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9章 欠债还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车上,滕柯自顾自的开车,我拿着笔在本本上做记录,嘴里喃喃的念叨着,“车子修理费二百万、私人飞机一百万、手杖80万,我一个月的工资加兼职收入,三万到六万……我看看我需要用多久才能把欠你的债务还清……”

    看着本子上的那一摞数字,我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唇,而身旁的滕柯,很悠哉的就来了一句,“总欠款三百八十万,我给你打个八八折,四舍五入算下来,是三百三十四万,你一个月平均工资五万,一年净收入60万,我不需要利息,你大概要用五年半的时间才能还清。”

    快速的说完这些,他侧头看了我一眼,调戏道:“你要不吃不喝五年半,才能还清我的债务。”

    我脑袋叮的一下被敲响,伸手就扣住了他的脖子,威胁说:“再给我打个七八折!要不我就把你灭口!”

    滕柯没忍住的笑出了声,“唐未晚,你以为你是在逛商场吗?还想要折扣?”

    我松开手,从包里拿出了滕风集团的工作证,摆在他面前说:“我这也算是滕风的会员卡了,看在老员工的面子上,再打个折吧!”

    滕柯禁不住的呵呵笑了两声,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清着嗓子说:“你要是再跟我闹,我就不让财务给你发工资了。”

    我一把收回工作证,“那算了,我慢慢还就是了。”

    将工作证重新放回包中,我忽然留意到,工作证的背面,是有任职期限的,当初我和滕柯签订合约的时候,是签了三个月的。

    等着三个月期限一到,我就要卷铺盖走人。

    仔细算算,从认识滕柯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时间过的很快,我和他的合约,也就要终止了。

    想到这里,竟然莫名的有点失落。

    我转头看了看滕柯的侧脸,而此时,他的脸上,还保持着刚刚的笑容。

    这笑容很放松很随心,和以往那个一脸严肃的他相比,眼前的这个形象,温暖多了。

    我克制不住的就评价了他一句,“其实你笑起来,还是挺暖的,平时你总是板着脸,会让人以为你不好接近。”

    倏然,他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他聚精会神的目视着前方的路况,毫无波澜的说:“我什么时候笑了。”

    哟呵,翻脸比翻书还快。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继而望了望窗外,我发现……车子行驶的方向,和我家是相反的。

    我急忙道:“你开错了,我要回家啊。”

    他悠哉道:“刚才问你去哪,你也没说啊。”

    我有点抓狂,“那你把我放在路边吧,我坐公交车回去。”

    可他根本就没有停车的意思。

    我抓紧了自己的包,警惕道:“你干嘛,为什么不停车?你不会是因为我欠你钱……”

    滕柯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干净的东西!”

    我咳了咳嗓子,“我也没多想啊!”我指了指前面的公交站点,“就这里!停车吧!我做公车回去就好了。”

    可滕柯依旧没有停车的意思,他继续朝前开,而且是朝着自己家的方向开。

    我刚要催促他,忽然,我们的车子,在转弯路口的地方,急刹车停了下来。

    我的包包飞了出去,里面的东西跟着撞到了挡风玻璃上,手机“哐当”一声摔了两下,貌似是裂屏了。

    我满脸抽搐的去捡手机,拿起的时候,发现屏幕彻底碎了,甚至,已经不能开机了。

    我崩溃的抽了一下滕柯的手臂,“你刹车刹那么快干嘛啊!我手机都坏了……”

    滕柯的嘴里发出了“嘶”的一声,责怪我说:“我手臂还没完全好呢,你能不能温柔点。”

    我懒得搭理他,埋头整理已经无力回天的手机。

    滕柯解开安全带,走下了车,他绕着车子环顾了一周,重新回到车门口,说:“唐未晚,下车。”

    我茫然的抬头,“干嘛,你摔坏了我的手机,还打算把我扔在这荒郊野外啊?”

    他从车里拿出了自己的外套,一边穿衣服,一边淡然道:“车子抛锚了,可能是刚刚撞周子昂的时候,用力过猛。”

    我拉长了脸,“坏了?”猛然,我反应了一下,“那修理费……是不是升级了?”

    就在我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他吓唬我说:“再不出来,车子就要自燃了。”

    我回身就打开了车门,一个大跳下车,连包里的那些碎物都没来得及捡,只拿了包包、手机、钱包这些东西。

    下车后,我绕着车子转了一圈,貌似,是真的抛锚了。

    滕柯拿出手机,拨通了庄管家的号码,可是电话刚通,滕柯的手机就自动关机了。

    他有点傻眼的看着我说:“没电了……”

    我抓了抓额头,“那我们怎么办?在这里等吗?”

    他望了望身后幽长无尽头的路,说:“走回去吧。”

    我探头看了看路的尽头,什么都看不见。

    这条路,基本上没什么车子,道两边也没有什么商店,就是一条人烟稀少的马路,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时隔半小时的公交车。

    我从钱包里翻出了几枚硬币,说:“我们坐公交吧!坐公交会很快的。”

    滕柯嫌恶的皱了皱眉头,“不坐,没坐过,应该会有味道。”

    咦~还真是娇生惯养的公子哥。

    我懒得理会他,扭头就往一公里远的公交站点走,“你不坐,那就别怪我不管你了啊!我先走了!”

    一路疾走的过程里,我当真没理会滕柯的死活,我想着,反正他有钱,如果路上遇到出租车了,就打车走呗。

    可谁知,我刚走没几分钟,身后就响起了规律的脚步声,啪嗒啪嗒的。

    我定住脚,身后的那个声音也跟着定了下来,我继续前行,身后的声音又重新响起。

    我抿着嘴角,憋不住笑的突然回过身,结果,滕柯他特别装酷的也回过身,后背对着我,脑袋望天,装作和我不熟的样子。

    我戳着他的肩膀,说:“喂!你不是不坐公交吗!你打车走喽!”

    他回过身,抓了抓脑门上的乌黑发丝,视线游离在我周围,装模作样的说:“偶尔跟你体验一下生活,也可以……”

    我瘪着嘴唏嘘了两声,“哟哟哟,滕大老板,你还能委屈自己坐公交车呢……”

    滕柯没说话,就一直重复的做着清嗓的动作,他一只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不自然的摸着自己的喉结,他的表情冷然,眼神来回在我身边游走,就是不好意思和我对视。

    我转头在包里找出了两枚硬币,打算给他坐公交用,不过我这边还没递给他呢,他就冲我伸出了手。

    他骨节分明的手掌摊开在我面前,清晰的掌心纹路,让人眼前一亮。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攥着那两枚硬币,在他面前画圈圈,“喂!你不会是,没带钱吧?”

    滕柯伸手就要去抢,嘴硬道:“我怎么可能没带钱,别闹了唐未晚。”

    我将硬币死死的攥在手心里,威胁他说:“那你给我打折!三百三十四万,累死我也还不起。”

    他敷衍的拧眉点头,伸手就要去抓我的拳头,“行行行,先把硬币给我。”

    我将手背到身后,“那你对天发誓,我只欠你三百万……”我想了想,“不,二百八十万……”

    滕柯瞪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有点凶凶的说:“你是不是有点太没大没小了?”

    我小心的向后退了一步,眨着眼睛说:“那你就别坐公交,反正一会儿那趟,是最后一班,你要是自己走回家,起码一个小时,你手机又没电……”

    滕柯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威胁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弄不到你那几个硬币?”

    我继续小心的往后退,“你可以和路人要啊,反正你长得那么帅,老奶奶老阿姨什么的,肯定会买你的帐。”

    倏然,滕柯的脸都绿了,他迈着大长腿就朝我走,还一个劲的冲我伸手,“来,唐未晚,你过来,来来来,你过来……”

    我扭头就往公交站点跑,刚好,公车在这时候开了过来。

    但是,我这两条小短腿,就是再能跑,也跑不过滕柯的大长腿。

    等我上了公车的时候,滕柯刚好跑到了我身后,他一把就从身后搂住了我,语调喘息而温柔的说:“宝贝,跑那么快做什么?”

    唰的一下,我浑身都软了。

    我猛的回头,看着他满是宠溺的眼神,惊诧的说:“你搞什么你!”

    滕柯微微冲我一笑,“投币啊宝贝,想什么呢?”

    这时,司机师傅也开始不耐烦,“你们两个小情侣,能快点吗?后面还有人呢!”

    我抓狂的在心里咆哮,无奈下,只好再掏出两枚硬币。

    叮叮咚咚,四枚硬币掉到了箱子里。

    我扶着额头往里走,可惜车上已经没有座位,只好站着。

    滕柯站在我身后,一只手抓着最上面的栏杆,眼睛看着窗外,很是悠哉。

    我回头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把他的下巴撞碎。

    滕柯没理会我,视线游走在最上方的公交路线图上。

    此时的我还在生闷气,完全没意识到,这班车,是朝着滕柯家的别墅开去的。

    过了一小会儿,滕柯阴森森的笑着说:“这是最后一班车,是么?”

    我敷衍的嗯了一声,“对,不是早告诉你了么,烦死了。”

    滕柯拍了拍我的头顶,接着又指了指窗外,“你看这是往哪开的。”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在前往滕柯家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我手脚慌乱的就想去按铃下车,滕柯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冷冰冰的说:“还想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