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7章 滚出公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带娃认爹的戏码一上演,叶姝予的神情,就跟吃了臭抹布一样。

    她最后一次抓心挠肝的向滕柯质问道:“滕柯!你倒是解释啊!这个女人,和这个孩子,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看叶姝予还不死心,就紧紧的抱住了滕柯的大腿,我拖着他的腿,坐在地上说:“你这个负心的男人啊……宝宝他才六岁,你怎么忍心这样对你的孩子!你说不让我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可你也不能对我们母子俩不负责啊!”

    这会儿,滕小川抓起了桌子上的柠檬饮料,一把就泼在了叶姝予的高跟鞋上。

    小川两眼无辜的看着叶姝予,说:“阿姨你还不走吗?你的鞋子都湿了!”

    叶姝予气的是火冒三丈,她指着滕小川的脸,训斥道:“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没有教养!”

    小川连忙退到我身边,抓着我的手臂说:“晚晚妈妈,她真吓人啊……”

    这时,滕柯从座位里站起了身,他歉意的冲着叶姝予点点头,说:“抱歉了叶小姐,今天恐怕要麻烦你自己回去了。”

    叶姝予气冲冲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柠檬水,忍着说:“改天聊吧,我先走了。”

    叶姝予一走,我和小川极为默契的相视一笑,我松开滕柯的腿,脑袋靠在他的膝盖上,呼了一口气,“唉呀妈呀,累死我了,当演员太累了。”

    滕柯卷腿就踹了一下我的屁股,“唐未晚!你难道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他拧巴的脸,接着爬起了身,我抱起小川,坐在了对面的位置上,一口接着一口的喂小川吃日料。

    “哎呀,不吃白瞎了。”

    小川吧嗒吧嗒嘴,意犹未尽的说:“嗯,还可以,就是芥末有点辣。”

    眼前,滕柯脸色铁青的看着我,再次怒吼:“唐未晚!”

    我抬起头,无辜的看了他两眼,接着笑嘻嘻的问:“还能点餐吗?这点好像不够我们娘两儿吃……”

    小川伸手就按了一下桌子上的呼叫铃,大喊道:“服务员姐姐,这里加菜。”

    滕柯欲哭无泪的扶了扶额头,“唐未晚!我上辈子欠你的!”

    这顿饭吃完,我和小川上了车,滕柯有意无意的提醒我说:“以后你的麻烦,可能更多了。”

    “什么麻烦?”

    他一边转着方向盘,一边幸灾乐祸,“叶姝予和陈敏蓉的关系一直很好,你今天这么在她面前闹,叶姝予一定会告状。”

    我的心咯噔一下,“所以……你妈妈会找我麻烦?”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不行,你得救我啊!我今天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啊……”

    滕柯冷血的哼了一声,“你自己作的,你自己承担吧。”

    滕柯将我送回家以后,刚进家门,我就接到了家里公司打来的电话。

    他们说,周子昂和袁桑桑出现了,现在正在行政大厅里跟我哥争吵。

    我几乎是飞去公司的,而刚上楼,就听见了袁桑桑的嘶喊声。

    我寻着声音走了过去,我哥正拿着合同,跟袁桑桑理论。

    只是还没等我走到跟前,身后就有人拽了我一把,我回头,是周子昂。

    看到他那张令人作呕的脸,我意外的笑了一声,“出现了?现在舍得出现了?前几天,还不是在和我玩失踪么。”

    周子昂伸手就推了一下我的肩膀,指责道:“是你把新家的钥匙给我妈的?让她带着大嫂,住进我家?”

    我抬脚就踹了一下他的膝盖,骂道:“周子昂你给我放尊重点!你妈不住你家,难不成住我家?你个不孝子,一声不吭的把你妈扔在外面,自己却和那个贱人住好吃好,你妈要是知道你是故意甩开她的,你觉得她会饶了你?”

    周子昂低沉着声音冲我喊:“那房子不是我的!”

    我笑道:“是不是你的,跟我没关系,反正我手里的钥匙,必须物归原主,给你妈,或者是给你,都是一样的选择。”

    我扭头就要走,周子昂伸手就按住了我的肩膀,“你要是继续这么跟我作对,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婚!”

    我讪笑两声,“你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离婚起诉书,我已经提交上去了,你就静候佳音就行了,到时候,你不离,也得离。”

    我甩开周子昂,转身走去了人群中间。

    此时的袁桑桑正在咆哮如雷的跟我哥喊,我走上前,一把扯过了袁桑桑的手臂,说道:“你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袁桑桑轻蔑的笑道:“怎么,哥哥妹妹齐上阵啊!唐未晚,你哥他都说不过我,你以为你……”

    我抬着手就打了一个终止的手势,冷脸道:“拜托你搞清楚状况,你以为谁家的男人,都跟周子昂一样,不论男女都能上手打骂?我哥看在你是个女人,不愿意跟你吵,这你都感觉不出来?”

    袁桑桑的士气被打消了一半,我继续道:“说吧,来我公司一顿闹,是为了什么?”

    而这时,袁桑桑忽然挺直了腰板,她不屑的白了我一眼,说:“我是回来拍摄宣传片的。”

    我佯装惊讶了一下,“呦,前几天还四处躲藏,故意违背公司约定,抵死不拍摄的袁桑桑,竟然主动回来拍摄了?怎么,是觉得违约金额太高,承担不起了?”

    袁桑桑冲我瞪大了眼,“我没违约!我这不是回来拍摄了吗!再说,我才延期了几天?你有必要跟我这么锱铢必较?”

    我耸耸肩,淡然道:“那也没办法了袁小姐,你名誉受损,我们作为合作的甲方,有权力,终止这次的合约。”

    袁桑桑屏着呼吸,怒冲冲的看着我,忽然,她鄙夷的“嗤”了一声,说:“谁说我名誉受损了?谁知道?”

    这时,我身后的员工纷纷站出来帮我说话。

    “我知道啊!你勾引未晚的老公,还蓄意伤害我们未晚!”

    “对!我们都知道!我还亲眼看见你和周子昂上床呢!”

    “袁桑桑,你还是滚出我们公司吧!我们公司不需要你这么下三滥的演员。”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