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章 你要不要试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一向严肃的冰山男滕柯,竟会有闲心,跟滕小川玩扑克牌。

    看来,我对他的了解,还是远远不够的。

    我和顾昊辰脱鞋进了屋,顾昊辰回自己房间换衣服,我就凑到了滕柯的身后,我赤着脚踩在羊绒毯上,弯身看着他手里的那几张小牌。

    眼下,滕柯的手臂已经拆去了纱布,右手还算灵活的把持着扑克牌,而他的脑门上呢,贴了很多的白条,白条之多,就快遮挡视线了。

    与之相对比的是,对面滕小川的脑袋上,只贴了一张。

    小川转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时不时的冲着脑门上的那张白条吹气,不耐烦的说:“老滕,你快点!你出牌太慢了!”

    我忍不住笑的在身后指了指滕柯的牌,说:“你认输吧,你这把肯定废了。”

    滕柯回头瞪了我一眼,“你该干嘛干嘛去!”

    这会儿,滕小川是完全的不耐烦了,他整个身子趴在羊绒毯上,蹬着腿说:“你快点!你快点!”

    而这时,滕柯忽然挪动了一下屁股,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屁股下面,抽出了一张牌来。

    呦呵,这是要作弊!

    我这么正义,绝不能放着他欺负小孩,我故意冲着他的耳朵“啊”了一声,说:“小川!你爸藏牌!”

    顿时,趴在毯子上的小川抬起了头,他头发凌乱的看着滕柯好长时间,而此时的滕柯,就保持着抬起屁股,手抓藏牌的姿势,发愣的一动不动,尴尬的很。

    大厅的气氛瞬间就凝固了,我彷佛听到了头顶有乌鸦飞过的声音,貌似……我做了一件得罪滕柯的事……

    十几秒的对视之后,忽然,滕小川冷冷的哼了一声,他鄙视的看着自己的亲爹,发出了“啧啧”的声响。

    滕小川一边盯着他爸,一边用手去圈面前的硬币,那些硬币都是他的战利品。

    等他收拾好硬币之后,他爬起身,光着小脚丫走到了我面前,说:“晚晚,你以后不要和老滕玩扑克,他太笨了。”

    这下,我是彻底崩不住了,我一屁股坐在羊绒毯上,翻来覆去的哈哈大笑,整个大厅里,都是我的笑声。

    而滕柯呢,他甩掉了手里的牌,脸色忸怩而发怒的瞪着我。

    我捧着肚子停不下来的继续大笑,忽然,他一把按住了我肩膀,死死的把我固定在了地板上。

    我收住笑声,眼睛里禁不住的泛出了眼泪,大概是笑的太用力了……

    滕柯盯着我不说话,我就磕磕巴巴的说道:“那个……你和小孩子藏牌,本来就是不对的。”

    滕柯不说话,嘴巴闭的死死的,眼神有点凶,又有点拿我没办法,我指了指他脑袋上的那些纸条,说:“我帮你把这个拿下来吧。”

    我稍稍挪动了一下身子,伸手就要去抓纸条,可忽然,他一把扼住了我的手腕。

    刹那间,我和他之间的气氛,就变得奇怪了,我们四目相对,他的一只手压在我的肩膀靠近胸口的位置,另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腕。

    莫名的,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周遭的空气里,流动着他身上的薄荷清香。

    我尴尬的眨眨眼,滕柯则也意识到了气氛的奇怪,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说:“你下次可以不用多管闲事。”

    他收了手,起身就要往书房走,我跟着跑到他身后,一把扯下了他脑门上的那些纸条。

    他“嘶”的一声看向我,貌似有点疼。

    我双手摩擦了两下,笑着说:“对不起哈,弄痛你了。”

    他瞥了我一眼,继续往书房的方向走,“来找我做什么,你不是旷工么,还能想起我。”

    我跟着进了屋,书房的地板有点凉,我赤着脚没穿鞋,就往毯子上挪动。

    滕柯回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就脱下了自己的鞋子给我,说:“穿上。”

    我刚要拒绝,他就提醒了我一句,“别废话。”

    好吧,我穿。

    穿好鞋后,我走到他的书桌边,双手拄着下巴,诚恳的看着他说:“那个……我明天想从你公司带几个人走,所以,想帮他们跟你请一天假。”

    他左手持着一本简史书,抬头看了我一眼,“你要做什么?”

    我眨眨眼,“可以不问原因吗?”我指了指我和他的胸口,“就凭我和你的交情!”

    我厚着脸皮跟他提要求,结果可想而知,他拒绝了我。

    “我和你没有交情。”

    听他这么冷冰冰的拒我于门外,我就更是硬着头皮迎了上去,我气势汹汹的站起身,说:“你要是不同意,明天我就去公司,说你和滕小川玩牌一把没赢还藏牌;我还要找陈敏蓉告状,说你其实是利用我在欺骗她!”

    说着说着,我就搞出了一副双手叉腰的姿态,滕柯一脸黑线的看着我,说不上是气愤,还是无奈。

    我深吸一口气,问道:“所以,现在我们有交情了吗!”

    蓦地,他点点头,“有了。”

    哈哈,看来威胁这招,还是很好用的。

    我重新双手拄下巴的看着他,说:“那我现在告诉你,明天你们公司需要请假的人,都有谁。”

    他翻了一下手里的书页,说:“你随意吧,明天带人走的时候,和我说一声就行。”

    我开心的拍了拍手掌,“谢谢你啦!那我们明天见面!”

    我扭头就要走,忽然,滕柯叫住了我,慢慢的说道:“下周,我会被安排相亲,对方的身份比较特殊,我没办法拒绝。”

    我完全不过心的就说了一句,“那就去呀。”

    他屏着呼吸看了我一眼,“你说什么?”

    我急忙改口,“不是……那天你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他继续低头看书,有意无意道,“你看着办就行,到时候我会告诉你地点。”

    我想了想,说道:“其实,你可以认真的对待相亲这件事的,毕竟小川需要一个母亲,而且,万一你就遇到合适的人了呢?”

    他沉默了片刻,手指点在书页上,动作定格。

    我试探的说道:“小川……总得有个妈妈吧……”

    滕柯这时扣上了手里的书本,抬头看着我说:“他现在不是有了么。”

    我愣神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诶……我是假的啊!”

    倏然,他很认真的凝视着我的眼,“如果你想成为真的,也可以努力试试。”

    我有点搞不懂他这话里的意思,而眼下的状况慢慢变得僵硬,我摆摆手,说:“算了,你还是单身吧,你那么冷冰冰的一个人,就算女方想取悦你,也是难的上天!”

    我转身就要离开,可这时,滕柯迅速的从办公桌里走了出来,他两步站到我身后,抓起我的手腕,直接就把我给推到了墙面上。

    “砰”的一声,我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震动,他低头看着我的眼,我不敢同他对视,只好垂着眼眉,绷紧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

    滕柯的鼻息在我的额头上来回的缠绕,我感觉我的身子都开始发麻了,那温温热热又即瞬变凉的呼吸,太让人悸动。

    顷刻,他开了口,“你说我难以取悦,那你要不要试试?”

    说着,他就一点一点的朝我的脸前靠近,我感觉我的两条腿都麻了,如果再继续下去,整个人都要瘫痪了。

    我哭丧着嗓音,身子顺着墙壁一点一点的下滑,呼救道:“饶了我行吗,滕大侠……”

    慢慢的,我直接蹲坐在了地上,我紧闭着一只眼,然后又悄悄的睁开了一只。

    滕柯不动声色的看着我,接着冷笑了一声,“唐未晚,你不会是对我动心了吧?”

    这一问,着实问到了我的心窝里。

    此时此刻,我的心跳加快的异常,快到我自己都不能忍。

    不过我还是嘴硬的伪装了过去,“谁说的!我可没有!我又不瞎!”

    他随手从抽屉里抓出了一面镜子,“你自己看吧。”

    我拿过镜子,结果……镜子里的自己,已经红到发紫了!

    这张脸,像中毒了一样。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将镜子扔回他手中,结巴道:“你镜子坏了!我走了!”

    转身,我就跑出了书房。

    可书房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顾昊辰的身影,他呆若木鸡的看着我,说:“你你你……你们两个刚才在房间里做什么了,你的脸怎么了?被滕柯打了?”

    我捂着脸就撞开了他的身子,一边跑一边说:“走了拜拜,回家了!”

    顾昊辰在身后喊了我几句,好在我跑的快,溜了出去。

    只不过,刚出家门,花园里正在浇水的庄管家就朝我走了过来,他站到我边,说:“唐小姐,刚才主人吩咐了,让我送你回家。”

    我诺诺的点点头,“辛苦您了。”

    (大半夜的偷偷给你们加更,哈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