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3章 代言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这种情况下跟滕柯碰面,应该是再尴尬不过了,我小心翼翼的将手搭在他的手腕处,他猛力的一拉,我便站起了身。

    瞬间,整个办公大厅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向我投射而来,或者确切的说,是向着我身边的滕柯,投射而来。

    此时的我就像个没穿衣服的小丑,扭扭捏捏的站在原地。

    其实我真的很怕,怕那些陌生人会再次开口谴责我。

    在公司丢人就够崩溃了,现在,还要在滕柯的面前丢人。

    我站在他身后,低垂着头,抱歉道:“对不起……第一天报道,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滕柯面色沉稳的看了我两眼,忽然,他转过身,高高的个子挡在我身前,他稍有怒色的看着眼前的杂乱场景皱了皱眉,而一瞬间,刚刚围在大厅里的那些吃瓜群众,全都不见了。

    唯独剩下周子昂和袁桑桑。

    周子昂在看到滕柯的时候,脸色大惊,他手脚麻利的从地上爬起,一边搀扶着袁桑桑,一边对滕柯恭敬道:“滕总……”

    是的,周子昂在叫他滕总。

    滕柯两步站到了周子昂的面前,他单手插兜,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周子昂的肩膀,嗓音低沉,“看好你的女人。”

    周子昂下意识的侧头看了一眼袁桑桑,接着胆怯的点点头,“对不起滕总,对不起滕总!不会有下次了!”

    话落,周子昂便带着袁桑桑逃离了这里。

    这时,滕柯转身就朝着走廊深处走去,而我一头雾水的跟到他身后,说道:“你是这里的部门领导吗?为什么大家看到你,都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滕柯自顾自的往前走,头也不回,也压根懒得理我,彷佛此时的我就是一坨空气,他根本看不见。

    而身后,大厅里的员工无不向我投递目光,他们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在看动物。

    我因为脚腕受伤,走了两步便撑不下去,我单手扶着墙壁,对眼前的大长腿滕柯说:“你等等我好吗?我走不动路了!”

    忽然,他停在原地,神色凝重的回头看了看我。

    我以为他是要来搀扶我的,可谁知,他只是冷冷的扔下了一句话,“那就爬过来。”

    是的,他让我爬过去。

    我真是搞不懂他心里在想什么,在我的记忆里,以前的他一直是个胆小怕事的跟屁虫,怎么现在摇身一变,成了这么冷血的动物。

    我一步一步的慢慢挪腾,等走到他进入的那间办公室时,我抬头看了一眼门上的标示牌——董事长办公室。

    我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他的办公室?

    我没敢进屋,生涩的站在门口冲里面张望。

    屋子内,滕柯坐在老板椅中,他低着头处理桌面上的文案,看样子,这真的是他的办公室。

    难道他就是滕风集团的董事长?天啊,这是真的还是假的!那岂不是说,前些天和曲玥相亲的那个人,就是滕柯?

    惊讶之余,屋子里的他忽然抬起头看向我,眼神凛冽而冰冷,阴森森的说道:“是要我去门口请你吗?”

    我立马摆手摇头,“不不不!我自己会进!”

    走进屋以后,我蹑手蹑脚的站在办公桌的一侧,这屋子很大,里面的设备应有尽有,洗漱室、卧房、更衣间,每一处都很整洁,到处透露着一股严肃的氛围。

    而房间的墙壁上,有他和社会各界领导人的合影,那些面孔我都熟悉,因为总能在媒体新闻上见到,所以说,他的确是滕风集团的领导人。

    我僵硬的站在原地,开口问道:“你真的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

    滕柯没回复我,低着头专注的处理手上的文案。

    我看他不说话,就自顾自的凑上了前,伸着脖子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在和你说话呢!你不会真的是滕风的董事长吧!”

    忽然,他抬起头,眼神对视的一刻,我们两人之间,只有一个拳头那么远的距离,我有点尴尬,他则脸色骤怒的开了口,“你离我远一点。”

    我诺诺的退回身子,而这时,办公室门口走进了女秘书的身影,女秘书的身后还跟了几个安装工人。

    女秘书说道:“滕总,您吩咐的办公桌已经送到了,现在安装吗?”

    滕柯点了点头,接着,门口的那几个工人就走进了屋,他们搬进来了一套红木桌椅,迅速安装好之后,屋子里又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我再次向他靠近,问道:“你现在有时间管我的事了吗?我去哪里报道?我的办公地点在哪?”

    滕柯在这时叩合手头的文件,随后点了点旁边那张刚安装好的桌子,“这。”

    他还真是惜字如金,说话从来没有超过十个字的时候。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接着问道:“跟你一个办公室?不是吧,你小时候就总喜欢黏在我身后当我的跟屁虫,现在长大了还要我跟你一个……”

    话没说话,我忽然意识到,我有些太没大没小了,可能是因为我们之间有着一层同学关系,所以我总以为,我和滕柯不必那么拘谨,但当我看到他的眼神时,我就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

    眼前,这个高高酷酷面无表情的滕柯,丝毫没有跟我提旧情的念头,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接着用座机按下了呼叫键。

    三秒钟后,门口重新走进来了女秘书的身影。

    女秘书的手里拿着一份合约,她径直走到我面前,礼貌的将合约放到我手边,介绍道:“唐小姐,这是您的临时聘用合同,为期三个月,您看一下内容,没问题就签字。”

    临时聘用合同?为期三个月?

    我接过那两张薄薄的纸页,看过之后才明白,原来我只是一个临时工,要在这里配合滕柯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国外项目,我的工作,就是文案的翻译和撰写,三个月过后,合约结束,我该去哪去哪。

    本来我以为,能在滕风集团碰见滕柯是一种幸运,更以为,能在今天被他出手相救是一种缘分,可是看过合同以后才知道,是我想多了。

    三个月……我还不如去其他的培训机构上班好了。

    我伸手便推掉那份合约,接着站起身,“对不起,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你们招用的是临时工,我想还是算了吧,谢谢贵公司的款待了。”

    办公桌里的滕柯没说话,而我转身就打算离开,只不过刚回过头,我的面前就跑走进来了一个男职员,那个男职员的手里拿了一摞模特照片,急匆匆的放到滕柯的桌子上,急促道:“滕总,所有入选模特的照片都在这里了,合作公司说让快些做决定,这次的新人代言品牌,要提早上市。”

    滕柯连看都没看,直截了当的说道:“让合作公司做决定。”

    那个男职员当即脱口而出,“合作公司?他们定的人选是袁桑桑,但是滕总,那个小姑娘最近好像在闹绯闻,据说是怀孕了……那我们还……”

    滕柯毫不犹豫的应声,“那是对方公司的事。”

    当我听到袁桑桑名字的那一刻,我猛的回过身,抓过桌面上的照片观看,果真,是袁桑桑的那张脸。

    我不能理解的望向滕柯,“你们要找她做新人代言?她的为人你们了解吗?而且她现在怀有身孕,你就不怕……”

    话没说完,滕柯忽然站起了身,他抵到我面前,语气陌生的说道:“你不是已经拒绝了我的招聘邀请么?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当他靠近我的一刻,我着实被他身上的那股杀气给震慑到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年头流逝太久的缘故吗?以前的小滕柯,可不是这样的,他冷冰冰针对我的样子,真的很可怕。

    我咽了咽喉咙,解释道:“我刚刚……只是以老同学的身份,给你一点建议……”

    滕柯眸色极深的盯着我,“你觉得,你有资格给我建议吗?”

    听了这话,我心里残存的那点余念,彻底崩塌了,原来人家压根就没把我当回事儿,更别提什么同学情谊。

    我被噎的说不出话,而那个男职员立马收回了桌子上的照片,说道:“滕总,我现在就吩咐下去!”

    看样子,他们是真的打算,选袁桑桑作为新人代言了。

    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袁桑桑她抢了我的丈夫不说,更搞坏了我的个人形象,现在竟然还要被滕风集团选用代言模特,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跟那个贱人斗到底!

    我转头拿起了那份合约,连看都没看,就直接签上字,我把合约拍在滕柯面前,说:“三个月就三个月!”

    滕柯的嘴角微微勾了一勾,“明天上班。”

    从滕风集团离开以后,我反复的回想着刚刚在办公室里的一幕幕,我总觉得,滕柯似乎是在刻意针对我,难道我小时候还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吗?还是……我无意中得罪到他了?

    问题没有想清楚,而我也走到了家,刚进小区楼下,楼栋门口就拥堵了很多人。

    我冲上前,企图拨开人群,可这时,楼上忽然跑下来了很多小年轻,也就是十九、二十岁的样子,他们的手里拿着油漆桶,各种颜色的都有。

    当那些年轻人离开以后,我急忙冲上了楼,而家门口和走廊里,都被写满了各种肮脏的字眼,什么贱人、市侩女,总之,所有难听的骂人的话,都能在墙上看到。

    我试着去擦拭,可是弄了一身脏。

    楼道里已经不堪入目,好好的白色墙壁,都是涂鸦。

    这时,楼上楼下的邻居纷纷走了出来,他们劈头盖脸的对着我一顿教育,说我到底是招惹了什么人,竟然能把小区的公共区域搞成这个样子。

    我承诺我会在两天的时间里把楼道清洗干净,但是,不好说话的邻居,执意让我搬走,说只要我在,那些找麻烦的人就不会消停,如果那些人半夜还来闹,他们就要报警了。

    在经受了这些大爷大妈的口水洗礼之后,整整半个多小时,我才算是打开了家门。

    而一进屋,婆婆正在家里收拾行李,她把值钱的东西都打包在了箱子里,包括她自己的衣物。

    我站在门口问道:“你要去哪?”

    婆婆推着行李箱站到我身边,“出去住啊!你都不知道,刚才那些小流氓在家门口敲门敲了有多久,那些人说,他们晚上还来!你说我一个老太太,如果留在这里让他们折腾,那不得折寿啊!”

    婆婆挤到我身后,拉着箱子的把手,“我已经和子昂说了,让他晚上别回来了,直接去你哥的那个小复式去住。”

    我大惊:“我什么时候同意你去住那个复式了!”

    婆婆瞪大了眼,“难不成你让我出门睡大街吗!”她转头就往楼下走,边走边说:“复式的钥匙我已经在你的首饰盒里找到了,我现在就打车去,去把房子收拾收拾,你们晚上直接去那就行了!”

    话落,婆婆直接下了楼,我傻站在满是油漆污渍的家门口,失神失魄。

    我的生活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

    我颓丧的蹲靠在门边,双手死死的抓着额前的碎发,门口的蹿堂风呼啸而过,我感觉有些冷,又有些麻木。

    我侧头看了看家里,客厅狼藉一片,不知道婆婆刚刚在家里到底做了什么,衣物都随意的扔在地上,花瓶碎在窗边,如同逃难那般。

    我起身,走回了卧室,发现自己的首饰盒已经被打开,存放钥匙的那一层,空空如也。

    小复式的钥匙,是我母亲放在我这里的,因为那个房子一直没人住,母亲让我偶尔去那边打扫一下卫生,以备我哥回国的时候,迎接他。

    可现在,钥匙落在了别人的手中,房子也快被人霸占了。

    坐在家里发呆了整整十分钟以后,我给家政帮办打了电话,让他们来帮我重新粉刷楼栋里的墙壁,可是一挂电话,我就看到了袁桑桑的来电显示。

    我颤颤巍巍的按下了接通,那头,是袁桑桑尖锐的笑声:“怎么,是不是已经接收到,我送给你的大礼了?唐未晚,你真以为你发个帖子就能搞垮我了?那你也太异想天开了!”

    我假装平静的笑了笑,“你终于露出真面目了。”

    那头的袁桑桑毫不留情的说道:“本来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让你离婚的,但没想到,你突然又有了孩子,而且,还跟我玩上了阴招!你以为我会不知道那个帖子是谁发的吗?我告诉你,辛恬那个死丫头做的事,我会让她十倍的奉还,而你,就等着让你家人给你收尸吧!”

    嘶吼声一落地,那头的袁桑桑挂了电话,而我急忙把电话打给曲玥,让曲玥帮我留意辛恬的动态,避免她受到伤害。

    在家里收拾卫生的时候,周子昂陆续的给我发了几条短信,他说他白天在公司的举动是为了保全声誉才那样做的,希望我原谅他,理解他。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选这样一个男人。

    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家里被收拾的差不多,而我这才想起,之前答应过小川的事,要去他的学校找他!

    我急忙换了一身衣服,打车去了他发给我的地址。

    小川的学校是一家私立学院,里面的孩子基本都是富贵人家的孩子,等我抵达校门口的时候,校园内夸张的法式建筑,着实让我惊叹了一番。

    我一路辗转找到了小川所在的班级,而班级内,里里外外的挤了很多家长。

    在那庞大的人群当中,我一眼就看到了,孤零零的小川。

    我顺着后门溜了进去,惊喜的在小川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喊道:“小鬼!”

    而这时,小川忽然回过头,当他的眼睛和我对视的那一刻,他猛的冲进我的怀中,并喊了一句,“妈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