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4章 羽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邂逅咖啡店门口,曲玥和凌南单独成一派,我和袁桑桑,还有叶炜,成了另一派。

    我们现在是两个小型战场,只需一个小小的导火索,就能开战。

    叶炜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不死心的问道:“唐小姐,你能不能和我说清楚,你跟滕柯,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不说话,因为深知,说话只会招惹来麻烦。

    与其费心的解释,还不如闭嘴。

    袁桑桑伸手就推了我一下,斥责道:“叶总问你话呢!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了!”

    我想还手,但叶炜先我一步的,推开了袁桑桑,说:“诶!别闹!唐小姐的靠山可是滕总,你这么和她喊,那也是对滕总的不尊敬。”

    袁桑桑士气稍弱的后退了一步,她站在叶炜的身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紧身连衣裙。

    而我这时才留意到,她的小肚子,有很小幅度的凸起,虽然看不太出来,但是,还是能察觉到一点点的,也不知道是怀孕的反应,还是最近营养过剩。

    不过,才两个月不到,应该也没这么明显的。

    叶炜面带微笑的站到我面前,说:“唐小姐,我妹妹叶姝予,你应该知道是谁吧?”

    我沉默了一小会儿,点了点头。

    他继续道:“你应该也知道,叶家和滕家,是常年往来的合作关系,而这滕家只有滕柯这么一个独苗,所以……滕柯和我妹妹叶姝予,最后是要……”

    后面的那几个字,叶炜没有说出口,但是,他伸出两只手的大拇指,轻轻的相互碰撞了一下,那意思告诉我说,滕柯和叶姝予,是早晚要在一起的。

    我依旧不做声,不想被他们捕捉到任何有关我和滕柯的事情。

    袁桑桑有多么的小题大做,我可是见识过的。

    叶炜看我不说话,就笑着点了点头,“好,你不说也没关系,反正,我有办法让你离开滕柯,不过……唐小姐到时候不要责怪我才是。”

    而这时,我的耳边,忽然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我转过头,发现曲玥已经哭的泪流满面,面目全非了。

    凌南依旧不为所动的站在她面前,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动物。

    不,动物都有感情。

    袁桑桑绕过我走到了凌南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凌南哥,那我和叶总就先走了,公司还忙!你后天婚礼,我们再见面,如果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们说,现在叶总可是很器重你呢!”

    凌南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冲着袁桑桑和叶炜纷纷点头,“谢谢你们的祝福!等着婚礼忙完了,我一定好好单独请你和叶总!”

    说罢,袁桑桑和叶炜就离开了,当然,离开前,还不忘瞪我几眼。

    眼下,我当真觉得凌南很陌生,他竟然,能跟袁桑桑和叶炜打成一片。

    他到底是不是我们以前认识的那个凌南啊?我怎么一点都不敢确定呢?

    如果他是失忆,那最起码的人生观,应该不会改变啊?

    身旁,曲玥已经哭的不能正常呼吸。

    凌南转身就要走,我一把拉住他,祈求的望着他的脸。

    凌南的脸色很难看,他盯了盯我拉紧的手,说:“唐小姐,别闹了可以吗?”

    我回头看了一眼仍旧在原地哭泣的曲玥,继而对他说:“我跟你进去拿点纸巾可以吗?帮她……擦眼泪。”

    凌南深吸了一口气,接着重重的喘息了一下,无奈道:“进来吧,但只有你可以进来。”他回头瞥了一眼曲玥,“别让她进来。”

    我点点头,“好……”

    走进邂逅咖啡馆,吧台里侧,我看到了那个正在忙碌的老板娘,也就是凌南的未婚妻。

    一头简单乌黑的短发,小小的鹅蛋脸,虽然长相清纯娇嫩,但那双眸子里,却透露着伶俐和聪慧。

    凌南走进了吧台,随手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摞纸巾,说:“麻烦你快把那位曲小姐带走,不要再来我店里了。”

    我握了握手里的柔软纸巾,指甲扎在纸面,渐渐用力的说:“那个……你们要结婚了……”

    这时,吧台里的老板娘抬起了头,她望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眼睛里没有厌恶,只是很平静的看着我。

    我屏息凝神的接受着她的目光洗礼,过了一会儿,她将视线挪到了店门口曲玥的身上。

    此时的曲玥已经哭到虚脱,不过好在的是,这次曲玥没有闹,只是像个傻子一样的在哭。

    老板娘转身在碎冰机下打了两杯花生碎碎冰,放到吧台上,说:“送给你们的,天这么热,大老远来一趟,也挺辛苦的。”

    我没接,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推了一下杯子,说:“收下吧!就当我们是……冰释前嫌了,把以前不愉快的经历,一笔抹销。”

    我静默的看着她的脸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忽然觉得,她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虽然之前有过争吵,但也还算光明磊落。

    凌南站在一旁摇了摇头,拍着老板娘的肩膀说:“你啊,就是太善良了!”凌南取下了挂在墙壁上的围裙,低头凑到了老板娘的耳边,说:“我去后厨看一下,如果有什么情况,大声喊我。”

    老板娘很撒娇的推了一下凌南的肩膀,“哎呀知道了,去忙吧!”

    凌南一走,吧台前,就只剩下我和老板娘两个人。

    她温婉的冲我笑了笑,说:“你还有什么事吗?我看你朋友在外面哭了好久了。”

    我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气,说:“你和凌南,就要结婚了吗?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老板娘低头开始擦拭吧台,嘴角挂笑,漫不经心的说:“很久了啊,我们后天结婚。”

    我看她没有拒绝我的回答,就进一步的追问了上去,“那你和凌南是怎么认识的?是在美国吗?你对凌南……”

    突然,老板娘抬起了头,稍有抵触的对我说道:“我和凌南恋爱很多年了,有问题吗?”

    听到她这样回答,我就打消了继续问下去的念头。

    因为我觉得,她在和我说谎,又或者,她在刻意隐瞒什么。

    我点点头,攥紧了手里的纸巾,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其他的想法是的。其实我和外面的那个女生,以前和凌南是很要好的朋友关系,但是我们才几年没见,他就不认得我们了,所以我才会……”

    老板娘嗓音清脆的回绝了我,“我想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凌南并没有和我说过你们,他也不认识你们。”

    我点点头,“好……谢谢你。”

    转身出了咖啡店,曲玥已经哭成了泪人,感觉她好像是被阳光烤化了,刘海儿被汗水打湿,领口被泪水浸湿,身上冒着虚汗,身子一抽一抽,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用纸巾擦拭他的额头,劝慰着说:“别哭了好吗?凌南已经不记得你了。”

    曲玥握紧了我的手,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未晚,你说他是失忆了吗?那……到底怎么样才能让他记起我?”她死抓着我的手,“我得帮他找回记忆才是,我不能让他就这么草率的结婚了,即便他想娶的人不是我,那我也要让他在恢复记忆了以后,再当着我的面和别人结婚……”

    说着,曲玥的呼吸就不顺畅了起来,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往下蹲,两只手抱着膝盖,断断续续的说:“如果他不能恢复记忆……我是不会甘心的……不会甘心的……”

    曲玥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干燥的水泥瓷砖上,而眼泪滴落的地方,很快,就被阳光蒸发掉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的碎碎念还没结束,我就蹲在路边,看着她哭。

    身边,来往经过的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而渺小如沙的曲玥,并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即便,她哭的那么凶。

    是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社会变得如此冰冷了,我们越来越看不到人性的冷暖,只看到,眼前走不完的路,和追不完的经济指标。

    手中,我的纸巾已经用完,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说:“走吧!再不走的话,凌南的生意也没法做了,你一直在人家店门口哭,影响也不好……”

    忽然,曲玥停止了哭泣,她猛的站起了身,但大概是因为贫血,很长一段时间,身子都是摇摇晃晃。

    我上前扶住她,而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后,走来了凌南的身影。

    凌南的手里拿着刚刚老板娘做的那两杯花生碎碎冰,举到我面前说:“把这个带走吧,我看她快要虚脱了。”

    我一手搀扶着曲玥,一手去接碎碎冰,可突然间,曲玥伸手打翻了那两杯碎碎冰,眼睛红肿而迷离的说:“我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记起我?”

    凌南看着她不说话,脸色依旧纠结难堪。

    我想拖着曲玥走,可曲玥一手打在我的手臂上,她重心不稳的看着凌南,说道:“是不是让你受点刺激,你就能记起我了?”

    我一听,她这是又要撒泼了,赶忙就要去阻拦她。

    可谁知,她这一次的“受刺激”,不是让凌南受刺激,而是让自己……受刺激。

    眨眼的那一瞬间,我眼睁睁的看到,曲玥飞速的转过身,冲向了马路中间,她的身子像燕子那样轻,奔走的一刻,花蓝色的纱裙,伴着她乌黑的长发一同飘起,她美极了,但也难过极了。

    我声嘶力竭的呼喊她的名字,而那一刻,我的耳边,响起了剧烈的刹车声。

    我想我这辈子都忘不掉那一幕,她像一片羽毛,从地面滕起,在空中飞舞,我想接住那片羽毛,但怎么,都抓不住。

    (这一章还算肥一点,我们明晚九点继续~晚安~我的微博:京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