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偶遇凌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袁桑桑倒地的同时,嘴里的嘶吼声一阵接着一阵,周子昂忙身去搬开砸在她身上的盆栽,撑着她的身子不停的询问状况。

    一开始,我以为袁桑桑是装出来的,可是看着她的状况,似乎又不像,她貌似,真的很疼。

    我忽然有点担心,这样的重击,会不会对腹中的孩子有影响,毕竟那孩子是无辜的。

    办公室的门口冲进来了几个男同事,大家一起帮忙将袁桑桑抬到了沙发上,但袁桑桑一直在喊疼,撕心裂肺的,搞得整个十三层的人,都慢慢围了过来。

    周子昂觉得事情不妙,决意要打120,而这时,门口看热闹的那些人群中,突然走出了滕柯的身影,他脸色冷漠的看了我一眼,说:“把她送我车上。”

    周子昂这就开始抱着袁桑桑往楼下跑,我紧跟其后,一直出了公司大门。

    上车的时候,滕柯帮忙开了车门,可当周子昂把袁桑桑往车子里抱的时候,她莫名其妙的就去抓了一下滕柯的手,嘴里还喃喃的呻吟着。

    她的手指顺着滕柯的手背就滑了一下,周子昂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我看的清清楚楚。

    她也真是滥情,无时无刻,都不忘调戏男人。

    车子行进的途中,曲玥给我打了一通电话,问我离婚协议有没有签成,我把我的状况和她说明,她当即就从家里开车去了医院,她不放心我,非要亲自来看一看。

    等我们把袁桑桑送到急诊医生那里时,所有人都等在了门外。

    周子昂神色不安的在病房门口来回踱步,看得出,他很紧张。

    我忽然很想知道,如果此时此刻躺在里面的人是我,他会不会也是这样的表现。

    我在心里冷冷的嘲笑了自己一番,我还真是想太多了。

    没多一会儿,曲玥来了医院,她看到我的时候,径直朝我飞奔而来,她站到我面前,伸手开始揉掐我的脸蛋,拍拍我的肩膀,问:“你没受伤吧?”

    我摇摇头,“我没事,是袁桑桑摔倒了。”

    这时,曲玥注意到了我身后的滕柯,她当然记得滕柯是谁,毕竟,这两人相亲过……

    曲玥的眼神亮了一下,故意道:“怎么……你们俩……”

    我刚要解释,走廊的另一头,就响起了喊破嗓子的辱骂声。

    我回头,看到了风风火火冲我而来的婆婆。

    我知道,接下来又会是一场撕逼大战。

    脑子迅速做出反应的时刻,我将自己的手机调成了录像模式,递给了曲玥。

    曲玥即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冲我挑挑眉,“晓得了!”

    婆婆冲到我面前时,手里还拎着菜,她随手就把菜砸到了我的脑袋上,零星的两三根香菜叶,屹立在我的发丝间。

    我还没开口说话,婆婆就吐沫星子满天飞的开始冲我吼:“唐未晚!你这个贱人!如果袁桑桑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死都弥补不了!”

    我一边整理头发上的菜叶,一边说:“有什么弥补不了的,袁桑桑肚子里的孩子又不是试管做出来的,如果没了,再生一个就好了!”我笑笑,“周子昂现在不是已经跟她同居了么,既然他们偷情偷的这么彻底,那就再生一个呗!”

    婆婆握着拳头就推了我一把,“你放屁!子昂之所以会和桑桑住一起,那是因为你把我们赶出了家门!再说了,桑桑她是为了给我们周家传宗接代!才会怀孕!你要是让她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我哼声,“传宗接代就可以偷情了?传宗接代,就可以劈腿找小三?我说周淑芹,你怎么把你儿子出轨的事,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婆婆上手就要对我施暴,她嘴里一边说着难听的脏话,两只手一边捶我的身子,抓我的头发。

    我一动没动,就这么任由她发泄,可这时,身后的滕柯一把扼住了婆婆的手腕,轻轻一用力,就把婆婆挡到了一边。

    婆婆自然不能算完,她指着滕柯的脸,一顿臭骂,“你是哪里冒出来的杂种!”婆婆故意扬着声调啊了一声,“啊……你不会就是唐未晚的情夫吧!还真是臭味相投,这样的女人你都能看上!”

    话落,病房那边的周子昂闻声走了过来,他看到婆婆在指着滕柯辱骂,立马捂住了婆婆的嘴,一边跟滕柯道歉,一边拉着婆婆走,“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婆婆被周子昂带走,而病房里的医生在这时走了出来,医生说袁桑桑的状况没有大碍,但是要安生休息几天,调养精神状态。

    曲玥站到了我身旁,将手机递到我手中,“刚才的经过都录下来了,既然你婆婆都承认周子昂和袁桑桑住在一起了,那就是属于婚内出轨。”说罢,曲玥回过头,对着滕柯一顿指责,“喂!我说你刚才伸手拦唐未晚的婆婆做什么!视频最精彩的地方就是她婆婆揍她了,都让你给毁了!”

    面对曲玥的没大没小,滕柯的脸瞬间就黑了,曲玥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要走,“行了,咱们走吧!反正那个贱人也没事,我还以为她能摔流产呢!”

    只是这话刚说完,走廊的那头,就又走过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凌南。

    眼前,凌南的手里捧着一束花,他脚步稳慢的向着这头走来,站稳脚跟时,他先跟滕柯打了一个招呼。

    作罢,他看了看我和曲玥。

    我想他应该是记得我们的,要不对视时的眼神也不会这么不自然。

    曲玥在见到凌南的那一刻,完全的愣住了,本来她还风风火火的准备离开呢,现在可好了,收回脚步,完全没了要走的意思。

    凌南冲滕柯点了点头,转身就要往袁桑桑的病房走,曲玥反应了一下,一把薅住了凌南的衣领,说道:“你不会是要去看那个贱人吧!”

    说完“贱人”这两个字,我们几个都惊呆了,我想曲玥她大概忘记了,现在的凌南,并不认得我们。

    曲玥一下捂住嘴,重新说道:“你要去看袁桑桑?你们什么关系?”

    凌南很不耐烦的回过身,看着曲玥说:“这位小姐,我们好像并不熟悉,是么?”转头,他又看了看我,“你就是唐未晚吧!把袁桑桑撞倒的那个人?”

    我没说话,凌南则无奈的叹了口气,“唐小姐,麻烦你以后做事能不这么鲁莽吗?我和袁桑桑的广告拍摄时间只有一个月,你现在把她弄住院,真的耽误了我们整个拍摄组的工作。”

    没错,他说的一点没错,从工作的角度来说,这件事我做的的确不怎么地道。

    曲玥即刻插了话,“你和她拍广告?袁桑桑是你同事?凌南,你怎么能和那种女人……”

    话没说完,凌南头也不回的就直接离开了。

    滕柯这时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提醒我说,“走吧。”

    我转身跟着滕柯就要离开这里,曲玥则屁颠屁颠的跑到我身后,一边走一边说:“走这么急干嘛!凌南还没走呢!我们等他一会儿吧!”

    我无奈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他现在已经不记得你了!你就别惦记了!”

    出了医院,滕柯直接上车,可我刚在副驾驶上坐了没多久,后面那辆车里的曲玥,就忽然下车冲了过来,她一把拉开我这边的车门,伸手就解开了我的安全带,说:“唐未晚,你下来!”

    我一脸崩溃,“又怎么了……”

    曲玥探头看了滕柯一眼,说:“不好意思了滕总,今天唐未晚就借给我用了,您自己回公司吧!”

    说着,她就要把我往下拉,可这时,滕柯一把叩住了我的手腕,严厉的冲我说:“唐未晚,你今天旷班整整一天,还让我当了一天你的司机!”

    我愧疚的说:“那怎么办……要不你扣我工资吧……”

    他没好气的盯着我,手掌还死死的叩在我的手腕上, 缓了一小会儿,他说:“晚上联系我,有事需要你做。”

    我多嘴的问了一句,“什么事?”

    他松开我的手,“滕建仁回国了。”

    我愣了一下,“你父亲回国?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没理会我,“下车吧,晚点联系我。”

    身后,曲玥使出了她的洪荒之力,一把就将我给我扯了下来,“你赶紧下来啊!磨蹭什么呢!”

    我扑通一下撞到了曲玥的身上,随后滕柯的车子就开走了。

    我刚要回头教训曲玥,曲玥就愁眉苦脸的指着身后不远处的一个人影说:“凌南也下楼了!你快点上我车,我们跟踪他!快快快!”

    好吧……又是凌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