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0章 他的情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桂圆和芒果是孕妇的禁忌食物……

    当我被陈敏蓉科普了这个怀孕小常识以后,我的脑子都炸了。

    她这分明是在,借机给我难堪。

    被揭穿的一刻,我的手有点发抖,而这时,姑姑插了一嘴,“虽然是怀孕了,但是怀的可不是我们滕柯的儿子,是她丈夫的。”姑姑故意笑了一声,“很惊讶吧!她是已婚妇女,丈夫是个凤凰男,还在外面找小三呢!这夫妻俩,结婚才两年,就各玩各的了……”

    这精准的解释加形容一结束,爷爷沙哑的开始唉声叹气,奶奶整张脸都扭曲着,不可思议的冲着我说:“这是真的吗?小丫头?”

    我低下头,脸蛋再次涨的通红。

    忽然,滕建仁将手里的筷子扔了出去,他一巴掌拍在了桌面上,冲滕柯喊道:“你给我解释清楚!”

    而这嘶吼声一落,“哇”的一下,我身边的滕小川就哭了。

    爷爷奶奶当然是心疼曾孙子,饭还没开始吃,他们老两口,就抱着孩子去卧室了。

    留下我们在大厅里,经受风和雨的洗礼。

    苍天啊,给老板打工,怎么就这么难呢?如果以后再要应聘秘书的职位,我铁定先去学个演员专业,好好补补功课!

    饭桌上,我们几个人,都沉默了,滕建仁铁青着脸,陈敏蓉则平静的看着我的好戏,姑姑一开始还偷吃了两口饭,后来也放下了筷子,跟着看戏。

    滕柯一点没怯场,一字不落的,把自己的想法表达了出来。

    “你们不是让我尽快结婚么,结婚的对象我已经找到了,就是唐未晚。她现在的确是已婚,并且怀有身孕,但是,她最近正在办理离婚。所以,我打算在她离婚后,就领证。除她之外,我不会接受任何女人。”滕柯微微勾了勾嘴角,“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不再娶。”

    不变的宗旨,不变的话题,滕柯这次干脆利落的把自己的底牌亮出,就看他爸他妈如何接招了。

    忽然,滕建仁打翻了桌子上的汤碗,“滕柯你这是大逆不道!”

    滕建仁发火的时候,样子真的是凶极了,虽然他和我爸在某些方面有一样的大男子脾气,但是,我从未在我爸身上,看到如此暴躁的一面。

    我爸虽然也严肃,但是,从来不对我和我哥真的发火,最多也是说两句,然后自己陷入无尽的自责中。

    可更令人诧异的是,当那个滚烫的汤碗被打翻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着碗里的汤汁,翻到了陈敏蓉的身上,陈敏蓉被烫的站起了身,锁骨的位置,貌似是烫起了水泡。

    可即便是这样,滕建仁都没有去注意陈敏蓉,而是继续对着滕柯嘶吼。

    滕柯想去照看自己的母亲,我按了一下他的手臂,说:“我去帮忙。”

    我和姑姑一起跑到了陈敏蓉的身边,我冲姑姑说:“快!医药箱有吗?找找烫伤膏!”

    姑姑手忙脚乱的去找医药箱,而我直接在水池里接了一碗水,湿敷的帮她减轻疼痛。

    陈敏蓉的眼睛瞬间变红,看得出,她应该很疼。

    姑姑拿来药膏以后,我发现烫伤的位置起了水泡,我叹口气,说:“水泡需要挑破,家里有针线和消毒棉吧。”

    姑姑起身就要去拿,却被陈敏蓉叫了停,“不需要了,我一会儿让医生来家里帮我处理。”

    好吧……人家有家庭医生……

    可这时,奶奶从卧房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她看着陈敏蓉说:“让丫头给你处理吧!等医生都什么时候了,大半夜的,医生不休息啊!”

    陈敏蓉没说话,而姑姑已经帮我准备好了细针。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挑破和消毒之后,烫伤的位置被彻底处理干净。

    我大功告成的说道:“ok了!注意伤口不要被擦伤就可以了,那破掉的皮肤,有保护创面的作用。”

    我站起身,冲着陈敏蓉笑了笑,只不过她依旧没给我好脸色,也没说话,自顾自的回了卧房。

    大厅里,只剩下我和姑姑,以及在餐桌旁争吵对峙的滕建仁父子。

    看到滕建仁狰狞模样的那一瞬间,我忽然又一次,想起了白天追尾的事件。

    收拾医药箱的时候,我有意的问了姑姑一嘴,“那个……姑姑……你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吗?”

    姑姑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问这个干嘛?我们滕家,就只有我和我哥滕建仁兄妹俩,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啊!”她不屑道:“这点私人信息你都不清楚,还妄想做我们滕家的媳妇啊!哼!”

    我没说话,姑姑就又警告了我一句,“还有,你别叫我姑姑!我还没承认你呢!就你这样的身份,我哥肯定不会让你进门的。”

    说罢,姑姑起身扭着扭着就离开了。

    而这时,奶奶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她笑眯眯的戳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丫头,斗地主你会吗?”

    我尴尬的笑了笑,这都啥时候了,还斗地主呢?

    这奶奶的心,也太大了。

    奶奶回头看了滕建仁和滕柯一眼,继而扫兴的叹了口气,“算了吧,今天应该是不能玩了,我还是回房间玩我曾孙子去吧……”

    说着,奶奶就背着小手,慢腾腾的回了房间。

    我松了口气,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眼前,滕建仁仍旧怒目圆睁的冲着滕柯大吼,滕柯没有反驳,只是立场坚定的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而我看着这一家人的反应,忽然觉得,这对父子的交流状态,应该就是他们的生活常态吧!要不,爷爷奶奶也不会这么淡然……

    只是,在听过姑姑说的话以后,我想我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今天在黑色商务车里看到的那个四十五六岁的妖艳女人,应该就是滕建仁的情妇。

    毕竟那亲昵的举动,不会是普通朋友能做出来的。

    如果这件事被陈敏蓉知道了,她应该很绝望吧……

    我整理好地上的消毒棉碎屑,起身的一刻,滕柯突然走到了我身边,他一手抓过我的手腕,说:“走吧!”

    我跟着他就要离开,但还没走到门口,滕建仁就冷冷的命令了过来,“我今天在机场碰到你叶伯了!他说有时间让你跟他女儿见一面,你们一起吃个饭!”

    滕柯冷漠的回过头,“好,只要你同意我和唐未晚结婚,我就见。”

    (今天加更,下一章十点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