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他的女朋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到滕柯的姑姑叫我,我的后脊梁顿时一阵发麻,没办法了,现在已经被逼到了火葬场,必须上了!

    我转过身,嘴角挂着标准式的空姐微笑,走到了厨房里,对姑姑说道:“姑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姑姑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菜兜子,说:“排骨汤会做吗?如果不会,就帮着敏蓉打下手!”

    原来,滕柯母亲的真名,叫做敏蓉,全名叫陈敏蓉。

    我回过身,看着正准备切菜的滕柯母亲说道:“阿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表情淡然,“你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所谓的“衣服”,好吧,其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我转身去书房那边敲了敲房门,里面的滕柯没应声,我直接推开门说:“我知道你在里面,我进来了。”

    进屋之后,滕柯正在书柜一侧取书,我走到他身边,指着自己的衣服说:“你有没有我可以穿的运动服,随便什么衣服都可以,你妈妈刚才说了,让我换衣服。”

    滕柯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接着嗓口干涩的咳嗽了两下,他随手从沙发上拿起了一件他穿过的白衬衫,扔到我头上,“裤子你去我房间找。”

    我相当不满意的从自己的脑袋上抓下白衬衫,狠狠道:“你就不能客气点吗!虽然我是你的员工,但是你现在有求于我诶!说句话都冷冰冰的……”

    我愤愤的转身走向了门口,身后,滕柯忽然开了口,“唐未晚。”

    我停在原地,回过头,“又干嘛!”

    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别搞砸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看到他那一抹温温浅浅的微笑时,竟然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心。

    我大概是疯了吧,竟会觉得他暖心。

    离开书房,我快速的跑去了二楼,顾昊辰就跟在我身后,像个幽灵一样,来回在我旁边乱窜。

    “喂!唐未晚!你要去哪!”

    “唐未晚,你要找什么啊!我帮你找!”

    “唐未晚!你手里拿的是衬衫吗?”

    我实在受不了他在我耳边碎碎念,定住脚,回过头,瞪着他说:“滕柯的卧室是哪一间?”

    他指了指我右手边的那一间,然后挤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我转身推开门,倏然,我的眼前是整洁的地板,整洁的床面,整洁的书柜、衣柜,以及整洁有序的装饰物。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说,“滕柯他是有强迫症吗?什么东西都摆放的这么整齐!”

    顾昊辰毫不在意的就躺在了滕柯的大床上,四仰八叉的说:“他特性多了,他还对女人过敏,要不怎么一直单身!”

    我回过头,“你少扯!单身还会有孩子?”瞬间,我的八卦心骚动了起来,我直勾勾的盯着顾昊辰,说道:“小川的母亲是谁啊?滕柯是离过婚吗?”

    顾昊辰从床上坐起,耸耸肩,“你问他啊,他不让说。而且,具体细节的我也不清楚!”顾昊辰抓了抓自己额前的刘海儿,贱兮兮的说:“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我的八卦,我单身,目前没有暧昧对象,你要是对我有兴趣,我……”

    我一口回绝了他,“我结婚了。”

    说到结婚的话题,我的心情,瞬间就低落了下去,我本以为,只不过是平常唠嗑,说说也没什么,可是一开口,还是会难受。

    顾昊辰惊讶的长大了嘴,一时间说不出话。

    我一边翻着滕柯的衣柜,一边说道:“不过也快离婚了,正在闹离婚呢。”

    身后,顾昊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靠。”

    这时,我找到了一条滕柯的塑身运动短裤,转过头说:“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顾昊辰磨磨叽叽的从床上爬起,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恋恋不舍的说:“就不能在我面前换吗?好可惜哦!”

    我一脚踹在了他的屁股上,“粗去!”

    房门反锁,我将身上的夜店装脱了下来,换好滕柯的白衬衫和运动短裤以后,我在他的卧房里绕上了一圈。

    他的卧室真的很大,不过多半是书柜,明明家里已经有两个书房了,还是不够他放书的。

    我走到书桌前,看了看摆在桌子上的小物件,而无意间,发现了一个老旧泛黄的小相框,相框上的人影朦朦胧胧,像是他跟女人的合影,只不过我刚要伸手去拿,房间门就被敲开了。

    是姑姑的声音,“唐什么晚!你完事没有呢,敏蓉她自己忙不过来了!”

    我急忙跑出了卧室,跟着姑姑便下了楼。

    好吧,既然已经上了刑场,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下楼以后,我一直都在想,我现在是滕柯的假女友,既然是女友,那就要亲力亲为的,把自己的优点全都展现一遍。

    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滕柯他,压根就没打算让我好好演!

    我在厨房做菜的时候,眼看着锅里的美味就要成功,结果,调皮鬼小川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厨房,踩着凳子,朝着我的锅里就倒了大半碗的咸盐!整整大半碗!

    我抓着他的小胳膊不让他走,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结果他笑嘻嘻的告诉我,是他爸爸指使他做的!还给了他500块的劳务费!

    得知这惊为天人的消息,我举着铲勺就跑去了客厅,我用铲勺指着滕柯,说道:“是你让孩子这么做的?”

    滕柯依旧保持着极度平稳的冰山状态,冷漠的点点头。

    “为什么!”

    他放下手里的书本,安安静静的看向我,“我只让你正常表现,没让你好好表现。”

    “啊?”我一脸问好,完全被他搞得语无伦次,“那你到底想要我怎样!”

    他推开我手里的铲勺,说:“让我妈讨厌你。”

    what?这到底是什么逻辑思维?

    这会儿,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水烧开了。”

    我回头,发现水已经冒出来了,转身冲去厨房,急忙拯救现场。

    晚餐正式开始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上了桌,小川坐在我身边,不安分的来回玩碗筷。

    滕柯母亲率先提了一杯红酒,说道:“今天家里有新客人,我们就简单的喝一杯。”顿了,她故意看了我两眼,“未晚,你要是不会喝酒,就喝水好了。”

    我心想,虽然我会喝酒,但是,因为昨天晚上喝的太多,导致我现在看到酒水,就想吐!我还是喝水好了!

    我礼貌的冲陈敏蓉点了点头,伸手就要去拿水杯,可这时,滕柯手快的将旁侧的水杯递到了我手中,一本正经的说道:“她会喝酒,但现在有身孕,还是喝水比较好。”

    我目瞪口呆的转头看向滕柯,小声而狠唳,“你在说什么呢!”

    滕柯风平浪静的往我的杯子里倒了温水,暖暖一笑,“是吧宝贝。”

    宝贝?他竟然叫我宝贝?我真是……胃里犯呕……

    饭桌上,陈敏蓉和姑姑一起做出了惊讶的表情,姑姑先开了口,“怀孕?已经怀孕了?”

    滕柯点点头,“但不是我的。”

    我崩溃!滕柯他这是要把这顿饭往死里吃吗!

    陈敏蓉瞬间坐不住,她站起身,冲滕柯说道:“儿子,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

    滕柯缓慢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不紧不慢的解释,“她现在是已婚,肚子里怀的是她丈夫的孩子,但我和她是真心相爱,就是这样。”

    滕柯潇洒的叙述完,一旁,顾昊辰忍不住的鼓了鼓掌,“nice!”

    眼下,这桌饭彻底乱套了,陈敏蓉站在原地生着闷气,而姑姑则开始指责滕柯,“我说侄子啊!你找女朋友是可以由着你的性子来,但是你现在是要结婚的年纪,你可不能胡闹啊!你爸现在在国外,他要是听说这事,那不得气昏过去!”姑姑随即摆手,“不行,你和这位唐小姐的事,我不同意,你妈更不可能同意,你们还是分手吧!分手!”

    此时,我胆怯的坐在位置里不敢说话,虽然这一切都是假的,但是,我必须按着滕柯的剧本走,谁让他是我的老板。

    陈敏蓉忍着怒火看向了我,语调竭力平静的说:“真的是这样吗?唐小姐,滕柯说的都是事实吗?”

    我愧疚的点点头,“都是事实。”

    瞬间,陈敏蓉向后倒退了一步,她眼神颤抖的看着滕柯,说:“我是不会同意你们的事的!你们必须分手!”

    滕柯自顾自的拿起了桌面上的酒杯,晃了晃杯体,说:“我会和她结婚。”

    这下,陈敏蓉彻底被气到了,可她没法对自己的儿子发火,而是把怒气转到了我身上,她拿起桌上的酒杯,朝着我的脸就狠狠的泼了过来,怒吼道:“你马上离开我儿子!更不准靠近我孙子!”

    这激烈的嘶吼声一落,坐在我身旁的小川就哇哇大哭了起来,我顾不得脸上的酒渍,急忙将小川抱进怀中,安慰他不要哭。

    而这时,滕柯起身说道:“我只会和她结婚,如果你非要让我和别人在一起,那我也只好独身一辈子。”

    话落,他转身去了书房,而姑姑见势态不对,即刻拉过了陈敏蓉的手臂,劝道:“我们还是走吧!等气消了再谈!气消了再谈!”

    两分钟后,陈敏蓉被姑姑强制性带走,而滕小川呢,也慢慢的不哭了,反倒是更加精神的爬上了餐桌,开始猎食。

    小孩子的情绪,好的还真是快!

    我擦了擦脸上的酒渍,探头望了一眼窗外,确定陈敏蓉和姑姑已经离开,我转身走去了书房门口,敲门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是不是可以走了?”

    书房门被打开,滕柯从里面走出,他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看看家门口,又看了看我,说道:“刚刚泼在你脸上的酒水……”

    我耸耸肩,“已经擦干净了,不碍事!”但我还是免不了好奇的问了一嘴,“对了,你为什么要和你母亲顶撞啊,就为了不相亲,不结婚?”

    他没回答我,但是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滕柯应该是想通过我这样一个形象糟糕的女人,去刺激他的父母,让父母不要再逼他相亲,逼他结婚。毕竟,没有那个家庭,会去接受一个即将离异,又怀有身孕的女人……

    如果非要娶一个下等品,那还不如不结婚。

    不得不说,用这样的极端方式,去从父母那里换取一张不婚金牌,也挺机智的。

    我脱掉身上的围裙,塞到了他怀中,“那我走了,晚饭你们自己吃吧!”

    可我刚转身,滕柯忽然说道:“你有地方去吗?”

    我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没地方去?”

    这时,大厅里的顾昊辰冷着嗓子说道:“你昨晚喝多在车里,说了一路你无家可归,你说你的两个房子,都被王八蛋给霸占了。所以……”顾昊辰冲到我身边,神经兮兮的问:“那个王八蛋到底是谁!”

    我一拳砸在了他头顶,“一边去。”

    我继续往家门口的方向走,但滕柯两步跟了上来,他伸手抓过我的手腕,说:“我送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