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章 请你和我儿子分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滕柯的母亲陈敏蓉,会忽然找来我家。

    我甚至不知道,她是怎么调查到我家地址的,但仔细想想,之前滕柯的姑姑没事就尾随跟拍调查我,我也就不奇怪了。

    迎着鸡毛掸子走进家门口的那一瞬间,零星的几根鸡毛插在我的脑袋上,我爸抖着手臂,气呼呼的说:“唐未晚!我和你妈真是白养你了!我们把你拉扯这么大,就是让你做这些违背良心的事吗!”

    面对父亲的责骂,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我爸气的浑身打抖,我妈则不停的去安抚我爸的情绪,陈敏蓉就站在我爸妈的身后,静静地看着我被教训。

    我妈抢走了我爸手里的鸡毛掸子,焦躁的说:“你就冷静一下,让未晚好好解释不行么!她从进屋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你就直接上手打她!万一是我们误会她了呢!”

    我爸喘着粗气,指着我说:“行!那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你会背着周子昂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现在,人家母亲都找到我这里来了!”我爸狠狠地拍着自己的大腿,“唐未晚!你是要气死我啊你!”

    听了我爸的嘶吼,我站在门口,紧张的搓着衣角,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如果挑明了说我和滕柯是逢场作戏,那陈敏蓉肯定会翻脸,滕柯也必定会和我算一笔大帐。

    如果我说我和滕柯在一起了,而且马上要和周子昂离婚了,那估计我爸会当场气出心脏病。

    我爸的心脏非常不好,两年前还差点因为一次意外而要做心脏手术,但后来调养的好,也就度过来了。

    眼下,不管我说什么,怎么解释,我爸都会发火,那我唯一的做法就是,不说话。

    我走进了屋,关上了家里的房门,我低着头站到我爸的面前,说:“爸,你别生气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会处理好的,等我处理好,我会和你解释清楚的。”

    我爸抓着胸口,身子微微的向后仰,我妈在身后扶着他,随后一点一点的走去了沙发。

    我爸靠在沙发垫上,呼吸很不顺畅。

    一旁,陈敏蓉向着我爸的方向走了两步,冷冰冰的开了口,“很抱歉,我没想到你的身体状况这么不好,但是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我必须亲自来和你说清楚,毕竟这不是小事。你女儿明明有家室,却不顾个人名誉的去勾引我儿子,这于情于理,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孩子。”

    陈敏蓉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又沉重的呼了出去,“如果不是因为我劝不动他们两个,我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找到这里来。既然两个孩子不能做出决定,那就让我们为人父母的,帮着做决定。”

    我爸没说话,大概是因为刚刚那一股火冲上了头,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

    我妈为难的看了看我爸,又看了看我,接着对陈敏蓉说:“对不起了陈女士,关于我女儿和你儿子的事,我们老两口是真的不知情,但是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的!未晚的为人我了解,她虽然性子大大咧咧了一点,但是心地很善良,而且从来不做让人为难的事。

    “所以,我女儿肯定没有故意去勾引你的儿子,不管怎么样,既然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我们作为父母的,也不能不管,要不你今天先回去吧,我女儿这边,我会和她好好说明白的,不会让她再和你儿子有来往,但是你那边,也希望你能尽力。”

    我妈心平气和的说完这些,陈敏蓉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态度,其实陈敏蓉的为人还是挺随和挺有素养的,但是,在面对滕柯感情这方面,她不得不严肃认真。

    不过,通过今天她找上门的这件事,也让我彻底明白,为什么,滕柯会如此抵触陈敏蓉给他相亲。

    自己的感情被父母过度干预,着实让人很不舒服。

    陈敏蓉同意了我妈的提议,转身,便准备离开我家,我跟着我妈走去了家门口,当我把人送出家门时,陈敏蓉还是严厉的提醒了我一句,“唐小姐,我希望你能自重,此前我邀请你去我家,是因为我并不清楚你是这样的为人。现在我清楚了,所以我肯定不会同意,你跟我儿子的事。当然,你也不必为了我儿子而和你的丈夫离婚,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我们滕家也不会欢迎你。我希望你能尽快处理好你和我儿子的感情,以后,我们也就不要再见面了。”

    说罢,她转身走下了楼,我在门口迎着走廊里的凉风站在了好一会儿,忽然,我妈在身后戳了我一下,“你不冷啊!赶紧进屋!”

    我灰溜溜的走进了屋,我爸则在沙发上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狠声骂道:“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我急忙蹿到我爸面前,趴在他的腿上,恳求认错的说:“爸!我和刚才那个阿姨的儿子,真的没有任何事情!是他儿子让我假扮他女朋友而已,但我没想到,那阿姨会找来咱家!”我两手互相揉搓的道歉,“所以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真的!”

    我可怜巴巴的冲我爸眨了眨眼,好算,他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他紧紧的皱着眉头,白了我两眼,似正经似不正经的说:“刚才……没有打疼你吧……”

    我笑眯眯的捶着我爸的大腿,“不疼不疼!跟挠痒痒似的!”

    见我爸不生气了,我心里的愧疚感,才算是消除了一点。

    其实我真的很怕,万一我爸哪股气没顺好,心脏病突发,那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我是一个弃婴,我能在这样温暖的家庭里长大,已经感激不尽了。

    我妈从抽屉里找出了两盒缓解心脏的药,她一边撕着包装,一边说:“我说你这个老头啊,你就是脾气太急躁了!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自己的女儿,你自己不知道什么样啊!刚才那个女人来的时候我就猜到,肯定是她儿子追着我们未晚死缠烂打!我们未晚多正直的孩子,而且她现在还有身孕,哪有什么精力去搞别的事情!”

    我爸反驳的哼了一声,“你一个老太太你懂什么!就是因为她是个孩子,才容易犯错!我是她爸,我就得让她好好做人,改正错误!”

    我妈将药丸和水杯递到他手边,“行了行了,你说什么都对!但是你以后不许再打我女儿了!她这肚子里可是还有一个呢,别给我打坏了!”

    说到肚子里的孩子,我妈眼神怜惜的就看了一眼我的小腹,欣慰的说:“真好,过不了多久,我也是当外婆的人了!”我妈开心的笑着,“也不知道你哥什么时候能回国,好让我有机会抱上孙子!”

    看着我妈那副向往的样子,莫名间,我的心头狠狠的酸了一把。

    我真不孝,如果以后我妈知道了我并没有怀孕,那她会不会很难过,会不会埋怨我欺骗她……

    想到这里,我就不由的开始痛恨周子昂,如果不是他,我的生活也不会乱成今天这个样子。

    这时,我爸忽然义正严辞的开了口,“你来之前,周子昂来过家里了,还带了很多补品。”

    我回头朝着家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门口的墙壁一处,堆放了很多老年人的补品。

    我爸继续道:“子昂说了,他现在的这份工作,不想做了。他觉得太忙,没有时间照看你,而且你现在有了身孕,身边必须有人照顾着。”

    我一听,立马说道:“这是他和你说的?”

    我爸点点头,“这小子还算挺有心的,知道为了你,调换工作。”

    为了我?呵呵,这个该死的周子昂,他现在竟然敢利用我去欺骗我爸!

    我一口反驳,“爸!周子昂的工作根本一点都不忙,你别管他了,就让他在滕风好好呆着吧。”

    我爸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不忙什么不忙!如果他不忙,会放着你跟别的男人有来往?虽然刚才的那件事不是真的,但是你一个姑娘家的,跟自己丈夫以外的男人交往过密,那就是你的不对!”我爸微微侧过头,表情严肃,决绝而固执,“这件事我已经考虑好了,给子昂换工作,让他去咱家厂子做管理,正好这段时间公司不忙,还能陪着你待产!”

    我诧异的不敢相信,“爸!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让周子昂去咱家的公司!”

    我爸怔怔的瞪着我,“有什么不行的!咱家物流公司现在正缺管理方面的人才,反正以后这公司都要交给你和你哥,现在让子昂去公司帮帮忙,怎么就不行了!”

    我能理解我爸没把周子昂当外人的这个心情,我也能理解,我爸对周子昂一直看好的这个态度,毕竟他在我爸面前总是一个意气风发、敢作敢为、善于拍马屁的好形象,现在我爸岁数大了,老糊涂了,很容易就被他糊弄。

    可我太清楚,周子昂之所以要去我家的物流公司,纯粹就是想要占便宜!

    那物流公司是我爸打拼了十几年的心血,我不能让它就这么被周子昂祸害!

    我一口否决,“爸,周子昂没有这方面的才能,我也不同意您让他去公司帮忙的这个打算。他不可以去咱家公司,说什么都不行!”

    忽然,我爸的脾气又一次蹿了上来,“唐未晚!你是不是打算把我给气死!我做这些到底是为了谁,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让你好好养胎,让周子昂照顾你!我让周子昂轻松,不就是为了让他好好陪你吗!”

    我忍不住的就反驳了过去,“可是他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他……”

    话到嘴边,我硬生生的,又给咽了回去。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我明明可以揭穿周子昂的,可是我不能,如果我说出了周子昂对我做出的那一系列坏事,我爸肯定会受不了,他肯定会发疯的。

    我咽着喉咙,转头对我爸说,“爸,工作的事,这次你就听我的,暂时别让他去咱家公司,等我和他沟通好以后……”

    话没说话,我爸的脸色涨的通红,“你自己都被培训公司给辞退了,你还让我听你的!唐未晚,你这么不成熟,你让我们做父母的怎么能不操心!”我爸狠狠的喘着粗气,“这件事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这二十几年,也就当我们白养!”

    我爸说完这些气话,撑着身子就要回卧房,我起身拉着他的手臂,可他一把将我甩到了一边。

    我没站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我委屈的抬头,我爸的眼神里则闪烁出了那么一两秒的心疼,紧接着,他继续气势汹汹的冲我吼:“你是一个要当母亲的人!难道你要让你自己变成你生父生母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吗!”

    吼声一落,屋子里的彻底没话说了,我知道我爸说话有口无心,但是,当他提到我的生父生母时,我心里绷紧的那根弦,“嘣”的一下就断了。

    我没忍住的流了泪,也不知道是因为摔得疼,还是因为心里难受。

    我妈死死的扯了一下我爸,低声说:“你是不是有病!提那些破事干什么!”

    而这时,身后的家门口,忽然想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啪嗒”一声,家门被打开,门口蹿进来了一个人影,以及一句相当亢奋的问候,“surprise!”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