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 心脏搭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得知父亲住院的消息时,滕柯开车将我送去了医院。

    这一路,我甚至想好了怎么跟周子昂同归于尽,我恨他,恨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颤栗。

    进了医院大厅,滕柯故意在电梯里轻碰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先保持冷静,现在老人需要手术,你别太冲动。”

    可此时的我,早已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感到浑身的每一处,都在膨胀颤抖,如果这一刻让我看到周子昂,我会扑上去,直接杀了他。

    滕柯忽然用手背抹了一下我的眼角,而我这才察觉,我竟然流了眼泪。

    我垂了垂头,心里五味杂陈。

    滕柯扯住我的胳膊,将我带下电梯,边走边说:“不管怎么样,一会儿别多嘴,如果你希望你父亲能顺利度过难关的话。”

    是,不管怎么样,一会儿在看到父亲时,我都不能当着他老人家的面,跟周子昂撕破脸,我爸的状况本来就不好,如果再受气,恐怕连命都保不住。

    还没走到病房门口,不远处,我就看到唐萧正蹲在斑驳的墙壁一侧,他的黑色运动服上,满满的都是墙壁上的白灰,他双手拄着额头,脸埋在臂弯里。

    我两步跑上前,嗓音打颤道:“哥,爸他……”

    唐萧听到是我的声音,立马从地上站起了身,他连反应都没反应,猛力的抱紧了我,止不住的哭丧,“未晚,如果爸真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我才刚刚回国,我还没尽到孝心,爸就……”

    听了唐萧的倾诉,我意识到,父亲的状况,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多。

    我最受不了亲近的人哭泣,所以,我也不争气的跟着抽噎了起来。

    滕柯走到我身后,用力的扯了扯我的手臂,说:“唐未晚,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

    我回过身,脸上早已经挂满了泪水,我没有勇气抬头,滕柯却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块深蓝绸的手帕,塞到我手中,“擦干净,进去看看状况。”

    我胡乱的擦了一通,转身就走进了病房,而眼前的病房里,出乎我意料的,坐着周子昂和婆婆的身影。

    我爸安静的闭着眼,静默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丁点准备苏醒的架势。

    而病床一侧,我妈抓着我爸的手,死死的守在床边,她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彷佛屋子里稍稍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就会溃不成军。

    我像是一根木头一样的定在原地,仇恨的望着周子昂和婆婆,接着自责的望着我母亲的背影。

    我不敢靠前,生怕扰了这暂时的平静。

    滕柯代替我走到了母亲的身边,当母亲留意到身旁有人影在走动时,她很自然的抹了一把眼泪,礼貌的站起了身。

    滕柯点点头,随手指了指身后的我,示意我的存在。

    我妈回过头时,她的眼睛已经哭肿了,她的脸红一块白一块,我太过了解她,每次她遇到什么自己难过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会不自觉的捏扯自己身上的每一处能捏到的地方。

    她的刘海已经被不知是汗还是泪的液体打湿了,她身子微躬的站在我面前,像是一株即将干涸的月季花。

    我走上前,拥抱住了我的母亲。

    她终于泣不成声的,在我的颈窝里哭了出来,她太脆弱了,她比我还要脆弱。

    而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母亲她需要我,相比她对我的责怪来说,此刻的她,更需要我。

    我用力的抱着她娇小瘦弱的身躯,好像才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她就瘦成了这般模样。

    而这时,周子昂静悄悄的走到了我身后,他轻拍了一下我和母亲的肩膀,说道:“别难过了,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一下爸的手术问题。”

    听到他的声音,我的脑子嗡的一声,由内而外的四处炸裂,好像刚刚在走廊里劝慰自己的那些话,全都不复存在了,听到他的声音,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

    我慢慢的推开了母亲的肩膀,回身,毫不留情的,在他的脸上狠狠的拍下了一巴掌。

    这一掌不够,我推开他的身子,猛力的将他撞击在了墙面上。

    我随手拿起了立在柜子旁的扫把,朝着他的脸,就打了过去。

    周子昂被我打趴在地,而一旁,婆婆迅速的窜到我面前,一把就推开了我,“唐未晚!是你把你父亲害成这个样子的,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儿子!”

    我刚要开口反驳,我妈就在身后喊了起来,“如果你们不想让我老头子死的太早,你们就都给我闭嘴!”

    婆婆不说话,转身扶起了地上的周子昂。

    当这两个贱人站起身时,婆婆不停的在嘴里小声嘟囔。

    “自己的女儿不孝,生不出孩子还欺骗丈夫,现在把老人给气进医院了,能赖谁啊!”

    听了这些碎碎念,我扭头就走到了婆婆的面前,“对!你儿子孝顺,你儿子孝顺,所以才把你自己一个人扔到外面的小旅馆租房子,如果没有我给你钥匙,你现在还无家可归呢!”

    婆婆梗着脖子面红耳赤的就要同我吵,这时,我妈在身后叮了我一句,“未晚,你过来。”

    我走到了母亲的身边,母亲就扯了扯我的衣摆,“坐下吧。”

    我在母亲的身边坐好,母亲顾自的,对着父亲安睡的模样,发呆了好一会儿。

    等她缓好情绪以后,她说道:“医生建议你父亲做心脏搭桥手术,你什么建议。”

    我没有犹豫的点头,“做,我现在就打听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如果国外的技术好,我们就带着爸,去国外做。”

    可这时,嘴贱的周子昂,忽然插了话,“心脏搭桥,风险会不会太高了,万一手术不成功……”

    我崩溃的回过头,“周子昂,这是我家的事,麻烦你给我滚出去!”

    门外,我哥在听到我的怒吼声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哄着眼眶看了我和母亲一眼,接着转身走到了周子昂的面前,警告道:“我给你三个数,如果你现在不带着你身旁的这个老太婆滚,我特么就杀了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