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章 上了锁的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滕柯离开以后,我站在公司楼下傻望了一会儿,现在是临近中午的时间,我不饿,但是心里空落落的。

    重新回了十五层,一下电梯,我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银行发来的短信。

    上面显示,有人通过支付宝,从我的银行卡里,转走了一万块。

    我一时间就蒙住了,我明明没有进行任何消费,可是这扣款的提醒,是怎么回事?

    知道我密码的人,除了我自己……

    对!还有周子昂!

    我急忙就要给他打电话,可这时,手机再次闯进一条信息,上面又一次提醒我,有人再次转走了我账户里的一万块。

    我手忙脚乱的就将电话打到了周子昂那里,很快,他便接通了。

    电话一通,我冲他喊道:“你转我账户里的钱做什么!”

    他回答的云淡风轻,“是你告诉我的,去警局赎人,要用五万块。”

    我无语道:“那你凭什么用我的钱?周子昂你会不会太无赖了!”

    他没和我吼,只是理所当然的解释,“这件事是你造成的,所以这份钱,也理应你来拿。”

    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他,“你滚蛋!新房里的人是你妈带去的,所有的麻烦事,也是你家那些亲戚闹出来的,你有什么资格拿我的钱!还有,你手里已经有了三百多万的房款,你为什么还惦记我的钱!”

    周子昂深吸了一口气,半忍不忍的说:“房款大部分都买车了,剩下的钱,我做投资了。”

    我冷笑道:“做投资?你所谓的做投资,就是给袁桑桑买钻戒?周子昂,你怎么那么无耻!拿着我家的房款,去给那个小三买钻戒!”

    我本以为,这种话说出口,他起码会心生愧疚,但事实是,我太高估他了。

    周子昂理所当然的说道:“之前因为我们的事,袁桑桑她受了很多委屈!买戒指也不过是安抚她而已!你别在那见缝插针,一枚戒指而已,难道我买给她戒指,就代表我和她结婚了?”

    “……”

    这大概,是我听到的,最无语又最牵强的解释了吧。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到底是我的三观有问题,还是周子昂他脑子有问题,这种话,他竟然也能说得出口!

    我实在无力跟他周旋,强忍着自己最后的那点耐心,警告他道:“你从我账户里转走的钱,你马上还给我!如果你不还,那我就把你告上法庭!”我深喘了一口恶气,“周子昂,你不是一直不同意离婚么,好,你不离婚,那我就起诉你!我让你身败名裂!”

    说完,我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挂掉电话之后,我急忙修改了支付宝的密码,包括网银的密码。

    我真是被周子昂的恶劣行为给干败了,人家是防火防盗防闺蜜,到我这里,就是防火防盗防老公!

    丢失的钱无法追回,我只能生着闷气,心疼那被卷走的两万块,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曲玥,曲玥则安慰我,等到周子昂拿出五万块的时候,会把那两万还给我。

    反正不会让周子昂占了我的便宜。

    回到滕柯办公室,诺大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叫了甜点和外卖,打算在这里加班一整夜。

    手边的法文合同厚厚一摞,我一点一点的翻译校对,渐渐的,天色灰暗了下去。

    我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落地窗,一片耀眼的橘红夹在天空和地面之间,那光亮似晃不晃的覆盖着我的视线。

    我的周围很安静,安静的什么都听不见,只能闻到鼻息间的薄荷清香,那是滕柯的专属香气。

    我叹了一口气,猛的灌下了一罐咖啡,好像从毕业开始,我就没再喝过咖啡了,最后一次,还是在大四的期末考试前一晚。

    依稀记得,那天我和曲玥,还有凌南、周子昂,在常去的咖啡馆熬夜奋战,曲玥玩着手机游戏,我们三则努力做题,那天是我们最后一次聚集在咖啡店,也是曲玥最后一次,跟凌南告白。

    但凌南还是拒绝她了,没有为什么。

    按着曲玥的话说,那天的咖啡她喝的特不自在,很苦,又很涩。

    而我手边的这杯,同样也很苦涩。

    太阳彻底落山之后,我打开了办公室里的灯,这时,女秘书拎着一个购物袋子走进了屋,她将袋子放到我面前,温柔的说道:“唐小姐,刚刚滕总来了一通电话,问你是否还在;我告诉滕总说,你今晚要加班,他就让我给您订了一份餐点。滕总让我转告您,不要太辛苦,做不完就留到明天就可以了。”

    我接过购物袋,笑着点点头,“谢谢你,我弄完就走了。”

    女秘书离开了办公室,我打开购物袋,看了看里面的小食,都是一些很有营养的东西,塑料碗装的南瓜粥、新鲜的蔬菜沙拉、还有一个小份的五分熟牛排。

    真是奇怪,明明他白天的时候还和我说过,他不可能对我怎么怎么样,言外之意就是让我保持距离,现在,却让自己的秘书给我买这些餐点。

    我真搞不懂,滕柯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食物的香气延展到屋子的每一个角落,我也的确是累饿了,推开桌子上的文件,准备开吃。

    可这时,手机忽然来了一条短信,发信人,竟然是滕柯。

    我点开,上面是他疑似命令的语气,“提醒你,不要在我办公室里吃东西,不要在我办公室逗留太久,不要弄脏我屋子里的任何东西!!!”

    短信的末尾,他用了三个感叹号,表示他很认真,也很气愤。

    我向着屋子里环顾了一圈,我也没发现摄像头一类的东西啊,他怎么知道,我在他的办公室吃东西呢……

    算了,管他呢,反正他也看不见。

    搞定那些餐点之后,我连续伏案三个小时,才算是把那些合同整理完。

    全部翻译成了中文版本,并做好了电子文档。

    我将文档拷贝在u盘里,拿着u盘便走出了办公室,可不出来不要紧,当我打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我瞬间就吓的魂都没了!

    眼下,办公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灯也没开,黑压压的一片,死寂的要命。

    我摸着墙壁往前走,一路心惊胆颤,才算是找到了大厅的照明灯开关。

    “啪嗒”一声,开关打开,眼前重新恢复了明亮,我放松的靠着墙壁站了一会,不停的顺着胸口的气。

    其实我挺怕黑的,倒也不是怕天黑,而是害怕一个人呆在空房子里,什么声音也没有的那种渗人的黑。

    整个十五层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而现在,是晚上十点整。

    我走去了公共打印室,启动机器,翁隆隆的声音顿时在耳边响起,还好,有点声音,还能让我不这么害怕。

    翻译好的文案正一页接着一页的从打印机中走出,眼看着就快大功告成,可忽然间,打印室和外面的整个大厅,又一次陷入了黑压压的无光状态。

    打印机没了动静,眼前的一切,都黑的不见底。

    一定是断电了,肯定是断电了!

    心慌之时,我急忙冲到了门口,可推门的一瞬间,我竟发现……门被上了锁。

    (下一章十点发布~)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