    “两年。”

    “有孩子了。”

    说到孩子,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但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刚……怀孕。”

    他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在经过了这两轮毫无营养对答之后,他漠然的盯着我看了好久好久。

    我不明白此时此刻的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他本身就是这么奇怪的一个人。

    整整两分钟过去了,而这两分钟,比我刚刚等在会议室门外的时间还要长。

    我被他看的不自然,而他的目光,却越来越纠缠,那眼神,彷佛是在向我诉说些什么,诉说一些,我捕捉不到的情愫。

    突然,他再次开口,“这些年过的好吗?”

    是的,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可以百分百确定,眼前的这个冰山男滕柯,就是我小时候认识的那个跟屁虫滕柯。

    那双同样深情的眼,那张同样不会笑的脸,还有那个一摸一样的名字,滕柯。

    如果,这是我和他重逢的方式,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放下戒备的同他问好了。

    我咽了咽干涩的喉咙,“你真的是……滕柯?”

    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依旧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说道:“没想到你已经结婚了。”

    是啊,十多年没见,我也没想到,我竟然结婚了,而且,也快离婚了。

    我低头笑了笑,接着抬起头,“你呢?你现在怎么样?你在这里工作吗?”想了想,我继续道:“对了,你初二那年,怎么突然就离开了,你去哪里了,怎么……”

    话未说完,他忽然站起了身,当他一米九多的身高挡住我面前的光线时,我识相的闭了嘴。

    他从桌子里侧走出,站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语气依然冷冰冰,“明天上班。”

    说罢,他便走出了会议室,离开了这里。

    当会议室里只剩下我自己的时候,我彷佛是做了一场空荡荡的梦,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又好像什么都发生了,又什么都结束了。

    我晃神的收回了思绪,起身就跟着跑出了会议室,“那我明天去哪里报道啊!还是这里吗?”

    我跑出去的时候,走廊里已经不见了人影,他到底在哪个办公室,我也不清楚,而走廊的另一边,面试的队伍依旧很长。

    好吧,管他滕柯在哪个办公室,反正我现在是被应聘就对了,他说我明天来上班,那我就明天来上班。

    从滕风集团的十五层离开以后,我鬼使神差的,去了这栋楼的十三层,那是周子昂所在的楼层,物料部门。

    可是一到办公室门口,咨询过后,里面的同事告诉我,周子昂老早就下班了,说是去正阳街的4s店提车去了。

    提车?他一个穷小子提车?我怎么不知道他买车的事?

    走出集团大楼,我急忙给他打了电话,可是那头一直占线。

    我心里一沉,觉得他应该是用那三百多万的房款,去买车了。

    有了这样的猜想,我即刻打车去了那家4s店,可是还没下车,我就看到店门口走出了周子昂的身影,他的手里握着一把车钥匙,而店门外,停着一辆白色路虎。

    看着车子的样式,大概在两百多万左右。

    我坐在出租车里无奈的笑了笑,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竟然会拿着房款去买车,这是我怎么都没料到的。真怕,等他发现卡里的那三百多万其实是高利贷时,他会怎么样。

    出租车师傅这时提醒了我一句,“姑娘,你到了,一共是二十六块。”

    可我刚要掏钱,就看到4s店门口,又走出了袁桑桑的身影,两人有说有笑的牵着手,接着上了那辆没牌照的路虎车。

    我收回了手里的现金,说道:“师傅,跟住前面的那辆白色路虎!”

    司机师傅倒是很麻利,一脚油门就紧紧的跟了上去,周子昂的车开的很快,好几次,都差点闯红灯。

    在我印象里,他从来不是这么莽撞的人,难道,在袁桑桑的面前,就那么想要表现吗!

    一路跟下去,周子昂竟然把车子开到了袁桑桑的学校,车子一到寝室楼下,很多好信儿的小女生就围了上来,小姑娘的眼睛里都迸发着歆羨的目光,无不在表达着对袁桑桑的仰望。

    我猜,这一刻周子昂的自信心,也应该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吧!

    我继续坐在出租车内,等着他们两人下一步的去向,没多一会儿,袁桑桑下了楼,车子再次启动,开出了校园。

    这次,车子是朝着家的方向开的,我以为他们这是要回去了,可万万没想到,在途径回家的最后一条岔路口的时候,周子昂把车子,开向了相反的方向。

    他去的地方,是很久以前就废弃的一个工厂用地,那里没有小区没有住户,几乎就是荒地。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我的车子已经不能再继续跟过去,因为那边太荒凉,而这辆出租车,又太过显眼。

    没办法的情况下,我在岔路口下了车,随后,徒步走去了那个废弃工厂。

    周子昂的车子刚好就停在那个残破的建筑物旁边,可令人惶恐的是,此时,那辆白色路虎的车身,正小幅度的上下蹿动。

    很多年以前,我并不懂什么叫做车震,后来虽然懂了,也仅仅只是在娱乐新闻上听到过。

    没想到,现在,竟然让我目睹了。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会赶潮流,什么猥琐事,都让他们做遍了!

    这时,车窗在震动的过程中忽然被打开,我以为是他们发现了我,急忙躲藏时,却发现车子震动的更厉害了。

    原来,是他们两个在运动的过程中,不小心打开了车窗。

    真的太恶心了,现在袁桑桑明明就怀有身孕,他们两人竟然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做下去,难道就不怕孩子流掉么!

    我恼火的想要上前去揭穿他们,可突然间,车子里又响起了袁桑桑的呻吟声,那声音一阵比一阵大,跟杀猪一样。

    我回身在地上开始寻找木棍一类的东西,我忍不了,我现在只想亲手解决掉这两个贱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承担!

    可我刚要往上冲,我就看到废弃的建筑物后面,偷偷摸摸的走出来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的手里拿着一个摄像头,她找准了合适的位置,站在一堵残破的墙壁之后,对着车子里面拍摄。

    她应该是放大了镜头的距离,否则,这么远根本就拍不到。

    我仔细的看着那个人的身影,突然想起,她就是袁桑桑的室友,辛恬。

    看来,曲玥的那套海蓝之谜没有白给,辛恬当真在调查袁桑桑。

    我扔掉了手里的木棍,心里虽然愤恨,但还是决定离开这里,尽管这样的举动太窝囊。

    往家走的路上,我一辆出租车都没有碰到,走着走着,天空还下起了小雨,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雨越下越大,眼前的这条路也似乎越走越长,我还记得我刚结婚那会儿,每天下班最盼望的事就是回家,可现在,回家是我最抵触的事。

    不知就这样走了都久,脚下的路渐渐泥泞,而我的身子,也被雨水打透,我浑身湿漉漉的跑到了一处雨檐下,蹲在石子路边,看着眼前的小雨,变成瓢泼大雨。

    我很想给谁打个电话,问问对方,可不可以带一把伞,来这里接我,可想来想去,似乎并没有这样的人选。

    结婚两年,我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周子昂的身上,很少有时间,去打理社交和私生活。

    我的家就在不远处,可是我回不去。

    心情越来越差的时刻,手机突然在我的兜里震动了两下,我急忙拿出,发现是小川打来的。

    我接起,那头的小鬼就贱兮兮的开了口,“晚晚阿姨,你明天下午可以来我学校找我吗?”

    “明天下午?不行啊小川,阿姨明天下午要上班,而且我们的课程,是后天晚上呀!”

    小川在那头委屈了起来,“你来找我吧,求求你了晚晚阿姨,如果你不来,学校的小朋友会看不起我的!”

    去小川的学校?难道这个小鬼头,是遇到麻烦了吗?

    我不太忍心拒绝一个六岁小孩子的邀请,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吧,我答应你,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以后不许叫我晚晚阿姨!”

    那头,小鬼嗓音洪亮的应了过来,“知道了!晚晚姐姐!”

    啧啧,改口改得还真快。

    小鬼头的电话一挂,我的心情好了不少,而眼下的雨,也慢慢小了下来。

    我继续顶着细雨往家走,只是刚到小区门口,发现周子昂的车子,已经停在了楼下。

    哼,这两人的车震运动结束的还挺快。

    上楼进了家门,周子昂就笑脸呵呵的出来迎接我,当他看到我身上的雨水时,脸色大惊道:“老婆你怎么淋雨了?为什么没给我打电话,我好下楼接你啊!”

    下楼?怕是耽误你在车里做运动了!

    我借机说道:“给你打电话也没用啊,你又没有车,怎么接我?”

    话题挑开,周子昂顺势就爬了上来,他神神秘秘的凑到我耳边,说道:“老婆,我买车了!路虎最新出的,二百多万!”

    其实按着我以往的性子,我肯定是会和周子昂生气的,但现在不同,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我一点不心疼。

    我假装惊讶了一下,急忙表示赞同,“真的吗?是楼下停着的那辆吗,那真的太好了!我本来还想着,先用房款给你买车呢!”

    周子昂一听,乐的不行,“吓死我了老婆,我还以为你不能同意呢!”

    我笑了笑,随即拉下了脸,“没什么不能同意的,反正我们也快离婚了,分开之前,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对财产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开心,你能好好的,我都可以。”

    周子昂的脸色大变,“离婚?怎么好好的忽然要离婚?”

    我指了指正在厨房里烧煮汤药的婆婆,“你问问你妈吧,是她让的。”

    周子昂转身就要跟婆婆问个明白,这时,婆婆一路小碎步的跑了出来,她一脸谄媚的拉过我的手臂,讨好道:“哎呀儿媳妇,我白天的话都是气话!你怎么还当真了呢!再说了,人家大师都说了,你这肚子里啊,肯定是男孩,我高兴都来不及呢,怎么会让你们离婚呢!”

    我笑了笑,“那如果是女孩呢?就必须离婚?”

    婆婆的眼神闪躲了一下,“不会!你怀的就是男孩!大师保证过的!”

    我看着婆婆一脸虔诚的样子,真是觉得她愚蠢到了家,我转身就要回房间换衣服,而家门口,不应景的响起了门铃声。

    周子昂上前开了门,但是出现在家门口的人,我们谁都不认识。

    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样貌稍有丰满,但着装很得体。

    我随意的披了一件羊绒毯,转身走去了家门口,礼貌的问了好:“请问你是……”

    那女人尴尬的笑了笑,开口道:“请问,这里是袁桑桑资助人的家吗?”

    我点点头,“没错,请问你是?”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袁桑桑的大学辅导员,我们现在找不到她,所以就联系上了她以前的高中老师 ,询问到了你们的消息。我想问一下,袁桑桑现在在你家吗?”

    我搞不懂老师的来意,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我转头冲着书房那头喊了一嘴,“袁桑桑,你们老师找你!”

    两秒后,袁桑桑带着耳麦走了出来,当她看到辅导员的一刻,一下就愣住了,“老师……您怎么会……”

    辅导员脸色焦躁的冲她招了招手,“是谁准许你离校的,你现在马上跟我回学校!带上你的行李,快!”

    面对辅导员的这般催促,我们都有点无所适从,袁桑桑就定在原地,没有收拾行李离开的打算。

    辅导员有点按耐不住,语调严厉了起来,“我让你现在马上收拾东西回学校!不要在外面留宿!你没听见吗!”接着,辅导员极度客气的跟我点头哈腰,“对不起了,学生的事,我们会好好处理的,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我完全没搞懂辅导员老师的意思,而这时,我的手机叮叮哐哐的响了好几下。

    我打开屏幕,全是曲玥发来的消息:

    “你赶紧看我发给你的那个网址!辛恬她当真没让我失望,她的这篇扒皮文章,都可以去新闻媒体投稿了!现在他们学校的内部论坛,都在疯狂的转发这篇文章!袁桑桑她这次,死定了!”

    打开曲玥发给我的网址,上面显示的,是校园网的论坛页面。

    而论坛的最上方,有一个红色字体的置顶贴,帖子的名字格外刺眼——校园女神袁桑桑,勾引有妇之夫,蓄意怀孕,逼退正房。

    单是看这标题,就不得不说,辛恬的撰写能力,当真可以去编辑部报名了。

    我粗略的翻了一下帖子的内容,里面扒皮扒的很详尽,基本上,把袁桑桑的那些大逆不道之为,都给描述了一遍。

    比如勾引资助人的丈夫,比如有意怀孕,比如酒店开房,再比如野外车震。

    总之,袁桑桑的那些罪行,这上面都有,而辛恬拍的那些照片,也都放在了帖子里,其中不免有几张露出了周子昂的正脸。

    也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公开周子昂和小三的恋情,绝对好过我当面跟他们撕逼。

    当我看完帖子内容的时候,身旁的袁桑桑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一脸傲气的冲着辅导员说:“我干嘛要回学校,我在子昂哥哥这里住的好好的,干嘛要走!老师,您管的太多了吧!”

    好一个袁桑桑,我真是不知道应该说她蠢,还是说她愚,她的老师亲自来家里救她,她却不识好歹的仍旧赖在这里。看样子,她应该还不知道论坛的事。

    好,既然这样,那也就给了我报复的机会。

    我两步走上前,站到了袁桑桑的面前,看着她的眼,冷冷的说道:“袁桑桑,我真没想到,我供你吃供你住,供你五年的学习经费,你却反过来勾引我老公,甚至怀了我老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袁桑桑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而我,趁着她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刻,扬手就狠狠的抽了她一个嘴巴子。

    真解气,这应该是我得知周子昂出轨后,最畅快的一刻了!

    袁桑桑的脸瞬间肿的通红,而身后的周子昂,两步冲到我身后,狠狠的扯开了我的手腕,喊道:“唐未晚你疯了!你说什么呢你!你打一个孩子做什么!”

    我笑了笑,随手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周子昂,说道:“我打一个孩子?那你好好给我解释解释,你让一个刚上大一的孩子,怀了孕,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无奈哼声,“周子昂,我真是怎么都没想到,你竟然能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来!”

    周子昂接过手机时,还一脸正义的跟我抵抗,但当他看过帖子里的内容后,他的两条腿,瞬间就软了。

    (你们别急!马上开始虐一波渣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