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章 孤男寡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我和滕柯在警局指认凶手的时候,周子昂和袁桑桑一直紧张兮兮的等在办公大厅里。

    见到袁桑桑的哥哥袁浩然的那一刻,我心里禁不住的捏了一把汗,他注视我的样子实在是太凶,那眼神里迸发出来的仇恨与恶意,着实让人不敢靠近。

    滕柯在我身前做了简单的笔录登记,当我们俩准备离开这个小屋时,忽然,袁浩然隔着铁栏杆冲我撕破喉咙的大吼:“你这种人不得好死!是你毁了我妹妹!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很明显,他对我,似乎是有很大的误解。

    滕柯伸着左手抓过我的肩膀,推着我就走了出去,我心里紧紧的悬高,有点喘不上气。

    嘶吼声消失时,办公大厅里的气氛显然是热络多了,虽然这里不断有人来举报或是闹事,但相比刚刚在静悄悄的屋子里经受袁浩然的威胁,还是轻松了不少。

    我和滕柯准备离开警局,而这时,周子昂拉着袁桑桑就跑了过来,他们俩此前一直在休息区等待我和滕柯,不死心的想要得到滕柯的特赦。

    周子昂低三下四的挡在了滕柯的面前,恳求的说:“滕总,桑桑的弟弟罪不致死,您能不能大人有大量,轻判他一次……”

    滕柯俨然没了应付周子昂的耐心,他最后一次有些发怒的说道:“我已经说过了,这件事,由唐未晚决定。”

    说罢,滕柯绕过周子昂,径直走出了大院,我急忙就要跟上,周子昂就在身后狠狠的扯了我一把,语气焦躁:“唐未晚!你就这么狠心吗!袁浩然他又没有杀人,再说,他伤害的人又不是你!你有必要……”

    我张口就打断了他,“别强词夺理,如果昨晚没有滕柯,我现在早就进棺材了!滕柯他为了救我,胳膊被割开了那么大的一个口子,而且,他现在根本就没办法正常工作,你觉得这件事到底是谁损失惨重?恐怕,你一辈子的收入,都不及滕柯一个小时的效益!”

    我转头就要继续往前走,周子昂死死的扯住我,这次,他的语气还算平和,“那你说,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饶过袁浩然!到底要怎样,才能让滕柯消气!要钱吗?还是要什么?只要你说出口,我就肯定能办到!”

    钱?呵呵,这话真不愧是从周子昂嘴里说出来的,满脑子的利益和金钱,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铜臭味!

    我甩开他的手,挺直的站到他面前,此时,袁桑桑正虎视眈眈的躲在周子昂的身后,她一句话也不说的盯着我看,就等着周子昂来帮他处理。

    我笑了笑,说道:“周子昂,不得不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为别人的事,这么的尽心尽力!我们结婚那会儿,也不见你如此殷勤啊!小三不愧是小三,能把我丈夫利用的如此低三下四,也是让我佩服!”

    周子昂忍着怒火没说话,身后的袁桑桑却站不住了,她挪腾了一步,小声而切齿的说道:“我没你厉害,竟然能让高高在上的滕柯为你说话,也不知道你用什么蛊惑人心的手段,上了老板的床……”

    我知道她这是在激将我,所以我故意不生气,讪笑着反击了回去,“是啊,能得到你袁小三的认可,我还真是荣幸呢!可惜的是,我们俩选男人的眼光差距实在是太大,你呢……”我蔑视的打量了她和周子昂一眼,“你选了一个我不要的垃圾股,而我呢,选了一个你高攀不起的集团老总。”

    我大笑一声,“这大概就是我们之间的不同吧!”

    话落,袁桑桑上手就要打我,我迎着她的身子就站了过去,喊道:“你打啊!最好把我打个半死!这样我就能让你和你哥,一起在监狱里吃牢饭!”

    袁桑桑被我噎的说不出话,而周子昂也同样的,不敢对我轻举妄动。

    我后退一步,心平气和的说:“这样吧,你们不是想救袁浩然么,既然袁浩然的生死决定在我,那我就提一个要求,也不过分,只要你们能答应我,我就让滕柯减轻对袁浩然的责罚。”

    周子昂极没底气的问道:“什么要求……”

    我微笑着说道:“明天早上一到公司,你拿着签字笔,去办公室找我,我们把离婚协议签了,我们的交易就算达成。”

    周子昂的眼睛里闪烁着不甘,我知道他不想同意,但眼下的状况,根本由不得他来做主。

    离开警局,我上了滕柯的车,滕柯坐在副驾驶上,眼神不耐烦的看着我说:“你们女人都这么能磨蹭吗?”

    我一边扣安全带,一边摇头,“谁让你给了我那么大的特权,还说什么袁浩然的生死由我决定,现在周子昂都恨不得给我跪下了。”

    滕柯哼笑了一声,“所以你就气袁桑桑,说你钓男人的水平,比她高级?”

    我头冒冷汗的侧过头,“你……刚才都听到了啊……”我急忙摇头,“你别误会啊!我没说我钓你,我那么做,只是为了气袁桑桑而已!”

    滕柯毫不在乎的仰靠在座椅上,“少废话,开车。”

    我把滕柯送回别墅以后,停稳车,我就打算坐地铁回家,但还没做出要走的准备,滕柯就伸着左手薅住了我的衣领,我缩着脖子定在原地,小心的问道:“那个……还有事吗?”

    他微微躬了躬,在我耳畔吹风:“不是说了,要做我的右手?”

    我心虚的笑了两声,“哈哈……那个……你家里不是有庄管家嘛……”

    他继续略带调侃的说:“年纪大的,用着不方便。”

    年纪大的……用着不方便?

    我怎么越想这句话,越觉得渗人呢!

    我嗓音发颤的笑着说:“呵呵呵呵……那我给你做完晚饭,再走?”

    他丝毫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手劲贼大的就将我给拎进了屋,一边走,他一边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自己看着办。”

    我哭戚戚的瘪着脸,“是是是……我好好报恩,好好报恩……”

    进屋以后,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滕小川还在陈敏蓉的家里,庄管家则临时休假回老家去了。

    诺大的三层大别墅里,只有我和滕柯两个人,也不知道以前总来蹭吃蹭住的顾昊辰跑哪里去了,我现在真是特别的想他,毕竟,我和滕柯孤男寡女的住在一个屋檐下,太尴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