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6章 新人代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重新整理过的小家,到处都显得空荡荡的,我把挂在卧室里的裱框婚纱照取了下来,相面朝墙的堆放在角落里。

    自结婚以来,我从未感受到如此这般的清净,整个人很放空,心情也很舒畅。

    原来远离那两个人渣,是如此愉快的一件事。

    第二日正常上班的这天,临出门前,我在门口的衣柜里意外发现了一件西服外套,本以为是周子昂的,仔细看过去才想起,是滕柯的。

    我记得很清楚,那晚滕宅停电,当时滕柯在抱走小川之后,执意要送我回家,这件衣服就是他那晚披在我身上的,只不过,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那别墅的男主人,就是滕柯。

    定神想想,他对我还是不薄的,虽然为人霸道冷漠了一点,脾气也古怪了一点。

    随手拽下那件外套,我一路乘坐地铁到了公司,只不过刚出地铁口,就在集团大楼门口,看到了袁桑桑的身影。

    她脚踩七厘米的红色细高跟,纤细白皙的脚踝上系了两根装饰鞋带,视线一路向上延伸,鹅黄色的连衣裙遮盖在她的大腿位置,锁骨敞露在外,波浪的卷发迎风而动。

    我隔着老远,都能闻到她身上的那股子骚气,特别是她往集团大楼里行走的时候,腰身扭来扭去,恨不得扭出天际!

    我尽量放慢步伐,晃晃悠悠的朝着公司门口走,怕的就是跟她碰对头,可谁知,她大概是发现了我的身影,故意在大厅里逗留了一会儿,直到我出现在公司门口,她兀自站在原地,意味深长的望着我。

    我倒也没胆怯,挺直脊梁走了上去,掠过她,进了电梯。

    袁桑桑两步跟上,伸出带着钻戒的左手,拦住了电梯门,诡笑着站到了我身边。

    没错,我现在的焦点是,她手上的钻戒。

    还没等我开口,她故弄玄虚的将左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挑衅道:“这颗钻戒,是不是你比你的那颗,大多了?啧啧,给人家当牛做马整整两年,最后却落了个这样的下场,真不知道,你那肚子里的孩子出生以后,会不会跟她妈一样,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

    我猛的转过头,拎着手包就朝着她砸了过去,“袁桑桑你给我闭嘴!”

    她的右肩膀被我砸出了一道红印,她凶煞的看着我,怒气一簇接着一簇,不过她并没有对我动手,而是继续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刺激我。

    “我当你有多大能耐呢,男人抢不过我,就动手打我。不过我不生气,毕竟我和周子昂每次欢愉之后,他的内衣内裤都是你来洗,我还是挺感谢你的,不是么?”她眼神嘲讽的看着我,而我刚想抓过她的头发跟她决一死战,电梯门就开了。

    十五层到了。

    我还没抬脚往外走,戏多的袁桑桑忽然身子发飘的就倒了出去,她的身子像是一团面一样,半截落在电梯内,半截趴在电梯外。

    对面休息室的员工纷纷朝我们这边看了过来,我刚要张口解释,袁桑桑就虚弱的哭丧了起来,“未晚姐……算我求你了好吗,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尴尬的站在原地,看着对面屋子里陆陆续续走出来的几个男人,他们小心温柔的将袁桑桑扶起,而我这才发现,她竟然哭了,泪眼朦胧的,别提有多逼真了。

    真难想象,我资助袁桑桑上学的那几年,她到底都是怎么跟我演戏的,我更没法想象,我按月打给她的那些钱,是不是都被她和周子昂拿去开房用了。

    或者换句话说,袁桑桑这个小三,根本就是我给周子昂养的!

    想着,我就忍不住的想要发火,眼前的那几个男职员目色凶凶的看着我,好像我欺负了什么国宝级女神一样!

    我也没打算解释,走出电梯之时,拎着包,朝着袁桑桑的脑袋就狠狠的砸了过去,砸完以后,我就跑了。

    那些职员无不在唏嘘我的野蛮,我无所谓,反正这家公司我只呆三个月,三个月一到,我就撤退。

    一路疾速的走到了滕柯的办公室门口,我伸手一推,“哐当”一声,房门撞在了墙壁上。

    我这才察觉,我又一次用力过猛了。

    办公室里的滕柯在听到撞门声时,一口咖啡就喷了出来,他好气又无奈的看着我,“你又吃火药了?”

    我没解释,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将手里的购物袋放到他面前,说:“这是你之前借给我的西服,现在还给你!对了,你的银行卡号是多少,我把那天逛街的钱还你,还有衣服的干洗费,我不知道你经常去哪家店干洗,所以就没洗。”我低头算了算,“一共是三千块,对吧?”

    滕柯“哐”的一声将手里的咖啡杯摔到我面前,眼神严肃的靠近我说:“唐未晚,我是不是对你太宽松了?”

    我稍有紧张的眨了眨眼,“怎……怎么了……”

    他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食指,狠狠的戳了一下我的脑门,提醒道:“是谁让你在我办公室里没大没小的!”

    的确,这间屋子,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就算进来了,我也没见到哪个员工会像我这么肆无忌惮的大声说话。

    我深呼了一口气,连忙点头,“对不起滕总,我会注意的!是我太没大没小了!”

    他随手扔给我一个u盘,“去打印室,把这个复印40份,半小时后送到会议室。”

    说罢,他就大步走出了房门,背影冷冷酷酷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我在他身后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什么嘛,小时候也没见他的脾气这么暴躁,以前只要他被欺负,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冲出去帮他,现在什么都反过来了,命令我不说,还反过来欺负我。

    我拿着u盘走去了公共打印室,当我用电脑打开u盘里的文件时,差点崩溃。

    一份文件就足足有五十多页,还是反正面,半个小时内打印四十份并且完整的订好,简直是要了我的小命。

    可是没办法,现在已经狼入虎口,只能低头做事。

    我拆了两包新开封的打印纸,装好纸盒,启动机器,可这才发现,墨盒又需要更换,我在仓库里到处翻找备用品,折腾了十多分钟,才算是做好准备工作。

    机器启动工作,我一本一本的装订校对。

    装订的过程中,打印室外面忽然响起了噪乱的说话声,我探头朝门外看了一眼,发现公共区域那边聚集了好多人,袁桑桑就被那些人围在中间,你一句我一句的闲扯着。

    傻子都看得出,那些员工在和袁桑桑套近乎,毕竟她是公司确定的代言新生,所谓代言新生,就是不管你以前有没有名气,或者你本人有没有个人魅力,公司都会投重金,把你捧成红人。

    我不知道袁桑桑是怎么从这场代言人的角逐中脱颖而出的,但眼下的大局已经明确,公司新项目的广告,由袁桑桑出境。

    门外,那些人的奉承话一句说的比一句好听,甚至不乏有一些尖酸刻薄之人,故意拿我和周子昂的事,去抬高袁桑桑的身价。

    他们都说,袁桑桑一个刚刚19岁的大学生,怎么可能被卷进所谓的“小三”闹剧当中,肯定是我这个心肠歹毒的原配想要借用人家年轻人的肚子,才会搞出这么多的乌龙。

    我就在打印室里听着这些无厘头的话,打印机嗡嗡作响,我的脑袋也嗡嗡作响。

    四十份文件装订完成后,会议也马上就要开始了,而这时,另外一台小型打印机忽然开始启动,机器里打出了两页纸,我看了一眼,是一份演讲稿,下面的落款写的袁桑桑的名字。

    门外,响起了秘书的声音,“唐小姐,能麻烦你把刚打印的发言稿拿出来吗?那两页纸,是我在这边打的!”

    我抽出那两张纸,接着抱起整整四十份文件,下巴垫在高高一摞的文件稿上,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

    门口,袁桑桑双手交叉的抱在胸前,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说:“把我的发言稿给我。”

    我低垂了一下眼眉,冷漠回应,“在上面放着呢,自己拿。”

    袁桑桑邪魅的勾了一下嘴角,两步站到我面前,可是她并没有去拿稿子,而是在伸手的瞬间,狠狠的,掐了一下我的内手臂。

    “啊疼!”我惊声尖叫,接着,四十份文件稀里哗啦的掉落在了地上,包括她的发言稿。

    我崩溃的冲她大吼:“你是不是贱的慌!你掐我做什么!”

    袁桑桑立马伪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连忙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袁桑桑的声音很柔弱,周围的人都直勾勾的向我盯来,那目光之炙热,真让人抓狂。

    眼看着会议时间就要到了,我即刻蹲下身,开始收拾散落的文件,文件被一一摆好,我弓着脊梁就打算站起身,可这时,袁桑桑忽然用手压了一下我的后背,说道:“还有我的发言稿,你倒是给我捡起来呀。”

    我一下甩开她的手,抬头道:“你没有手吗?不会自己捡?”

    她委屈的低了低头,“我的裙子太短了啦,弯腰会走光的……”

    我实在不想跟她继续周旋下去,伸手抓过地上的发言稿,可这时,袁桑桑抬脚就踩在了发言稿上,险些踩到我的手。

    她尖叫道:“哎呀!脏掉了!看来你得重新再打一份了!”

    袁桑桑的红色高跟鞋还践踏在那张雪白的发言稿上,而我突然觉得,那两张薄薄的发言稿,就像我残破的自尊心,正被人狠狠的蹂躏侮辱着。

    我想发火,而这时,忽然有人在上方拎起了我的衣领,我硬生生就被那股蛮力给拽了起来,站直身的一刻,脖子差点勒断气。

    我猛的咳嗽了两声,抬头一看,竟然是滕柯,他面无表情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命令道:“去会议室。”

    袁桑桑见我要走,立马开始跟滕柯撒起了娇,“可是滕总……我的发言稿还没有打!你们的打印机我不会用,怎么办呀……”

    滕柯寡淡的指了指地上的发言稿,“这不是打印好了么。”

    袁桑桑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可是……那个脏了啦……”

    我真是受不了,袁桑桑说话用“了啦”来结尾,好像舌头被热水烫了一样,怎么没烫死她!

    即瞬,滕柯的眼神开始冰冻,他反应极速的甩开了袁桑桑,接着,转身走去了会议室,临走前,还在那张纸上踩压了一脚。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唐未晚,别耽误时间。”

    袁桑桑就这样被我们冷在原地,咬牙切齿。

    到了会议室,里面坐了很多公司高层和媒体记者,其中还有合作公司的董事,同样也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人,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打扮很新潮,长相也很清俊,头发上抹了很亮眼的发胶,宽宽的额头显露在外,言谈举止之间,透着一股流里流气的感觉,让人觉得很不成熟。

    滕柯命令我现在分发资料,我从左至右的分发下去,在经过那个合作公司的董事长时,他故意用手指触碰了一下我的手背,并饶有兴致的抬头看了我一眼,调侃道:“手很冰嘛!”

    我不太自然的同他对视,而对视的一刻,他忽然张口大笑,甚至……笑的合不拢嘴。

    他直勾勾的指着我的脸,而手指上的金属骷髅戒指格外晃眼,等他笑够了以后,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我说:“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滕柯公司的员工,都这么敬业吗?他一个月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倏然,他向我靠近了一些,“来我公司?怎么样?”

    我完全搞不懂他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脑子犯浑之时,会议室另一边的滕柯朝我走了过来,他甩手扔我脸上一张湿巾,说:“把脸擦干净!”

    我木然的抓下湿巾,转头看了看反光玻璃中的自己,这才发现……我的嘴巴上,脸蛋上,还有额头上,都是墨粉!

    刚才在给打印机更换墨盒的时候,不小心蹭到脸上了,然后就忘记擦了。

    真丢人啊!

    我灰溜溜的跑去了会议室的最后面,而逃跑的这一路,那个合作公司的董事长,都在不停的回头看我。

    会议正式开始之前,我已经把脸上的脏东西都擦干净了,可悲的是,连脸上的化妆品,都擦没了……

    好不容易心血来潮画个妆,结果都没挺过两小时!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打开,迎面走进来的是搔首弄姿的袁桑桑,当她那一身裸露又性感的装扮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屋子里的人,都跟着唏嘘了起来。

    袁桑桑的手里握着她的发言稿,而发言稿的后面,有两个大大的脚印。

    看来,她还是把那两张纸捡起来了。

    袁桑桑径直走到了合作公司董事长的身边,那个董事长很自然的在袁桑桑的腰上揽了一下,笑着说:“你还真听话啊,我说我喜欢黄色,你就真的穿黄色来了。”

    袁桑桑轻轻的推桑了一下对方的肩膀,“你讨厌了啦,人家今天是碰巧,才不是因为你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