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6章 原来是滕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再次醒来时,我的脑袋疼的如同要炸掉。

    我捏着太阳穴,眼睛眨呀眨眼的,好久以后,才算是对上焦,看清周围的状况。

    我的四周都是白白的墙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薄荷香,阳光很毒烈,晃在我的眼皮上。

    我挪了一下身子,瞬间觉得自己的骨架都要散了,脖子疼,后背疼,屁股疼,腿疼,只要是我身上的部件,就没有不疼的地方。

    不过,我身下的床垫还是挺软的,我蹭了两下,感觉这床品,没有个四五千,肯定下不来,软软绵绵的,太舒服了。

    可也就是这时,我的脑子忽然灵光一现,我这才想起,我昨晚去夜店喝了很多酒,然后我碰见了一个名叫顾昊辰的男人,接着……我跟他上了车……完事……

    想到这里,我啊的一声就尖叫了起来,我猛的从床上坐起,虎视眈眈的望着周遭的一切,而这时,我才算是看清,这屋子里的构造。

    洁白的墙壁,简单的欧式摆设,大大的窗口,以及棕褐色衣柜。

    这里肯定不是酒店,至今为止,我没见到哪家酒店,会装修成这个样子。

    我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而这时,房间门忽然被推开,可我没有看到什么大人的人影,反而是……看到了小川!

    小川?!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眼睁睁的看着穿着儿童背心的小川朝我走来,他的手里还抱着一个绒毛玩偶,利落的爬上我的床以后,认真的看着我说:“晚晚妈妈,你刚才在叫什么?”

    我猛烈的摇摇头,以为自己现在是在做梦,可是摇了好几下,眼下的小川也没有消失。

    我即刻抱住他的脸蛋,朝着他的小脸就猛亲了一口,很好,是真的脸,不是假的,我没做梦。

    被亲后的小川一脸茫然,他愣了两秒,接着,一个大跳飞下了床,连玩偶都不要了,径直跑出了卧房门,“晚晚妈妈亲我了!我被人非礼了啊!”

    现在,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我睡在了小川的家里。

    我死死的捶着脑袋,可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身衣服,没错,还是昨晚的那一套,暴露的令人发指,而且,衣服上还有很多的酒渍。

    我急忙抓起床边的薄绒毯,披裹在自己身上后,两步跳下了地板,我赤脚走到门口,试探的去推门,只不过,走廊里空无一人。

    我努力的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对,我是跟着那个自称是顾昊辰的男人回家的,那个顾昊辰说,他是滕柯的好朋友……

    然后,他昨晚在夜店门口打了一通电话,随后,一个开着布加迪的男人就来接我们了,那个开车的男人我没看清,再接着,我就出现在小川家里了。

    想完这些,我抓狂的挠了挠头,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乱套!

    我倚靠在门框,咬牙切齿的嘀咕着自己的愚蠢,这时,庄管家从走廊的另一侧走了过来,他的手里端着一个餐盘,餐盘上是一碗温热的燕麦粥。

    庄管家站到我面前,说道:“唐小姐醒了,这是顾先生吩咐我帮你准备的。”

    顾先生?

    我试探的问道:“顾昊辰?”

    庄管家点点头,我继续道,“那个顾昊辰……和小川的爸爸,是什么关系?”

    “是很好的朋友。昨晚,是顾先生给主人打的电话,所以才去接你们的。主人本来打算让我去,但是主人一听说有你,就亲自去了。”

    我皱着眉头,抓了抓自己的额头,而这时,二楼的洗漱间那边,走出来了一个身穿浴袍的身影。

    我向着那边望去,那个身影则径直朝我走来。

    我仔细的观望,随后开口道:“顾昊辰?”

    顾昊辰噌的一下蹿到我面前,他张牙舞爪的在我面前晃悠,说道:“醒啦?头还疼吗?你记得我啊!”

    我尴尬的眨了眨眼,“当然记得,还有你昨天晚上唱的那首《丑八怪》。”

    顾昊辰大笑了两声,伸手就捏了一下我的脸,“你记性可真好啊!这都能记住!”说罢,他一本正经的站直了身,两条腿并拢,身子挺的笔直,他甩了甩额前湿漉漉的刘海儿,冲我说道:“好久不见了唐未晚,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你的初中同学,顾昊辰!”

    我憋不住的笑出了声,“好久不见了,小胖子。”

    顾昊辰嬉笑的时候,还和十多年前一样,脸上的酒窝很明显,眼睛眯成一条线,说话又快又搞笑,完全一个活宝。

    只不过,现在的他,变瘦变帅了,变的更有魅力了。

    我还记得,小时候的他总是和滕柯同进同出,这哥俩基本上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有滕柯的地方,肯定会有顾昊辰。

    这时,顾昊辰挑了挑眼眉,说道:“对了,二楼没热水了,热水器估计要半个小时以后才能用,你去一楼洗吧!我回房间换身衣服,一会儿出来找你!”

    我点点头,“好……”

    我裹着绒毯走下了楼,而当我出现在楼梯拐角处的时候,我亲眼看到,坐在一楼大厅里的滕柯。

    没错,是滕柯。

    此时此刻,他正襟危坐的在沙发里喝咖啡看杂志,模样专注,认真的很。

    而这时,大厅里正在玩玩具的小川,拿着手里的塑料飞机,就跑到了滕柯的身边,趴在他的腿上说:“爸爸,晚晚妈妈已经醒了,我们什么时候吃饭啊?”

    爸爸?所以说,小川的爸爸是滕柯?而小川的全名,叫做滕小川?

    得知这个晴天霹雳的一刻,我差一点,就跌坐在了地上。

    我脑子里反复回想着之前经历过的种种,这才发现,之前的好多细微线索,都可以证明滕柯就是小川的爸爸。

    比如他的声音,还有他身上的独特香气,以及昨晚出现在夜店门口的那辆布加迪。

    我实在是太蠢了,蠢的连我自己都心疼我自己!

    想清楚了这层关系,我畏首畏尾的走下了楼,当我站在楼梯口的时候,沙发上的滕柯,注意到了我。

    他望了我一眼,接着继续低头看杂志,“醒了。”他说。

    他的声音依旧低低沉沉,说话也是不爱多说,一个字、两个字的往外崩。

    我点点头,嗓音尽量放小:“谢谢你收留我……我没想到,你就是小川的爸爸……”

    滕柯没有多做回应,继续冷冷的应答,“收拾吧。”

    得到他的准许,我这才放心大胆的走进了一楼的浴室,可当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我差点,被自己的那张脸给吓到,浓浓的黑眼线已经花掉,脸上的粉卡的一块一块,嘴巴更是神奇,也不知道我昨晚到底是不是抱着墙壁乱啃了,嘴巴的一圈,都是红红的口红印。

    完了完了,彻底破相了!

    我撑着身子在洗手池边垂头崩溃,唐未晚啊唐未晚,你到底是得罪到何方神圣啊,竟能让你如此的倒霉!

    在经过彻头彻尾的沐浴洗漱后,我对着浴室里的镜子好好照看了一番,只是,因为家里没有卸妆油,所以,眼睛上的黑眼线,依旧残留在眼眶处,很丑,真的很丑。

    也不知道曲玥给我用的化妆品到底是什么牌子的,该防水的时候不防水,不该防的时候瞎防!

    吹过头发,我裹着浴袍走了出来,我探头看了看厨房里的庄管家,问道:“庄管家!家里有我能穿的衣服吗?运动服也行!”

    庄管家很为难的摇了摇头,“没有啊唐小姐,家里没有女人穿的衣服。”

    好吧,那我只能继续穿我昨晚喝酒蹦迪的那套了。

    在浴室里换回脏衣服,我把羊绒毯裹在了身上,头发半湿不湿的在头顶扎成一个丸子形状,我望了望镜子里的自己,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惨不忍睹。

    算了,也别在乎什么形象不形象了,先离开这里要紧。

    我小心的打开洗漱间的房门,而忽然,顾昊辰的那张大脸出现在门缝处,我啊的一声尖叫,他则大笑道:“看把你吓的!我记得以前上初中的时候,你可从来没这么胆小过,那时候你还是班级的扛把子呢!”

    是啊,上初中的时候,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可人越长大,越窝囊。

    我起身就要往外走,顾昊辰则随手塞给了我一部手机,“这是你的手机吧,我刚才在车里翻到的,屏幕都裂了,还用呢!”

    我打开手机,看了看最近的消息,没有电话,但是有曲玥发来的短信。

    这个死女人,她丢下我先跑不说,现在还大言不惭的问我昨晚有没有玩的很开心,太过分了!

    我懒得回复她,而这时,我才发现手机屏幕上的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

    我竟然,睡了那么久。

    我急忙就要往门口的方向冲,可顾昊辰一把拉住我,说道:“晚上留下来吃饭吧!今天是家宴,多你一个不多。”

    家宴?

    我忽然又想起,昨天晚上在送小川回家的时候,在这个家的门口碰见的那个着装很得体的阿姨,哦对,那个阿姨是小川的奶奶,那个阿姨还和我说,让我别忘了按时来家里吃饭。

    阿姨所说的,应该就是一会儿的家宴吧!

    但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推开顾昊辰的手,说:“不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起身,我就走去了大厅,在途径滕柯身边的时候,我刻意偷偷瞄了他一眼,他还在看手里的杂志,专心致志的。

    我一边往家门口走,一边小声的冲他那边喊了一句:“滕柯……哦不,滕总,我先走了,给你们添麻烦了!”

    可是,正当我站到家门口,准备换鞋的时候,家门,忽然就被打开了。

    外面的风很大,瞬间将我肩膀上的羊绒毯吹了起来,毯子真的很轻,直接一个翻盖,盖在了我的头上。

    我眼前的视线被遮挡,急忙将羊绒毯摘了下去,可是这一摘不要紧,我的面前,瞬间出现了小川的奶奶,也就是……滕柯的母亲。

    对视的一刹那,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尴尬过。

    我傻眼的站在原地,身上的那套夜店装迎风飘舞,胸口的风景若隐若现,伴随着门口的蹿趟风,给我留下了这辈子都难以磨灭的记忆。

    我猛然用手臂盖住了自己的胸,而眼前的滕柯母亲,由平静到惊喜,再到诧异的望着我。

    我估计,她一定对我充满了惊奇,特别是,这身装扮。

    我尴尬的冲她招了招手,笑容僵硬,“阿……姨,你好……”

    滕柯母亲应该还记得我,她定在原地不动,仔细确认过我的脸之后,指了指我身上的衣服,说:“你这是……刚来?还是,要出门?”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门外头,又走进来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模样倒是稍显年轻,一身中年款的时尚大牌,身材微瘦,带着个墨镜,气势很活泼。

    当那个女人看到我的时候,她即刻摘下墨镜,对着我不可思议道:“你就是滕柯的女朋友?小川嘴里的晚晚妈妈?”

    “???”

    听到这句话,我是满脑子的问号,晚晚妈妈这个称谓我可以理解,可是,什么叫做,滕柯的女朋友?

    我蒙圈的不知如何回答,而这时,滕柯母亲不太满意的跟了一句,“肯定是啊,小川都叫她妈妈了,肯定是她没错了。”

    “……”

    我继续不知所以然的站在门口,合着,滕柯的母亲以及她身后的那个女人,误以为我是滕柯女朋友了?

    我觉得这事有必要好好解释清楚,可还没来得及开口,我的肩膀,忽然就被人给揽住了,接着,我的脑袋上方,响起了低沉的说话声:“进来吧,站在门口做什么。”

    这是……滕柯的声音。

    我皱着眉抬起头,搞不清楚他为什么要揽我的肩膀,更搞不清楚,他这是要做什么。

    等着滕柯母亲换好鞋之后,那个时尚点的女人也跟了进来,不过她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游走,来来回回的看,一刻都没停下来过!

    我被她看的有点尴尬,就随手扯起了沙发上的那个羊绒毯,盖在了自己裸露的大腿上,这时,那个女人开了口:“明知道要来见家长,干嘛穿的这么少!真是的!”

    我的脸瞬间涨红,而滕柯母亲在一旁扯了那个女人一下,“行了小姑子,别乱说话!”

    原来,这个女人是滕柯的姑姑。

    等着滕柯母亲和姑姑进屋了以后,我回过身,看着的滕柯说道:“你刚刚在做什么!你妈妈和姑姑,都误以为我是你的女朋友了!”

    滕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看了我一眼,说:“是你让她们误会的,那你就继续负责好了。正好,我还愁找不到来顶包的。”

    所以,我今天就是歪打正着的,来给他冒充女朋友来?

    我咬牙切齿道:“那你找你的正牌女友啊!你找我做什么!”

    这时,我的身后不知何时冒出了顾昊辰的声音,“你就顺水人情的帮他一下吧!最近他妈和他姑,都在极力给他相亲,前几天相完以后,他妈问他怎么样,结果他脑残的来了一句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他妈就信以为真了!今天他妈妈来家里看到你,就以为你是那个女朋友喽!”

    我回头冲着顾昊辰说道:“那也不能拿我当挡箭牌啊!你们滕家位高权重的,就算是找冒牌女友,也得找个差不多会演戏的吧!找我算什么!”

    忽然,滕柯拍了拍我的肩膀,冷冷道:“你就实力演出就可以了。”

    我一脸茫然,“啊?你就不怕我搞砸了?”

    滕柯没说话,转身就走去了书房,而厨房那头,姑姑忽然喊了我的名字,“唐……唐什么来着……你过来一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